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理科生,粗人一只。文力只有5.
正剧爱好者。
全职高手中毒中,最爱王杰希和韩文清。

原谅我一生不羁放纵爱冷逆。

动漫宅,偶像是几原邦彦和伊藤润二。
喜欢的唱见是钢兵和灯油。没有讨厌的唱见。

学过画画。正在苦恼如何在做手书MV的技能树上加点。

【全职高手/多CP】天亮了吗? 02

终于回家了……

本章是叶王,同时也是介绍世界观的一章,不过不是所有设定就是了。

——————————————————————————————————————

第二章.日下无光(中)

    在黑色窗帘遮挡了几乎一切自然光的阴暗房间里,早已达到饱和的寂静被床头柜上正响着经典闹铃的智能手机打碎了。叶修从被窝里伸出手按掉了闹钟顺便瞄了眼时间,才想起自己在休假前一天忘了取消平时的提醒设置。

    从床上爬起身的叶修所做的第一件事是用自己的夜视能力在床头柜里翻出了烟并用躺在一旁的打火机点上。走到窗边拉开窗帘,清晨的都市那尚未完全苏醒的姿态尽收眼底,而其中引人注目依旧的,是路边巨大的广告墙。金色的、被繁复花纹衬托得高雅大气的九个字跃入眼中——

    “这是正在崛起的时代。”

    是的,这是正在崛起的时代。不断壮大的军事力量,飞速发展的经济,持续升高的人均学历和持续下降的犯罪率,使得国力强盛,人民幸福指数稳步提升。政府,也因此在国际范围内受到好评。

    国家突然的崛起壮大要追溯到被称为“伟大的起步”的70年前,那个脑神经的相关研究得到重视的年代。国家科学院在宣布其于10年前开展的有关脑神经医学在心理学上的跨界应用的项目——当年被国际上的同僚们视为天方夜谭的疯子研究——取得了喜人成果后,遂于一家精神病院内展示新技术,不过全过程保持秘密状态。在一片争议声中,科学家们的新型治疗法应用顺利:经过“新医学”处理的患者们有四成不再具有社会危害性,均在观察期过后出院。

    科学院的相关项目负责人们宣称,这种“新医学”能在一定程度上有效而科学地解决心理问题甚至治疗心理疾病,可以用于缓冲社会犯罪率的升高趋势。他们甚至主动出资,在几个一线城市里建立了相关诊所,为宣传推广“新医学”免费提供服务。从一开始的门可罗雀饱受质疑,再到后来由于反响可观而引起的社会关注度,又因为其治疗过程及原理始终保密连病人都全程处于被催眠状态而收到声讨,“新医学”的推广道路充满坎坷,但最后还是由于其显著的疗效而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大约10年后,国家下令把“新医学”的检查列为和乙肝疫苗注射一样重要的项目,后来甚至连人身保险都将其包含在内。

    当然,这种技术的作用仅仅是治疗,而不是净化。法律规定,罪犯没有接受治疗的权利,新医学不能成为改造犯人的手段。

    有报道称,新医学拯救的社会秩序,协助了人类维持心理健康,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科学成果,是照耀通往美好未来道路的指示灯。

 

    上午十一点半,是昨晚叶修和王杰希用短信约好见面的时间。

    虽然终于不再降雨,但天色依旧阴沉,透过窗玻璃向外看,铅灰的天似乎带着霾的质感。叶修坐在茶餐厅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面前是一杯滚烫的普洱。这是一家装潢特殊的茶餐厅,一般用来摆放装饰物的地方都被放上了药材:当归、枸杞、黄连……空气中弥漫着中药味道,让叶修不禁感叹了一下这位新人的品位。

    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五分钟,王杰希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他的皮肤略白,面部表情有点柔和而脊背却挺得笔直。穿着草绿色的短袖衫和白色的休闲裤,王杰希走路时衣服的摆动,让人很轻易地看出他稍突出的骨骼。尽管叶修的座位有点隐蔽,王杰希还是一眼看到了他并径直走过去。

    “呦,新人。”叶修叼着烟坐在座位上伸出了手,“我是叶修。”

    “我知道,你是国安局的情报官前辈。”王杰希站到叶修身旁,轻轻笑了一下——不知为何他这一笑让叶修读出了此人家教良好的信息——然后握住了叶修的手,“我叫王杰希,下半年将在国安局工作,请多指教。”
    落座后,王杰希说出口的第一句话便让叶修对他刮目相看:“前辈看上去挺像家父的。”

    要不是叶修及时咬紧牙他的这支烟肯定会被浪费掉。看着对面王杰希认真的脸,叶修伸出手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儿子,你有没有被人说过‘思维跳跃’?”

    “还真有呢。”王杰希的手覆上了叶修停在他肩膀上的那只,轻轻地拂掉了,“可我说出口的话很少有假,所以在别人眼中始终不能融入大众吧。”

    “……我有点理解老头子们拿你来磨练我的行为了。”

    “能帮上忙就好,叶修前辈。”

    “要么叫我前辈要么叫我叶修,自己选。”叶修取下嘴里的烟摁在桌上的烟灰缸里,姿势随意地靠在椅背上,说,“你事先应该了解到了,我现在正在休假,没那个心思像个老爸一样教你教得无微不至。原本我打算检验你在信息技术方面的能力的,不过还是先延后吧,今天只是见个面,就这样。”

    王杰希皱了一下眉:“……就这样?”

    “你有什么想问我的,可以在这一餐内问完。既然我身为前辈都已经依一个新人的要求坐在这古怪的餐厅里了,那么顺便吃个饭也是理所当然的啊。”叶修招了招手让服务生走近,拿起菜单自己点起了菜。

 

    这一餐吃得还算平静,叶修甚至觉得这家餐厅的饭菜给了他一点惊喜。吃饭时他和王杰希仅有几句交流,比如王杰希告诉他这家餐厅的老板是他的一个朋友,不过其实中途叶修曾有好几次注视面前的青年的行为,有时王杰希很快发现了——不错的警惕性。叶修观察着他,隐约觉得自己好像在看七年前的那个浴过血的新任情报官。

    “那么,我就开始发问了,叶修。”王杰希放下筷子后,抬头看向面前又点起了一支烟的男人——预料之中,他选择了叫他“叶修”,“首先……你为什么要当情报官?”

    叶修吐出一口烟雾,笑了笑:“为了继承父母的遗志。”

    “啊,你是……子承父业吗?”

    “开玩笑的,并没有那么简单。”叶修摆了摆手,“实话说我的童年记忆很模糊,只记得父母总是出远门,有时候几个月以来家里就我一个人。比起亲生父母,他们更像是两个给家里寄钱并偶尔在冰箱上留注意事项的人。后来……”
    他说到这里就停下了,狠狠地抽了一口烟。王杰希看着他,等他继续说下去。

    “后来,我就成了情报官。”叶修点点头,似乎是在表达他说完了。

    “……”回应他的是彻底的沉默。

    “你呢,为什么要干这行,明明知道国安局有我在?”

    听到这个问题,王杰希用手指轻轻触了一下瓷杯的杯沿,似乎是在回忆似地慢慢说:“叶修你……听说过‘新医学免疫反应’吧。”
    “新医学免疫反应”是在人身保险开始包括新医学检查不久后出现的一种现象,后来人们都用“新医学免疫人群”来指代占了一定人口比例的那些,新医学无法在其身上产生作用的一类人。

    得到了点头的回答后,王杰希继续往下说:“其实,我就属于‘新医学免疫人群’。父母因此在为我引导人生道路方面费了很多脑筋,最后决定让我在他们擅长的领域里混饭吃,也就是做他们所担任的情报工作。”
    如果王杰希的父亲也是情报部的,那么自己的气场像他也就不奇怪了。叶修这么思考着,然后低下头,把声音也压低了一些,说:“喂,你这样真的好吗?‘新医学免疫人群’在社会上可是受歧视的,可你就这样告诉了我。”

    新医学免疫人群一旦患上心理疾病,是难以医治的。而在习惯了新医学所带来的社会便利后,人们甚至已经失去了用传统的方法疏导人的心理的耐性。心理医生逐渐稀有,而且价格越发高昂,更加剧了新医学免疫人群的不幸。

    新医学免疫人群由此被时代的洪流推向了社会舆论的最底层。父母以生出免疫新医学的孩子为耻;学校会采取集中分班的方式对免疫新医学的学生们进行监视;是否免疫新医学甚至会被写进招聘要求里。这样存活着的他们,在社会舆论上代表着难以医治的心理疾病隐患以及犯罪者中的大多数。

    “因为我觉得叶修不会歧视我们,从面相上来看。”王杰希喝了一口杯中的普洱。

    “拜托你这是看相呢?不过仔细一看你的外形的确有某种奇异感。”

    “大小眼是吗?我天生就这样。”放下茶杯,王杰希抬起头,用那双大小不一致的眼睛直视叶修,“骄傲却不会对弱者不屑,常常不择手段却仍对一身正气的人保持尊重,如果叶修你是我猜测的那种人的话,那么这种事说出来也没什么。”

    “呵,新人我告诉你,你看人很准,作为情报官这是个优势,我必须承认。”叶修坦然地直视王杰希的大小眼,笑了,“但是就算是不歧视你们的人,也并非每一个都可以说。我认识一个人叫张新杰,他和我一样不在乎新医学的事,不过以他那强迫症晚期的性子,估计看见你就会异常难受……话说回来,这人你后天就可以见到了。”

    疑惑的神情浮上了王杰希的脸。

    “你不是在短信里说后天也有空吗?我打算带你去见一些人。”叶修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情报官的工作不仅要依靠网络手段和通讯手段,很多时候人脉手段也是必要的。海外的人脉你最好自己建立,而在国内的话我介绍给你的人基本上都挺可靠的。当然,体质的事要不要说由你自己决定,据我所知他们都不算很在意这个。”
    “……谢谢,叶修。”王杰希微笑着眨了一下他的大小眼。

    

    天依旧阴沉沉的,仿佛要让整个城市都陷入昏睡。银白的车轻松地超越了微微的夏风,驶在同样颜色暗沉的沥青公路上。

    “麻烦你了,叶修,居然要亲自送我回家。”王杰希说话的同时用手摇下车窗,“不过……你还真是无烟不欢啊。”

    “当然了,这可是生活必需品啊。”叶修的左手食指和中指夹着今天他在王杰希面前抽的第三支烟,右手则握着方向盘,“专车运送是我身为前辈对后辈的一点关爱,你只管心安理得地接受好了。”

    半晌的沉默后,叶修缓缓地开口问道:“王大眼啊,你……身为‘新医学免疫人群’中的一员对现在这个世界有什么想法么?”

    “别随便给别人起外号啊喂!”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王杰希先是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尔后便是一脸凝重,“你们可能觉得……我们会憎恶世界吧?这……怎么说呢?以前是真的有不少次,觉得自己融入不了周围的人,进入不了他们的世界,而他们也尤其地不理解我们眼中的社会面貌,只是单纯地觉得我们是存在于身边的隐患什么的。”

    “但是仔细想想,现在的国家,不是在越变越好吗?免疫新医学的毕竟还是少数。犯罪率降到历史新低了,而社会秩序的好转也使国家强大了起来,所以就没有理由让社会改变来适应我们了,只有让我们改变来适应社会。又不是失去努力的方向和成功的机会了。”王杰希望向前方,面无表情,视线凝在虚空中德某一点上,“我觉得,无论我处在的位置有多低微,面对就好。无论肩上的负担有多重,扛下就好。我还是……想为多数人着想一下。”

    叶修只是默默地听着,任由烟在手上继续燃烧。他问这个问题是下意识地,没有什么长远的思考,只是在那个瞬间想去了解,了解这个青年对这个世界的想法。听了他的话后,叶修似乎松了一口气,又隐约觉得这是不对的。

    不过是个才第一次见面的人啊,他想,也许是受了那份资料的影响吧。

    之前从盖才捷那儿拿到的王杰希的资料。作为一个新人的简历,未免也太过详细了:不仅是身高、体重、三围等数据,连血压、肺活量、饮食习惯和生活作息等信息都有。简直就是……一个实验体的体检观察报告。

    对作为一个生命的王杰希了如指掌后,才不由自主地想去了解作为一个人类的王杰希吧。

    在两人一言不发的沉默中,车子已经开入一处别墅区。高高的梧桐树,美丽的花园,清新的空气,四处洋溢着温暖的气息。叶修开着车在王杰希所说的门牌号前停下,透过车窗看到的,是一幢白色的三层洋房。

    “那么,我就告辞了。后天见,叶修。”王杰希下了车,走到雕花大门前朝叶修挥手。

    叶修坐在车里把烟头摁灭,看着王杰希的背影笑了一下。这时他的目光不经意地再次扫过那幢白色洋房,有一个想法在脑海里呼啸而过——

    重新装修过了吗?以前明明是蓝色的啊……

    在那一个瞬间他猛然回过神来,盯着那幢应该是第一次见却有种莫名的熟悉感的建筑,觉得有什么东西从背后袭来了。

    希望是我想多了吧,他想。

 

评论(3)
热度(19)

© 圆形监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