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理科生,粗人一只。文力只有5.
正剧爱好者。
全职高手中毒中,最爱王杰希和韩文清。

原谅我一生不羁放纵爱冷逆。

动漫宅,偶像是几原邦彦和伊藤润二。
喜欢的唱见是钢兵和灯油。没有讨厌的唱见。

学过画画。正在苦恼如何在做手书MV的技能树上加点。

【全职高手/多CP】天亮了吗? 01

……为什么我觉得第一章更像个序?

大概刷了一下策轩和叶王?

没看过序章后的话的人请一定要去看。

——————————————————————————————————————

第一章.日下无光(上)

连续受了多天大雨压制的阳光终究还是在傍晚时分随夕阳的西沉而消失在天边的一角,等了许久的放晴也不过是转瞬即逝。街边的路灯陆陆续续地亮了起来,照着行道树挺拔的身影。高高的围墙后,顶着缓缓暗下去的天穹,黑墙白窗的政府大楼如同一座孤堡。

  将车停在围墙内的一处树阴下后,叶修下了车,径直走向孤堡大门的同时还无奈地将嘴上叼着的烟取了下来扔地上顺便踩灭——他可不想被烦人的警卫拦下来。在自动门前出示证件,叶修发现眼前的警卫他一个都不认得,但这并没有让他很在意。

    进入大楼,走进电梯后他输了个密码才得以按亮十九层的按钮。看样子这儿的安保设施更严密了啊,他想,上面的老头子们,太疑神疑鬼会得地中海的。还把第五层在电梯上标成第十九,就这么希望自己在地狱办公吗?

    电梯响起了“叮”的一声以提醒楼层的到达,叶修就这么在心里吐着槽走了出去,全然没注意从自己右侧捧着两个档案袋飞奔而来的少年。

    “先生,麻烦让一——啊!!”

    在少年喊出第一个音节时,叶修的身体便本能地作出了反应:他的眼睛顺着声音来源方向瞄了一下,紧接着整个人迅速地向后退了一步。原本说来,他这是非常有效地给少年让开了路,没想到少年竟跑着跑着,正好在他面前自己绊了自己一下,结结实实地摔倒在地。

    怀里的两个档案袋恰好都没封口,里面的纸张几乎全数掉了出来,“哗啦”一下盖住了叶修视野内的红地毯。叶修发现,从档案袋中掉出的纸张里,有的一角被涂成蓝色,有的一角被涂成红色。似乎是用于区别两个档案袋里的东西的。而且……

    “喂小子,”他皱着眉,“你刚才是……”

    少年正跪在地上揉自己疼痛的膝盖,一听见叶修说话便瞬间打了个激灵似的,连忙用爬的姿势将地上的纸张中正面朝上的都翻了过去,还抬头看了叶修一眼,眼神里全是疑心和戒备。

    叶修看他这样,叹了口气,也不打算问他刚才是不是故意的了。他蹲下身,知道那些纸他不能碰,所以他只得拍拍少年的肩膀:“抱歉啊小子,害你摔倒了。”

    “没事,我自己的错。”少年的神色略有缓和,但表情依旧生硬,“这些……我自己会整理,先生您不用管的。”

    “……那好吧。”叶修站起身,在转身离开前顺便问了句,“为什么不用电脑发文件而是亲自送?”

    “那个人的电脑坏了。”

    “原来如此。”叶修点点头,向左离开。

  

    直到叶修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盖才捷才开始整理散落在地上的纸。他将有蓝色一角的堆成一叠放在左边,而一角为红色的堆右边,然后,他并没有将两沓资料放回档案袋,而是将没有在那一摔中掉出来的纸张全部取出,按纸的一角颜色分放。

    跪坐在红地毯上,盖才捷看着那两沓资料,下意识地做了个吞咽动作。他先抓起了一角为红色的资料放入了手边同样在一个角上涂了颜料的档案袋——但那一个角是蓝色的!同样地,他也将另一沓纸放入了涂料颜色不符的另一个档案袋里。

    他拍拍膝盖站起来,捧着怀里的东西,走出了这个被告知是监视死角的地方。

 

    “请进。”厚重的木门后响起了一个男子的声音。

    “我还没敲门呢。”叶修推开门走进去,“你就那么爱盯着监控画面?”

    “没办法,闲得慌。”在装修风格简洁的办公室中央,办公桌后坐着的男人大大地伸了个懒腰,“老头子们不给工作……啊对了,这儿禁烟。”

    叶修只得收回向口袋伸去的手,哭笑不得地挑眉:“一个发言人也这么狠?”

    说归这么说,但叶修心里明白,李轩不比以前的政府发言人,他的履历没什么大不了的,然而这个人又是身为情报官的自己不得不去留意的。首先,他太年轻,才25岁,却一直平步青云。也许有不少人把他当太子党关系户而不再细想,可稍微调查一下就知道,这个李轩可是个孤儿,由福利院养大的那种,完全没有亲人。而另一方面,他的成绩又过于平庸,以致于他仕途的顺利变得引人怀疑起来。

    更何况他能将“老头子们”这种对国家领导人不尊敬的称呼在政府大楼里直接说出口,就算是叶修,也不过是在心里想想而已。

    “叶修,你好像快要休假了是吧?”正在叶修为不能吸烟而有点忧伤时,李轩用他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木桌板。他穿着看上去有点随便的衬衫和牛仔裤,以斜倚座位的姿势坐在两边墙上满满都是监控画面的诡异房间中央。

    “呃,是啊。怎么,又有什么任务得让我把假挪到国外去休?饶了我吧国外的东西难吃死了,泡面种类还不丰富。”叶修笑着耸了耸肩。

    李轩被他的话逗笑了:“放心,这次老头儿们只是让你在假期中顺便带个新人而已。”
    “带新人?”叶修故意用了极夸张的语调,“让他摸爬滚打自个儿练呗!哥当年也是这样过来的。年轻人就是要多磨练自己,别忘了他可是要和我叶修抢饭碗!”

    “我也是这样上头说明的,毕竟我可不想国安局多一个嘲讽脸的情报官。”李轩摊手,“可是他们说——这不是在磨练他,而是在磨练你。”

    短暂的沉默后,叶修打了个响指:“OK,我同意了,勉为其难地。”
    “你妹啊,这只是向你说明而已,你不同意也得干!”

    这时恰好有敲门声响起,李轩瞄了一眼墙上几十个监控画面中的一个后拍了拍手:“小盖,进来。”

    来人走进办公室时和叶修一同愣在了当场——这正是那个送资料的少年。

    还是叶修先开了口:“李轩,这是新进来的?我以前没见过。”

    “嗯,阿策带进来的,叫盖才捷。小盖,把资料给这位先生。”

    “哦。”盖才捷淡淡地点了下头,将一个角被涂成蓝色的档案袋交给了叶修。四目相对时,他的戒备再次出现在叶修眼底。

    李轩挥挥手叫盖才捷先出去,然后转过头对叶修说:“这是你这次要带的新人的资料,联系方式已经印在上面了,还有一些要求也是。别把你那嘲讽性质满载的姿态和无药可救的烟瘾教给新人!就这样。”

    “那我可管不着,如果他太崇拜哥怎么办?”叶修转身就想离开这禁烟之地,走到门前又停住了,问了一句,“啊对了李轩,你电脑坏了?”

    “是啊,你怎么知道?”李轩心疼地摸了摸办公桌上刻着一道道深深裂纹的显示器,“真的超可惜,就这么不能用了。”

    “因为你连个资料都是人送的。李轩,听哥奉劝一句,和吴羽策之间的事,别太激烈,你可没多少显示器的报修机会用来浪费。”
    “你!!你你你你——!你怎么……”
    “别忘了哥是情报官,哈哈哈——”叶修大笑着走出办公室关上门,留李轩一人在里面涨红了脸地气急败坏。他在离开前,看见了站在门边的盖才捷。

    盖才捷有点疑惑地看向那扇厚重的木门,后又转过头来注视叶修的脸。

    “怎么了盖才捷?或者,你习惯别人叫你小盖?”

    “没怎么,先生您随便叫。”依旧是淡然的点头。叶修看着盖才捷第二次走进办公室,皱了一下眉。

 

    走出政府大楼后的第一个瞬间,叶修熟练地掏出香烟并点上,在夏天的夜风中惬意地吞烟吐雾。他今年28岁,学会抽烟已经超过十年,抽烟的样子老被人说像个颓废的死宅。可实际上,他第一次接触大片大片的烟雾,却是在战场上。刺眼的火光,呛鼻的硝烟,一个个年轻鲜活的生命冒着枪林弹雨奔跑。也就是因为这一段经历,他比国安局的其他情报官更像“猎犬”——不但鼻子灵敏,而且身手矫健,拥有足以切断骨头的獠牙般的攻击力。

    坐上自己停在树下的车子并发动时,叶修看见停在自己右侧的车正准备离开。黑色的外形,庞大的钢铁身躯,他都熟悉得很。于是叶修摇下右边的车窗并伸出放在车上的长伞敲了敲对方的玻璃,喊了一句:“哟,老韩,这么巧?”

    黑色的车在后退过程中停住了,驾驶座旁的车窗被摇了下来,露出了面容凶恶的男人的脸。怎么看,这都是副总会被保安拦下来的形象。

    身为高级军官,却年仅29岁的韩文清。十年来,叶修的记忆中有关战场的部分,这个男人都在,而且还战绩显赫,分外耀眼。有着“猛虎”之名的韩文清总是令人又敬又畏,不过叶修是例外之一,毕竟和人熟了以后表现得没脸皮才是他的本色。

    “你也受到发言人的召唤了?”叶修向空气中吐出一口烟雾,同时将手上的伞放回原处,“还是说,我们的‘猛虎’先生有幸被上头亲自请喝茶?”

    “……是吴羽策。”低沉浑厚的声音,和韩文清的脸搭配起来很容易让人误会他在生气,“至于说了什么,你听不得的,我也不想说。”

    叶修点点头表示理解,复又问道:“听说老孙的位置终于有人能顶下来了?”

    “没错,一个叫于锋的小子。”韩文清思考了一下后说,“太像孙哲平,不是什么好事。”

    发动机的声音再度响起,韩文清开着车向后退,并在关上车窗前抛下了一句:“我不像你闲得能带新人,还有,你带出来的情报官,最好别让我有机会和他合作。”黑色大车就此绝尘而去,扬起的烟堪比叶修贡献出的PM2.5。

 

    叶修坐在车里,想着韩文清被叫去找吴羽策的事。在现今的政府里让身为情报官的他凭直觉去留意的人,除了李轩就是吴羽策。和前者如出一辙的年纪轻轻的政府发言人,成绩不突出,却也没有背景——他们甚至在同一间福利院长大。要说区别的话,也不过是吴羽策的性格强硬些而已。

    没办法的事,国家治理得越来越好,形象却越来越神秘的政府,也不能怪他在可能不必要的地方留心眼。

    思考间,叶修看见了放在副驾驶座上的档案袋。他拿起并打开了它,抽出了里面厚厚的一沓资料。

    “我的天,这哥儿们长得挺有个性啊。”

    资料的第一页上贴着一个年轻男人的照片,肩膀略窄,气质很干净。但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他的眼睛:右眼不算小,但左眼比右眼明显大了一号。而就在照片的正下方,印着一个宋体的名字:王杰希。

    “王杰希……有意思,看样子带新人的任务干起来或许不太坏?”叶修在心里默读了几遍这个名字,轻轻地笑了。把烟摁在了车内的烟灰缸里,他终于开动了他的汽车。

    银白的车如一尾箭鱼,行驶在了夜色里。

 

评论(7)
热度(39)

© 圆形监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