纯粹理科生,粗人一只。文力只有5.
正剧爱好者。
全职高手中毒中,最爱王杰希和韩文清。

原谅我一生不羁放纵爱冷逆。

动漫宅,偶像是几原邦彦和伊藤润二。
喜欢的唱见是钢兵和灯油。没有讨厌的唱见。

学过画画。正在苦恼如何在做手书MV的技能树上加点。

【策轩】星辰散落 02

策轩群的联文~第一章(内有群宣)来自@秋日约定

哨兵向导设定,希望没有玩脱……

因为是联文,所以有文名tag,方便看文

————————————————————————————

        李轩在把自己所选中的哨兵的姓名及编号发送至塔长邮箱后移动视线看了看时间,是7月22日的20时,离受到哨兵名单不过过了两个小时。他有点放松地靠在椅背上,两眼盯着眼前的空气,还有在眼前时不时飞过的雨燕。不一会儿,他便听见了收到新的电子邮件的提示音。转动椅子,李轩用鼠标点开了那封邮件:

        “李轩向导,请于明天下午14点30分前往哨兵塔第三层大厅,我们会安排您与您选择的哨兵的第一次会面。”

        跳过一些没用的公式化语句,李轩的双目牢牢地锁定了这一句话。他闭上眼睛,脑海中自动浮现那个哨兵资料上附带的证件照,那个叫吴羽策的哨兵的脸。气质清冷,甚至看上去有点倔强,给人感觉如同一把锋利的斩刀,却又能毫不违和地融入周围的空气。

        希望能相处地好一些吧。李轩这么想着,脑海里那张证件照逐渐沉入黑暗中。

 

        当天晚上李轩难得有点失眠。他躺在床上深呼吸了一下,脑中的映像如画卷般显现:他好像漂浮在虚空中,感觉不到重力的存在。四周一片漆黑,无边无际的漆黑,尔后有亮光从沉沉的暗色中透出来,还有缓缓映入视野的转动着的球状物——李轩环顾了一下,发现那是星辰在闪烁,星球在绕转。自己在满目星光中,呆呆地望着星球运动时划出的优美弧线。

        “这是……宇宙吗?”李轩欣赏着眼前星光璀璨的景象,原本只在照片中见过的风景如今近在眼前,让他不愿意就此离开这个梦境。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汹涌的热浪突然在整个空间中翻滚起来,宇宙仿佛被煮了一般,温度在明显且持续地升高。李轩有点不知所措了,他正要开始思索该怎么办时,又一股热量袭来——这一次,升温的不是他所在的这个精神世界,而是他自己的身体。李轩的头开始眩晕,浑身热得发痒,他尝试不停地用嘴呼吸,结果反而让体内的热度增加了,汗水顺着脖颈流下……

        然后他就醒了,嘴里喘着气,眼睛目不转睛地盯了一会儿天花板后猛地坐起来。一摸脖颈,湿漉漉的一片。自从觉醒成为向导后,他就很少做梦以噩梦结尾了,而这次他的精神居然连他自己都没法快速调整过来。李轩看了看床头的钟,上面显示的时间是九点二十七分。他平静了一下思绪,让自己迅速把梦中的不愉快忘掉,然后起床洗漱。

         下午两点三十分,是被塔安排的和那位叫吴羽策的哨兵进行第一次见面的时间。李轩准时到达了塔的第三层大厅,站在那里的,是一位西装革履的男人,看样子将是带自己去见哨兵的人。李轩走到那个男人面前,出于礼貌地点了点头。

         男人也向他点了点头,问道:“是李轩向导吧?”得到肯定的表示后,他接着说:“我带您去会面室。按照规定,向导及其所选择的哨兵的初次会面要隔着玻璃,并在我们的监视下进行。如果让您感到不快,还请您原谅。”

         李轩朝他摆摆手以表示自己并不介意。然后两人便一前一后地朝大厅右边延伸出去的走廊走去。走廊有点长,李轩安静地跟在男人身后,脑海中受到情绪影响又浮现那个吴羽策哨兵的证件照来。

     “到了,李轩向导。”男人先停下了脚步,面前的自动门瞬间打开。李轩在他的指引下走进去,一眼就看到了横在眼前的玻璃对面,那个哨兵的脸。

         真实的吴羽策头发比证件照上的略长,更多的阴影打在脸上,让他的样子看上去更加严肃强硬。一只猎隼盘旋在他头顶,眼神锐利地望着下方。他好像和李轩一般高,身材精练,眼睛注视着李轩这边,然后瞥了一眼身后的椅子。李轩瞬间反应过来。也像他一样拉开椅子坐下。

         他尝试着感受了一下吴羽策的情绪:不悲不喜,几乎毫无波澜,一如他的气质那般清冷。

        “你好,我是向导李轩,北华向导学院的毕业生,今年25岁。”李轩先郑重其事地开口了。他想着毕竟是自己选的人家,招呼也最好由他先来打。

        “我是哨兵吴羽策,致远哨兵学院毕业,今年24。”吴羽策淡淡地回应道。

         李轩一下子不知道如何回应了。他稍稍低下头思考着接下来该说些什么话题,略为难的样子映在吴羽策眼底。情绪波动依然能接收到,他感到吴羽策也在揣摩他这个人,用哨兵接收信息的能力……

        “你对宇宙了解吗?”先开口的是吴羽策。李轩有点懊恼,如果面前的男人是自己之后精神结合的对象的话,最好主动的一方是自己。不过既然好不容易打破了沉默,那么就聊下去吧,他这么想。

        “如果说是科学知识之类的话,我了解的并不多。”李轩认真组织着用词,“但是离开大气层之后的注意事项还是知道的。”

        “既然之后就要上舰了,那么还是多了解一点比较好。”吴羽策从椅子上站起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猎隼也在同一时间停在了他的肩膀上,“明天开始我会在图书馆查阅相关资料。”说完,他便转身准备离开。

        “啊你……请等一下。”李轩下意识地叫住了玻璃那侧的吴羽策,“你刚才说之后就要上舰……?”

        “只是有了这种可能性而已。”吴羽策说,被李轩感应到的情绪信息出现一丝波动,“经过这次见面,我觉得你是适合与我精神结合的向导,而且你不是也这么觉得吗?”

        李轩默然。确实,和吴羽策的第一次会面让他挺满意。吴羽策不但是个优秀的哨兵,而且情绪控制也过得去。接收他的情绪波动,那种感觉是微微冰凉的,明明在营造距离,却给人一种空间上的自由感,而且还能令人冷静下来。

        只是他没想到,对方会比自己先给出“满意”这个结论。

        “那么,明天见,吴羽策哨兵。”李轩意识到这是该说再见的场合了,下意识地就要伸出手来,却又发现面前隔着玻璃。戴着向导手环的右手伸在半空,不知道是不是该收回去。黑雨燕站在伸出的手臂上,回头疑惑地看着李轩。

         吴羽策看着他犹豫的脸,将戴着哨兵手环的右手伸出,覆在玻璃上。李轩见状,也不由自主地将手和玻璃那边的那只手在视野里重合在一起。两只戴着不同手环的手,就这样隔着玻璃触碰到了一块儿。

        “李轩,”向导听见被自己选中的哨兵低声说,“叫我吴羽策就行了,不用加‘哨兵’。”

 

        晚上,李轩的噩梦再次降临。

        还是那个星辰璀璨的宇宙,变幻的星云,绕转的小小星球,但李轩再无心欣赏。整个精神世界现在如同一个蒸笼,而李轩就像是被蒸熟的一般,浑身滚烫,热得让他有点脱力。他打开了自身的精神屏障,却发现其作用微乎其微。

        当他终于得以从这个梦境脱离时,他的双眼所捕捉到的最后的景象,是那些原本围绕在他眼前的星球离他越来越远,漫天的星辰光芒也渐趋黯淡。仿佛一切都在远离……

 

        李轩是在第二天的早晨再次遇见吴羽策的。在有旁人监视的情况下,他走进吴羽策昨天说的图书馆,果然在一个窗边的位子上看见了这位哨兵。而他的脚步一踏入图书馆的大门,吴羽策便同时警觉地抬起头,视线朝李轩这边看过来。

        所谓七天的相处,就是在有人监视的前提下进行哨兵和向导在精神结合前的接触。李轩看了一眼身后的监视人,然后径直走向吴羽策,拉开他身旁的那张空椅子坐了下来。

        “早上好,吴羽策。”先是例行的打招呼,李轩的视线从吴羽策的脸上下移,看向了他手中拿着的书本,“这是和宇宙有关的书吗?”

        “嗯。”吴羽策点点头,直视李轩的双眼里依然是那种令人安心的清冷。

        李轩想了想后问:“看了之后有什么觉得有趣的地方吗?”

        “有的。”吴羽策修长的手指翻过几张书页,随后停了下来,“这里……‘这些年来,宇宙的温度在不断升高,宇宙中的气体逐渐膨胀,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星星间的距离和相互运动’。”

        温度升高,气体膨胀……李轩想起了前两天的关于宇宙的梦境,还有那种可怕的燥热,不禁开口问:“那是怎样的影响呢?”

        “互相远离。”吴羽策突然合上了手中的书本,抬头看向李轩,“气体的膨胀,会使一群原本挨得很近的星星开始像空中爆开的礼花那样向各个方向散落。温度越高,它们便四散得越远……怎么了?”

         “没事……”李轩勉强笑笑。蒸笼般的宇宙,向四方散落的星辰,在他的脑海中晃过一瞬。

         “我还会在这儿看很久的书。”吴羽策拿起身旁桌子上和自己手中这本一模一样的书,递给李轩,“不介意就用来打发时间吧。”

         李轩微笑着收下了:“谢谢。”想起那个噩梦所带来的不适感顿时消失了。

         那天的他们就这样坐在图书馆里,各自看着手里的书,到了饭点时一起去用餐,然后再次回到图书馆来。两人交谈不多,彼此却不觉得有多尴尬。

         之后的六天相处也基本上是这样进行的。李轩曾问过吴羽策他是不是平时也这样和人交往,结果吴羽策告诉他,他的这种态度被很多人视为不合群,特别是不少向导。其实他只是想做好自己渴望去做的,并不是不在乎队伍氛围的建立。

         可李轩并没有看不惯吴羽策的这种态度。他觉得有吴羽策在身边很舒服。静静的人,恪尽职守的心态,令人安心的可靠感,都让李轩感到舒心。那种微微的冷感,很好地驱赶了梦中由热量带来的不快。大概是我早就把他看作自己的哨兵了吧,李轩这么想着,笑了。

         在第二次见面后,他的噩梦再也没有降临。

 

         终于到了精神结合的那天。李轩和吴羽策都向塔汇报了七天相处的结果:那就是他们对和对方精神结合并无任何意见。塔安排他们在一间空旷的房间里进行精神结合,房间的角落里安置着监视器。

         李轩和吴羽策面对面站在房间中央,没有说话,只是在四目相对。先是吴羽策向前进了一小步,然后就仿佛是约好的似的,李轩略微抬起双臂,距离刚好足够他的双手覆上吴羽策的双肩。他们同时闭上眼睛,李轩深吸一口气,情绪感应的范围骤然扩大,将两人包围在内。

         李轩脑内展开的精神图景开始时是一片虚空,安详而宁静。尔后他发现这个视野是漂浮着的,远处是点点星辰的光亮,有些东西以此为背景划出优美的弧线。视线追着望去,竟是自己之前梦里的小星球,一如既往地转动着。吴羽策的精神世界映在李轩的意识中,居然就是之前的梦境,星辰在璀璨的同时向四方散落着,越来越远。那种炽热的感觉又来了,在体内循环的血液也仿佛沸腾了一般,胸口好像有东西在烧。

         他一直在倔强中忍耐吗?忍耐那种作为未结合的哨兵过于自我的燃烧着的战斗意识,那种被别人所不理解的虚空般的荒芜。身体在灼烧着,身边的事物逐渐远离,而自己只能向前。

         “没事的,有我在。”李轩低声喃喃,“吴羽策……我的哨兵。”

         他嘴里轻轻喘着气,精神屏障在展开后向内慢慢收缩。吴羽策的精神图景开始发生变化:整个空间如同瞬间被看不见的凉水漫过,热量缓缓下降,远处的星球开始互相靠近,背景的繁星闪烁得更加耀眼。一切就仿佛是按下了倒放键。李轩调整着自己的感知,他的整个灵魂仿佛慢慢包覆了吴羽策的精神图景,并缓缓地使这份炽热弥散到别处。而就在这个过程里,他可以感受到他的精神和吴羽策的灵魂开始一片片地被拼起桥梁。他似乎不再是他原本的个体,而是属于吴羽策的一部分,同时吴羽策也是组成完整的他所不可缺少的。

          当李轩睁开眼睛时,他发现自己汗流浃背,原本搭在吴羽策肩膀上的双手,现在却是交叉着覆在他的后颈上;而吴羽策原本呈自然垂下状态的双手,如今竟放在他的腰部,十指紧紧地扣着脊梁。黑雨燕和猎隼并排站在地面上,表情一致地注视着他们。

        “李轩……”吴羽策睁开双眼,他也满头大汗。

        “吴羽策,”李轩喘着气,轻轻说,“请多指教……”

 

 

评论(2)
热度(34)

© 圆形监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