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理科生,粗人一只。文力只有5.
正剧爱好者。
全职高手中毒中,最爱王杰希和韩文清。

原谅我一生不羁放纵爱冷逆。

动漫宅,偶像是几原邦彦和伊藤润二。
喜欢的唱见是钢兵和灯油。没有讨厌的唱见。

学过画画。正在苦恼如何在做手书MV的技能树上加点。

【全职高手/多CP】天亮了吗? 06

这是一整章,章节名后没有上中下的那种,所以特别长。

评论的大家好像大多在意王大眼的身份,我的三次元友人们却都在意小盖的身份= =

——————————————————————————————--

第六章.阴天缺云

    在一个连绵的雨终于暂停下来的安静午后,即便有云,天色依然算是喜人的。邹远就是一边躺在床上透过敞开的窗子欣赏着这样的夏日景象,一边听着张新杰用平淡的语调告诉自己之前的身体检查结果。他住的是一间单人但面积不小的病房,看上去整洁而舒适——吴羽策在那天他呼吸困难的时候擅自给他订了病房,还很豪迈地订了最高级的。他的病床离窗子很近,每天早晨一醒来他就让窗子大开着,使外面的空气和阳光涌进来。

    不过,最近不知怎么的,明明是夏天,阳光却时常被雨水和云朵替代。

    “……以上就是身体检查的结果,基本上和初诊相同。”身穿白大褂的张新杰合上了手中的文件夹,转头看向邹远靠着的高枕,“睡那么高的枕头还习惯吗?”

    “还行,比睡到半夜憋醒好多了。”邹远把视线从窗外转回张新杰身上,微微一笑。

    “那就好。”张新杰点点头,“之后会有护士过来给你打点滴的。记得保证睡眠的充足,还要注意稳定自己的情绪,对你的病有好处。”他说完便在邹远的目送下准备离开,却又在病房门口停住了脚步:“对了,你说你是弃儿所以不清楚有没有家族病史,那么你生活的那个地区的发病率又如何呢?”

    邹远的笑容有点黯淡了:“我从小和别人过着聚居生活,但现在却无亲无故。医生您觉得这是怎样的发病率呢?”

    “我明白了。”张新杰头也不回,就这样离开了高级病房。

    邹远原本打算重新把视线转向窗外,却在下一个瞬间看见一个人穿过还没来得及合上的门走了进来。在那个人的身后是张新杰看向这里的表情,若有所思的。于锋走进门后先是向身后的张新杰打了声招呼,随后便搬过病床旁的椅子坐了上去。

    “好久不见,邹远。”于锋笑着说,“最近怎么样了?”

    自从那次在张新杰的办公室前的交谈后,于锋便成了唯一一个来给邹远探病的人。他偶尔有假就会跑来,然后和邹远天南地北地闲聊。毕竟是同龄人,即便生活环境大不相同,也没有什么难以沟通的地方。

    “也没有很久吧……不过几天时间而已。我感觉是好一些了。”邹远歪着头问,“于锋,你和张医生认识的吗?之前来这边也是说要找他。

    “不算很熟,仅仅是知道对方是谁的程度而已。”于锋耸耸肩,“那次我过来是来找我的长官——也就是那天和我一起离开的人的。”

    “对哦,我居然忘记了。”邹远反应过来。

    “部队里有事,他的手机却关着机,然后就有前辈告诉我说可以来这个诊所找一个叫张新杰的医生,韩前辈不在部队里时基本上都会和他在一起。”于锋回忆着,“以前张医生是和韩前辈一起共事的军医来着,据说他们互相给予对方绝对的信赖,关系很好。”

    “这么看来关系确实很好……甚至可以说是太好了点。”邹远意味不明地微笑了一下,然后问于锋,“你觉得羡慕吗?”

    “大概是挺羡慕的吧。”于锋想了想,说,“我被调到现在这个队,是因为我的战斗风格和一个叫孙哲平的前辈很像,他们想让我顶替伤退的他和他的前搭档张佳乐前辈合作,重现他们俩当年的默契配合。”

    “可我不想那样。”于锋在邹远的目光中握紧了拳头,“我不希望别人一提到我就是‘像孙哲平的’,而‘于锋’这个名字不会被他们第一个想到!我要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如果需要搭档的话,就应该是专属于我的搭档,而不是别人曾经的搭档。我的荣耀凭什么要刻上别人的影子呢?!”

    他突然回过神来,抱歉地对邹远笑笑:“不好意思啊,邹远。我情绪太激动了。”

    “没事,你说得大声点不会让我呼吸困难的。”邹远摆摆手,“不过你突然提到这个,难道是因为那个张前辈还没有忘掉他从前的搭档吗?”

    “我觉得是这样。他看我的眼神很奇怪,好像在看什么不该存在的东西似的。大概是认为他的搭档这个位置空出来了就最好一直空着吧,这种心态很正常。不过队里的人都坚称张佳乐前辈的职业素质是可信的,那么我也无话可说。”于锋耸了一下肩,“在我心中,属于我的搭档不应该是这样的。我觉得应该是……会主动为我分担些什么又不会阻碍我前进的吧。”

    邹远看着说话中的于锋,笑容逐渐消失。

    对未来执着,是因为没有过去;对知己向往,是因为一直孤身一人。虽然于锋没有明确地说出口,但邹远感觉得出来。毕竟他也一直在期待,期待有人能鼓励身为“新医学免疫人群”中的一员的自己,期待有人让他能活得更自在一点……

    “于锋……”邹远慢慢地说,“你觉得我怎么样?”

    “嗯?你说什么?”于锋没有听懂他的话。

    本来就没指望他能听懂。他知道自己可以听于锋向他吐苦水,可以通过言语安慰来舒缓于锋的心理压力——对于免疫新医学的人来说应该是很重要的。他非但不会站在于锋前进的路上阻挡他,甚至还会发自真心地理解并站在他身后默默地支持。

    然而,于锋想要的是“搭档”。什么条件都达到了,除了前提。

    “我是说,你觉得我……”邹远顿时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了,他咬了一下嘴唇,只得说,“和你算是熟上了吗?虽然就见了几次面……”

    于锋先是一愣,随后笑着伸出手,拍拍邹远的肩膀:“你是我的朋友啊,不是吗?”

    还有那方面也是,其实于锋也不像会要求太多的人,可他也不像是和自己同类的人。只是一个前提,就能让他失去希望。

    “朋友吗……也是呢。”邹远脸上缓缓地出现一个微笑。他就这样笑着,直到给他打点滴的护士过来敲门。在护士走进病房时,邹远的视线无意间上抬,看到了门外往自己这边张望的两个男人,可是一眨眼,门就关上了,他也因此没再去理会。

 

    “大孙,于锋去探望的人,就是你之前说的那个病情奇怪的病人吗?”张佳乐坐在休息区的长椅上,肘部支在双腿上,声音压得很低。

    “没错的,我还向张新杰确认过那个小子的信息。”孙哲平整个人靠在椅背上,双臂抱胸,“他的病情奇怪之处张新杰也跟我叙述了个大概,但我实在没怎么听懂,什么没有病毒病史,心肌坏死标志物升高迅速但又刚好在数据临界点什么的。”

    张佳乐对心脏衰竭也不了解,他只是思考着,尔后说出一句:“我们现在对邹远和于锋的关系密切程度还不是太清楚。如果他们的关系相当亲密的话……”

    “控制邹远就可以牵制于锋,这两个关系人士在关键时候想把握住就容易了。毕竟暂时还不能排除他们之中有人知道内幕的可能性。”孙哲平还没等张佳乐把话说完就接了下去,“现在考虑这个算周到。于锋的履历,邹远的背景都让人看不出什么,就担心其中有鬼。”

    点点头,张佳乐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那个大孙,你为了邹远的事跑去问张新杰,那么张新杰知道你介入这事了?他没对此发表什么意见吗?”

    “没说什么啊。你知道的,张新杰对身边的人都很了解,不该插足的时候他不会过问任何东西。”孙哲平说着说着,声音逐渐低了下去,“何况……他心里恐怕一直在感激我那时劝阻了老韩参与这件事,要知道张新杰可是为了老韩的将来甚至可以毅然远离他的人啊。但是这次就算是他,恐怕也不会想到老韩还是介入了吧……”

    张佳乐面色沉重地叹了一口气。

    之前在整理张佳乐带回来的、与以往相比分量要重上许多的行李时,孙哲平看到了他无比熟悉又让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的东西:至少四种军用枪械,三棱刺刀,无护手的上好军刀,弹药……他一瞬间以为自己又回到了基地的宿舍里,看着搭档向他展示自己的收藏。可那不过是“以为”,他已经没法重新穿上那身军装了,现在他所在的地方,是城市,是生存着一般老百姓的人间烟火。而眼前这些根本就不该出现,枪身那金属的光泽不该就这么倒映在他眼底。没过多久,他便意识到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些难道……”其实早就猜到,但还是需要个一问一答来维系,“是老韩他……?”

    张佳乐点了点头,犹豫着说:“其实我请三个星期长假,本来就是做好了战斗的准备的,但是敌人有多么强大我并不清楚,所以考虑过偷偷带上带上军用武器,不过怎么过安检是个问题。

    “结果我临走前的那天晚上,老韩把我单独叫了出去,给了我等级最高的持枪证明,上面有他的名字印章……”

    “可是他这么做,有违他自身的立场。”张佳乐的面色沉了下去,“我在高铁上一直想,老韩那么正直的人,不会因此惩罚自己吧。但是又觉得他这种人,肯定会认为自己轮不到我来担心的。”

    听他这么说,孙哲平也低头沉默了一阵,最后只得说:“我们……必须带上老韩的份一起努力了啊。”

    他们那天的话题最终就在这儿结束了,在若有所思的沉默中结束了。张佳乐心中对张新杰有愧,所以孙哲平去见张新杰时他也只是待在门外而已。

    “佳乐,你和吴羽策熟不熟?”孙哲平突然提起了又一个关键人物的名字。

    “不是很熟,不过我这儿有他的资料。”张佳乐说着,转身从身后的背包中掏出一份资料,递到孙哲平眼前,“吴羽策,24岁,政府发言人,政治面貌为党员。于X市孤儿院长大,出生日不详……”

    “……你是从哪儿找来的这份东西?网上可没这人的词条。”

    “我拜托老叶整理的。之前部队里的战友就有嚼舌根的,说吴羽策那么年轻,有没有背景,真不知是怎么上位的。既然连他们都在意起来了,老叶身为情报官再不留个心眼就是该退休的时候喽。”

    “叶修吗……?”虽然之前张佳乐就说过可能会找叶修帮忙,但孙哲平没想到这个需要来得这么快,“你告诉他我们要做什么了?”

    “没呢,不过他也没问,只是说了什么‘原来老张你也会矫情一回啊,想着这小子凭什么推荐于锋来接替大孙的位置啊大孙是独一无二的没了大孙我就再无搭档,然后打算真人pk了?’……妹的,他怎么就这么欠揍啊!!”张佳乐学着学着叶修说那段话时的语气,突然暴怒了起来,“如果我不是和他打着电话的话,我真想一拳砸他脸上!”

    “我就说之前怎么好像听到有人砸墙的声音呢……”孙哲平扶额叹气,“不过这样也好,如果之后有必须向叶修全盘托出的时候,也不至于显得太突兀。”

    “那行,我们继续研究这份资料吧。”张佳乐重新把视线转回手中的纸张,“我去,还有这种信息……办公室位于政府大楼第五层,出电梯后左转直走然后再次左转后看到的尽头的房间便是。政府大楼的楼梯没有指令不会启用,想通过电梯去往第五层需按下第十九层的按钮并输入密码,密码总是在更换,一般他会把前来办公室的指令和密码一起告诉你。”

    “随着国家的发展,政府大楼的安保越发严密了。”孙哲平点点头。

    “附带一提,和吴羽策关系密切的人不多,但有个人要特别留心,那个人是李轩,即当年和吴羽策一同在孤儿院长大的另一位发言人,”张佳乐继续读着手上的资料,读着读着脸色就变了,“同时是吴羽策的……同性恋人?!”

    “哈哈哈哈。”孙哲平仰头大笑,引起了不少路过的人的注意,“天啊老叶这实在是太不厚道了,隐私权侵犯啊。”

    张佳乐无语地用手肘轻戳孙哲平的腹部,说:“喂喂喂,收敛点儿,你太引人注目了。”

    “好吧……”孙哲平控制了一下面部肌肉,正经得有点刻意地说,“从这份资料上,能找到什么线索吗?”

    张佳乐摇摇头:“我原本想找一下吴羽策本人的,但是老叶的资料上说,他好像住在政府大楼内的双人宿舍里,也就是说一般不出大楼。而且没有被放入联系人名单里的电话和电子邮箱都无法联络到他或他的办公室,会被拦截掉。”

    “那怎么办,我们和吴羽策还有李轩都没什么私交。”孙哲平的眉头皱了起来。

    那个声音就是在这时候插进来的,从他们的面前,毫无预兆地插了进来:“如果想找他们的话,我可以帮忙。我的工作间可以被打入电话。”

    这下让张佳乐和孙哲平都吓了一跳,两人瞬间警觉起来,同时抬头看向站在他们面前的少年。少年看上去还带着稚气,个头不算高,身材挺瘦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男孩。他脸上的表情很诚恳,正看着他们,等着他们的回应。

    可张佳乐和孙哲平的神经却开始绷紧了:他们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优秀军人,拥有杰出的警惕性及反应能力,却没有发觉这个不知何时靠近的少年的存在,直到他开口说话。

    “如果你们想直接闯进去我也无所谓。你们说的那个吴羽策从早上八点到晚上十一点都会在办公室里。”似乎没有明白他们的沉默是因为什么,少年继续说了下去,“电梯的系统是可以入侵的,在紧急按钮的旁边有一个盖子……”

    “那个那个,你停一下,小鬼。”张佳乐在少年眼前挥了挥手,打断了他的发言,“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你到底是谁啊?”

    “啊,抱歉,过了那么多年,我都忘了自我介绍这回事儿了。”少年恍然明白过来,从随身的背包里翻出一张名片,递给他们,“我叫盖才捷,是被你们说的那个吴羽策介绍进政府大楼工作的一名工作人员。”

    “小子啊,不是有名片就意味着自己是大人的。”孙哲平看了看盖才捷的名片,不由自主地被逗笑了,“一个打杂的工作人员都故意印名片带在身上,这行为一点也不成熟哦。”

    张佳乐也不由得笑着问:“小子,你多大了?”

    听到这个问题后盖才捷出人意料地愣了一下,然后低声喃喃:“你们说的那个吴羽策是二十四岁,‘那件事’已经过去了五年……”

    “什么‘那件事’啊?”张佳乐不明所以。

    “想起来了,我今年应该是十九岁。”盖才捷无视了张佳乐的问题。

    孙哲平看着盖才捷认真的脸,面色凝重。他转过头,对张佳乐低声说:“佳乐,我觉得这小子很奇怪。他不但不能马上想起自己的年龄,而且每次称呼吴羽策时都是‘你们说的那个吴羽策’怎么怎么样的。我们还是不要理会他了,国家政府树大招风,连发言人都有人暗算是很正常的。你也知道的,这小子能接近我们而不被发觉,一定是……”

    “我不是什么国家的敌人!”盖才捷瞬间拔高的声音打断了孙哲平,这一次是他的听力令张佳乐和孙哲平感到惊讶,“我的身份一点都不可疑。你们可以去问叶修,他在政府大楼里见过我,我那次还被你们说的那个李轩介绍给了叶修。这都是真的。”

    “……那你告诉我,”孙哲平向前了一步,“为什么你在称呼李轩和吴羽策时要在前面加上‘你们说的那个’这种定语呢?”

    盖才捷抿了一下嘴唇,双手在身旁两侧同时握成拳状:“……因为,他们都是冒牌货,被大家看到的部分都是假的。”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不能说,至少现在不能。”盖才捷的声音低了下去,“年龄的事也是……总之,你们一定要相信我,张佳乐先生,孙哲平先生。”

    果然认得我们吗……张佳乐和孙哲平这样想着,同时对着面前的少年点了头。

    “大孙,你怎么看?关于这个小子。”目送盖才捷在视野里走远,张佳乐低声问道。

    “先相信他吧,虽然不知道他有什么目的,不过工作肯定没有假就是了。”孙哲平挠了挠头,转身向诊所大门走去,“今天就到这里,回去吧。也差不多是午饭时间……什么?!”

    他的脚步停住了,眼睛紧盯着一个方向。张佳乐觉得奇怪,便顺着恋人的视线望去:那是一台挂在墙上,用来供等候中的患者及其家属解闷的电视机。当张佳乐看清了电视上正在播放的内容时,他的脸色和孙哲平一样变得惨白。

 

    叶修所居住的复式公寓的顶层有一个偌大的空房间,作为叶修平时在家锻炼的场所。他所谓的锻炼和一般人的健身不同,除了体能上的训练外,还有枪法的练习以及对格斗技的锻炼——基本上每次韩文清和孙哲平等人前来拜访时,这个房间就会上演武道大会。叶修仅仅是在不到二十岁的时候参过军,但是由于职业原因肉搏时脱身技能过人,而且头脑灵活,因而即使输也不会输得很惨,打败王杰希更是不在话下了。

    “我说王大眼啊,”叶修慢悠悠地说,在锻炼室里对王杰希的格斗能力进行摸底的他,此时正跨坐在王杰希身上,双手紧紧地攥着眼前人交叉的双臂,“你的速度和战术意识都不错,但是我告诉你,情报官的格斗不是用来硬碰硬的,是用来摆脱困境的。我们的工作是成功地得到并传出情报,战斗是为了自保。而你现在呢?只是在尝试打败我。”

    王杰希躺倒在地板上,面对附身靠近自己的叶修想用力架开他的钳制,却毫无成效,只能眨眨那双大小眼:“那真是抱歉啊,我听说你今天打算看看我的肉搏能力时,还是带着必胜的信念的。”

    “真没当情报官的自觉啊。”叶修放开抓着王杰希的双手站起身,看着新人情报官慢慢从木地板上爬起,“不过说实在的,你有点像当年的我。”

    “哦?哪方面的相似呢?”王杰希笑着看他,同时揉着自己起了红印的手臂。

    “纯粹为了赢的战斗意识。我当年没成为情报官时就是你现在这样的。”叶修仰着头,似乎在回忆什么,“当然,那种想法现在不需要了。”

    “我听说叶修你以前是军人?”王杰希走到墙边靠着歇息,问道。

    “嗯,我现在在国内的人际关系大多都是参军期间培养出来的,像是老韩啊老孙啊。”叶修从墙角的包里取出饮料抛给王杰希,“不过通过一起战斗来结交朋友的路,我劝你不要去走,国内就靠着我介绍给你的人就够了。”

    王杰希笑笑:“这是你的经验之谈?”
    “是啊,安心收着吧。”叶修挑眉,“还有,你那种‘要拼就拼到底,反正自己已经没什么可失去的了’的心态——你别急着反驳,我眼光毒辣得很——是不可取的。我不计较你在想什么,你的家是怎么回事,但你是我带出来的,我有必要负责。”

    这些天他和王杰希多次接触,心里有一块地方的阴影越来越重。王杰希办事时的眼神,那种透出的态度,都让叶修想起当年的自己,那个为记忆划下伤口的自己。王杰希的能力表现得越优秀,他就越在意。还有之前那幢令他起疑的房子……

    “叶修,”王杰希说,“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你好像对我的事有点在意?”

    “当然在意啦,你可是我带出来的第一个新人,作为导师我可是很手生的,说不定你工作后就成为我的黑历史了。”叶修走到王杰希身旁,和他一样靠墙站着。

    “那么,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你不那么在意呢?”

    这个问题是叶修没有预料到的。他转头看向大小眼的青年,想了一下后说:“这样吧,你哪天有空的话带我去你家一趟。”

    “你想去我家?”王杰希看上去挺惊讶的。

    “废话,每次送你回去我都只能看到那房子的外观,而且我可是带你来我家了。年轻人要懂得礼尚往来,明白吗?”他用手指戳戳王杰希的肩膀,说完便向门走去,“打架累了就去客厅吧,吃点东西填肚子。”

    他背对着王杰希,看不到青年松了一口气同时又有点伤感的表情。

    王杰希跟着叶修走下楼梯时,他开口说道:“叶修,抱歉,我可能不能把你带到我家里去。”

    “为什么?”叶修回头,不惊讶,只是存疑。

    “因为……我认为还没有和你那么熟。”王杰希慢慢说,“至少,还没有熟到你能把你选择当情报官的真正理由告诉我。”

    叶修笑着走到客厅:“原来你在意这个……告诉你又如何?我只是懒得提而已,那种事不算重要,都是过去了。倒是你,一副要透支自己的样子,就不怕我在意?”他低声说:“你如果认为自己没有能失去的了,就想想我吧。”

    王杰希站在楼梯上,愣住了一瞬,随后低下头,用只有他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你总是这样……不,要知道你从前就是这样……”

    在客厅里,叶修在沙发上坐下,右手用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机。当他正想转头招呼王杰希过去坐时,电视机里新闻播报员的声音顿时夺走了他全部的注意力。他不知道的是,此时的每一个电视台,都切断了正在播的节目,而选择插入了这一段紧急新闻:

    “国家特级罪犯王杰希今日起正式被政府通缉。王杰希,性别男,二十二岁,相貌特征为大小眼。据政府发言人李轩所称,此人盗走国家机密,并企图将其泄露予反政府势力,曾被政府机关逮捕,后却通过各种狡猾手段而成功逃逸,请各位民众……”

    叶修的后背僵住了。王杰希垂在身侧的右手握紧了拳头,关节发白。

    窗外是阴天,但云的层次不明显,仿佛有霾。

评论(9)
热度(14)

© 圆形监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