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理科生,粗人一只。文力只有5.
正剧爱好者。
全职高手中毒中,最爱王杰希和韩文清。

原谅我一生不羁放纵爱冷逆。

动漫宅,偶像是几原邦彦和伊藤润二。
喜欢的唱见是钢兵和灯油。没有讨厌的唱见。

学过画画。正在苦恼如何在做手书MV的技能树上加点。

【全职高手/多CP】天亮了吗? 05

这章写得一卡一卡的……莫名地担心OOC的问题……

我居然要打开第四章看看策轩二人回办公室需要走哪些路= =

主要人物终于全部出场完毕。乐乐犯的那个关于锁的错误其实是我犯过的= =,当时我的解决方案是用剪刀钳硬生生夹断了锁……

—————————————————————————————————————

第五章.雨中觅水(下)

    “我没事。”李轩挥了挥手,让身旁吓白了脸的青年先退到别的地方,然后慢慢地朝正从螺旋梯上下来的吴羽策走过去。他们就这样互相靠近对方,最后在一个面对面距离挺近的地方同时停了下来。

    “……有什么想说的么?”吴羽策先低声开口。

    李轩抿了一下嘴唇,同样是压得很低的声音:“也没什么,就是……那么多年了,居然又让我有机会亲眼目睹你下手杀人。”

    “……我问的不是这个。”吴羽策摇摇头,越过李轩走到被铐在立柱上、已经开始变冷的尸体面前打量了一下,回头问道,“明明应该给叶修的那份资料却被送到了地下,关于这件事,你的看法是怎么样的?”

    “恐怕,当时盖才捷手上的两份资料被掉包了。”李轩走到吴羽策身边,言简意赅地说,“没注意到这种事,归根结底是……”
    “是我的错。”吴羽策打断了他,然后转头,对上李轩讶异的眼神,“在叶修到这儿来以前,因为我的原因,不小心弄坏了你办公室的电脑。如果不是那样的话,这位先生的简历应该是由你来打印并交给叶修的,就不存在文件被替换还注意不到的可能性了。”

    叹了口气后,李轩拍了一下吴羽策的肩膀:“你也是无心的啊,阿策。可重点是,这种事到底是谁干出来的?!”他说着说着,便咬牙切齿起来,面色阴沉得如同大楼外的天色。

    吴羽策低头思考了一阵子,然后问:“你觉得盖才捷动手的可能性有多大?”

    “小得很。他是完全不知道那两份资料的内容的,而且我那天电脑坏掉是下午的事,他收到电子版的文件是中午的事,需要他送纸质的资料来我办公室完全是突发事件,就像你说的,如果我看到了那份给叶修的文件,那么计划不就失败了吗?”李轩皱起了眉,“阿策,你应该不是会首先怀疑自己带进来的新人的人啊,难道盖才捷身上有什么疑点吗?”

    吴羽策摇摇头:“没有。在通过电话得知这儿的状况后,我马上查看了盖才捷的工作间以及走廊的监控录像,他的行为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但是不得不说,盖才捷确实是我们的一个盲点——他不了解经过他手上的资料的具体内容,所以在电子版的文件传到他的电脑里之前是不是被替换过或者指令有什么不对头,他都发觉不了。”

    “看样子有必要改变小盖接下来的工作安排了啊……”李轩这样说着,话忽然被一阵金属间的摩擦声打断了。他环顾了一下四周,看见的是几个铁丝网般的电梯门被打开,有穿着工作服的人推着一张张上面躺着人的病床走进这个房间。这些人抬头也看见了李轩和吴羽策,虽然面露惊讶,但还是点头致意了一下。

    吴羽策见状拍了一下李轩的背:“轩,这儿毕竟是别人的工作间。那具尸体他们自然会焚化的,我们还是去方便的地方说话吧。”李轩听到后点点头。两人一同沿着那条螺旋梯走了上去,在穿过走廊后并肩走进电梯。吴羽策比李轩快一步按下十九层的按钮,然后侧开身子,把输入密码的机会主动让给李轩。

    “真是的……为什么会有这种事?那么多年了……”李轩苦恼地抓了一下头发。

    “这件事的罪魁祸首就留给我调查吧。”吴羽策见状说道,脸色也十分沉重,“你这段时间太累了。而且资料被掉包的事所带来的后果……恐怕还没完。”

    在他说出最后字音的瞬间,李轩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短促地倒吸了一口冷气,随即一脸惊恐地看向身旁的吴羽策:“对了……我居然忘了最糟糕的事——叶修和王杰希接触了!这两份资料的对调刚好构成了他们的碰面!这下子麻烦了……”
    “暂时还没酿成大祸,外面依旧风平浪静。当然,也可能是王杰希在寻找时机。”吴羽策说着,把背靠在电梯墙上,“我们该思考,当初替上头培养出王杰希这么个人是不是个错误的决定了。”

    “如果我们不那么做的话,叶修怎么办?被‘处理’是早晚的事,上头会放过这么优秀的情报官?”李轩背对着吴羽策,低声说,“没有什么该不该思考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国家,为了民族,为了下面那群一无所知的无辜的群众的利益。敌人多且棘手,但这不代表……我们可以不做我们该做的事。”

    “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李轩正要走出电梯,又忽然停住,因为他感受到吴羽策手掌心的温度,就在他后颈的位置上。吴羽策伸着手,站在他身后,缓缓地说:“我知道,你在怀疑自己能靠着这样做走到哪里。没关系,偶尔的失误而已,如果你在意的是我比你早发现错误,那么下一次,我尽量回避。”

    他说完,便从李轩身后越过李轩走出了电梯,没有回头。李轩呆呆地站在原地,直到电梯门就要缓缓合上,他才迈开步子,踏入政府大楼的第五层。

 

    首都高铁站的站台上,孙哲平如标枪般立在花坛旁,眼神却没有任何移动,仿佛他不是在等人,而是在这个不怎么合适的地方赏风景。高大的身躯,笔直的站姿,还有浑身上下表现出来的那种气度,都让他在来来去去的人群中显得有点特别,显得……有点像军人。不过他自己似乎并没有觉察到这一点,只是维持着那个姿势等待着。

    过了一会儿后,他终于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往声音来源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背着登山包的青年拖着身后一个巨大的行李箱,正朝着他挥手叫道:“大孙,我在这儿。”

    孙哲平低头笑了一下,转身向那个青年走去:“怎么搞的佳乐,回来时带的行李一次比一次多,也不见你买过什么新特产给我。”

    “是男人就别抱怨,检验你这段时间有没有坚持运动的时刻到了,回家时你得帮我搬这个箱子上个三楼左右。”张佳乐右手握拳,轻轻捶了一下孙哲平的左肩,“当‘孙少’这么一段时日,我还真担心你的八块腹肌还在不在呢。今晚回去得给我检查一下。”

    “遵命,狙击手先生。”孙哲平笑着举起双手,随后背起张佳乐递来的沉重的登山包,两人一同向出口走去。出口外,孙哲平的车静静地停靠在路边。他们一起将行李放入后备箱后,便坐上了车。孙哲平负责驾驶,张佳乐则一个人躺在后座上,双手枕在脑后。

    孙哲平一边发动汽车一边问:“你这次回来几天?”
    “三个星期。”张佳乐闭着眼睛说道。

    “那么久?我记得你已经用了不少假来着,比如之前的那一个星期。”孙哲平有点惊讶。

    “我问好几个战友借了假,因为这次必须待久一点。”张佳乐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睁开了眼睛,年轻的脸上没有笑容。孙哲平听到他平淡得有点异常的语气,心里明白了什么。果然,在短暂的停顿后他听到张佳乐接着说:“大孙,我有些事要和你说。”

    握着方向盘,孙哲平故意咳嗽了一下:“你要想好了,我索要的分手费不会低。”

    “喂喂喂想什么呢你!”张佳乐一个鲤鱼打挺从后座上坐起身子,瞪着驾驶座上的人。

    “太严肃的事等回家再说吧,我还开着车。如果你说的话导致我一时兴起想和你同归于尽怎么办?”孙哲平嘴上开着玩笑,笑容却是淡淡的。张佳乐叹了口气,重新在后座上躺了下来,不过这次没有闭上眼睛。

    张佳乐和孙哲平共同的家是一套位于首都交通枢纽地带的公寓,是他们在一起后孙哲平买下来的,那一年给张佳乐的生日礼物。原本孙哲平以为买个不算太高级的房子这位同性恋人就不会太计较,结果张佳乐在得知这件事后提出的第一个要求就是由自己负担水电费。以前他们两个人一同放假时才会回到这个家,现在则成了孙哲平住着,偶尔接待张佳乐的地方。

    公寓在五楼,从军队里走出来的两个男人自入住以后就几乎没搭过电梯。孙哲平真的照张佳乐所说,把巨大的行李箱沿着楼梯搬到了三楼,随后由张佳乐接过箱子,将所有行李搬到了位于五楼的家门前。

    “怎么不开门啊你?”孙哲平疑惑地看着站在防盗门前不动的张佳乐。

    “那个,是这样的大孙,我为了防小偷买了个带钥匙的锁。”张佳乐用手指了指登山包拉链上挂着的东西,“结果我在锁上这个包之前把几乎所有东西都放进了包里,包括这个房子的钥匙和……那把锁的钥匙……”

    “……服了你了。”孙哲平无奈地双手环胸,转过身背对张佳乐,“钥匙在屁股口袋里,自己伸手掏吧。”

    “你故意的吧?!”张佳乐挑了挑眉,直接从孙哲平的屁股口袋里掏出钥匙,打开了面前的防盗门,并拖着行李箱走进去。

    打开灯,看着白色灯光下怀念的客厅,张佳乐先是吹了一声口哨,随后便迅速坐到了米白的沙发上,靠着靠垫头向后仰着的同时长舒了一口气。孙哲平关上门后也在他身边坐了下来,仔细地端详着这个从前的搭档兼一直的恋人。张佳乐的头发似乎长了一些,右边的脸颊上贴了个创可贴,大概是不久前受了伤。似乎有不少人说过佳乐的气质很忧郁啊,孙哲平看着面无表情的恋人,不由自主地想。

    “大孙,”张佳乐突然说,“我想申请调职到军工基地去,老韩没批准。”

    “老韩是个很讲道理的人。”孙哲平想起了昨天的事,“他不批准大概有他自己的考虑。”

    “他是可以有他自己的考虑,但问题是我也有。”张佳乐直起身子,扭头和孙哲平四目相对,“大孙,你知道吗?那个调来顶替你的于锋,和你几乎一模一样——不只是战斗风格而已,还有许多习惯性的动作。为了快速培养我和他的默契,部队安排我和他一个宿舍,所以我观察得一清二楚。对了,还有最重要的是——”

    张佳乐说着,双手开始一排排地解孙哲平的衬衣纽扣。孙哲平没有阻止,只是静静地看着他。最后张佳乐终于解开了所有的纽扣,然后他伸出手,轻轻触摸孙哲平厚厚的胸肌上一道长长的伤疤,随后握过各种枪支的手游离到往下的八块腹肌上两条浅浅的痕迹。他盯着那些伤疤,咬了一下下唇:“真的完全一样……我在澡堂里无意看见过于锋身上的伤痕,当时我就觉得,怎么他受过的伤,无论是地方还是深浅,都好像在你身上见过似的……”

    转了个身,孙哲平直接将还挂在身上的衬衣脱了下来,问:“背上的要不要也确认一下?”

    “不用了。”张佳乐摇摇头,伸出双臂交叉环在孙哲平的胸膛位置轻轻用力,让恋人背对着自己的赤裸的上身朝自己靠过来,头枕在自己的胸口。孙哲平知道这是张佳乐比较喜欢的两个人靠在一起的姿势,因而闭上了眼睛,任由张佳乐的气息吹在他的额头上。随后他便听见了张佳乐的低语:“放心,我申请调职不是为了逃避,只是为了行动更方便罢了。”

    “你打算做什么?”孙哲平突然睁开眼睛。他有种不详的预感。

    “寻找真相。”张佳乐一字一顿,环着孙哲平的双臂瞬间收紧了一点,“大孙你知道吗,我听几个部队里的人说,于锋他是个失去了大部分记忆的人,他只记得作为军人训练时的事而已,但却又想不起训练时结识了什么人。我在察觉到他和你不只是战斗风格相似而已后,曾试探性地问过他一些当年参军训练时的细节,结果他能说出来的都和我记忆中的一模一样——但是我和他明明不是同一期参军的……”

    “所以那天你很突然地打了一通电话给我,问我记不记得当年训练的事,就是由于这个?”孙哲平开始明白过来,“可是……我真的很多东西都想不起来了,除了依稀的人脸。”

    “然后我就有了一个想法,可能很荒诞,但是我真的是这么想的。”张佳乐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慢慢地说,“你的记忆缺失的部分,就是于锋仅有的那些记忆。不过我想不出原因。”

    “真的很荒诞啊,简直是小说情节。”孙哲平伸出手去摸了摸张佳乐软软的头发,“不过你大概不知道,这个小说情节还有个小小的番外哦。”

    他直起身体脱离张佳乐的怀抱,然后把之前在张新杰的诊所里的所见所闻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张佳乐。张佳乐皱着眉头听着,上排牙齿一直紧咬着下唇,似乎在边听边思考。在听完孙哲平的叙述后,他仰着头长舒了一口气,喃喃道:“我们的生活也太精彩了吧……”

    “之后你打算怎么办?”孙哲平问他。

    “顺着已有的线索摸上去,走一步看一步。”张佳乐的眼珠动了动,“实在情报不足的话……你说过叶修正在休假是吧?虽然挺不想找这家伙帮忙,不过真的没办法是还是请一下这尊脸皮堪比城墙的大佛吧。”

    “可是他好像在带新人来着。”

    “那刚刚好啊,实战训练的大好机会。”张佳乐耸耸肩,随后转头直视上孙哲平的眼睛,“大孙,既然你以‘军人的立场’为理由阻止了老韩深入这件事,那么你为什么不来阻止我呢?”

    “我阻止你,又有哪次是成功的呢?”孙哲平微微一笑,“我阻止老韩和张新杰是出于朋友立场不想他们陷入危险,但你不一样,你想下地狱,我的立场就是陪你一起去见阎王。咱们谁也用不着担心谁,反正到头来我们不会有谁参加对方的葬礼,顶多同归去罢。”

    张佳乐看着孙哲平眼睛里的光亮,觉得胸口有什么东西燃烧着。他们一直都是这样,与其为了对方赴汤蹈火,不如一同杀出一条血路,自始至终,如影随形。当年在军中,长官告诉他们说,不介意他们和战友搞对象,但是希望他们想清楚,如果在战场上因为私情而没有做出正确判断,会害死多少人。就是因为顾虑到这一点,张新杰才选择离开军队,但他们却依然在一起战斗,无所畏惧——直到孙哲平因为手伤而退伍。

    “大孙……”张佳乐伸出双手按在孙哲平的后颈位置,同时身体前倾,额头抵上孙哲平的额头,“你是知道的吧,我在意的不是你的位置被人替换,我只是在意……你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变得无法潇洒地全身而退,只有记忆留下来变成别人的东西什么的……我太熟悉你了,装作若无其事我做不到。”

    “我知道的,从你告诉我这些事开始。”孙哲平笑着低声说,然后一个抬头,吻上了张佳乐的嘴唇。

 

评论(3)
热度(13)

© 圆形监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