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理科生,粗人一只。文力只有5.
正剧爱好者。
全职高手中毒中,最爱王杰希和韩文清。

原谅我一生不羁放纵爱冷逆。

动漫宅,偶像是几原邦彦和伊藤润二。
喜欢的唱见是钢兵和灯油。没有讨厌的唱见。

学过画画。正在苦恼如何在做手书MV的技能树上加点。

【全职高手/唐方】时之器 - 无锋篇(六)

比较短的过渡章,比上一章短了三千多字,开始卡文了好痛苦……

看原作的时候就觉得唐昊的执拗和没头脑或是一根筋还是有区别的,有些事他想到了,也不一定会很好地调整自己的态度,这是性格所致的

————————————————————————————

“邹远,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唐昊皱着眉抬头问道,而眼前的发小却不似往常那样在别人和他说话时礼貌地注视着对方,而是微抿着唇,上下打量着唐昊身旁的方锐和赵禹哲。

“这个问题我也想问你来着,”在短暂的几秒沉默过后,邹远终于低下头和坐在地上的唐昊四目相对,同时扯了扯嘴角,没什么感情地笑了一下,“那天晚上过后我们再也没见到过你,都以为你也被那些刽子手杀了……你是怎么活下来的,又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呢?还有,这两位我以前从没见过,你不打算介绍一下吗?”

邹远真的变了,唐昊终于在心中确认下来,因为从前的邹远是不会这么跟他说话的,那语气和神情,都带着一种仿佛想要试探什么的刻意感。当然这种刻意感在不久前高英杰向他提问的时候他也有感觉到,然而两者之间又是不同的。

高英杰那是好像心里隐瞒了一些东西,而邹远则是似乎背负上了一些东西。

“那天晚上,我追着想要偷偷爬上西山的入侵者,结果中了你们放的毒箭——不过我明白的,这不是你们的错。”唐昊从地上站起来,稍稍斟酌了一下词句后说道,“然后是在一旁的他们把我救起来的,一路上背着我下山,到了西山的另一面后再给我进行正式的治疗。”

“在一旁……吗?”邹远面无表情地扭头注视那被他反复打量过的两人,“这么说来,他们就是那天晚上入侵百花谷的人咯?”

“……嗯。”唐昊点了点头,随后继续说,“但他们只是收钱办事,想去帮雇主盗取百花谷西山上的宝藏而已——外面的世界里有这个传说。那些入侵百花谷的铁骑军完全在他们的预料之外,而且他们确实救了我,所以……”

“所以你是希望我不要把他们和那些刽子手视为一路人吧,放心好了,我还没有那么不讲道理,毕竟是他们让你活下来的。”邹远的脸上终于出现了当年的他经常有的笑容,但是却转瞬即逝,“跟我来吧,我们百花谷的人并没有死绝,那天晚上有相当一部分人通过村长房子里的密道躲进了这里。既然你活着就去见见他们吧,也省得让他们继续为那天晚上明知道你就在山上还放箭的事而愧疚。”

说完他便转过身朝着通往左侧的一条隧道走去,走到半途上回头去看依旧在原地呆立着不动的唐昊:“怎么了?你应该也很想念大家吧。”

“……嗯,我知道了。”唐昊缓缓点了点头,向着邹远的背影走去,但那股微妙的预感依然堵在心口。

然后就在他踏出湖泊中心的孤岛,走上四周的石板小路的时候,已经走到隧道口的邹远左手握拳往墙上一块凸起的石头猛地一砸!接着那种金属摩擦的铿锵声再次响起,唐昊在耳朵听见后的下一个瞬间连忙转身往回奔跑,并在同时向着方锐伸出手,想要把他拉出铁笼的下落范围。

糟糕,我应该去拉之前消耗过度的赵禹哲的,唐昊这时候在心里想着,以方锐的脱身能力我这么做可能反而是在给他添麻烦。

但是方锐的行动却出乎他的意料——他并没有躲闪,反而是一手按住想要起身的赵禹哲的肩膀,一手向着唐昊的方向就是一挥。唐昊只觉得眼前一小片阴影掠过,随后右肩就是一阵刺痛,导致他的行动一滞。而就在他的脚步放慢的这个刹那,孤岛正上方的铁笼坠落到了地面上。

“方锐你为什么……”唐昊把视线从插在肩上的手里剑移到年轻的盗贼脸上,伤口的疼痛以及内心的阵痛都使他不由得咬紧了牙关。

“乖乖跟着邹远走吧,他既然是你的朋友,就肯定不会害你的。”方锐的脸上却是一如既往的轻松笑意,仿佛刚刚甩出凶器的不是他一样,“我和小赵待在这儿又不会没命,就是不能出去而已,没啥损失的事,你用不着担心的。还是赶快跟上去把伤口处理一下吧,这次就算我理亏了,你回来怎么找我算账都行。”

“他说的没错。”邹远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站到了唐昊的身后,“快点走吧,你的伤口给莫楚辰处理一下应该很快的。”

说完他便拉起唐昊的手臂往隧道口走去。唐昊只得被他拉着走,但临走时还是咬着牙回头望着铁笼下的孤岛上方锐所在的地方,脸色苍白。

 

“你的手在抖啊,大半辈子混江湖的老油条多久没有这样过了?”目送唐昊和邹远消失在隧道尽头后,赵禹哲才站起来注视着方锐的背影说道。

“哈哈哈,也没有很久啦,”方锐干巴巴地笑了几声,“当年我冒着手筋断裂的危险用匕首把蓝溪阁那边射过来的箭一支支挡下来的时候我的手也是抖过的。”

赵禹哲在听到这个回答后低头沉默了一阵,然后又问道:“你觉得那个叫邹远的,怎么样?”

“他是唐昊拼了命也要回来寻找的家人之一。得知他还有其他百花谷的人还活着,唐昊一定是非常开心的,只不过他并没有来得及表达……我相信他会好好对待唐昊的,而唐昊重新见到家人们也是件皆大欢喜的事,这都不需要我们掺和。”

“我不是问你这个!”赵禹哲的声音拔高了,“你不觉得那个小鬼有古怪吗?见到原本以为死去了的朋友都没有流露出多少欣喜的感情,讲话间还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毕竟我们是他不了解的江湖人士,在我们面前有所戒备很正常。”方锐依旧透过铁笼望着唐昊离去的方向,“不过他的戒备表现得很刻意,应该不是他本身的性格所致。”

“你是说,他是因为百花谷发生的变故而不得不那样?”

“大概吧,不过那样我就更加放心了,那小鬼的城府还处于一种揠苗助长的状态,这样的人肯定不会对唐昊不利的。”方锐终于转过身面对赵禹哲,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我们就在这儿坐着等人家来解开机关吧,反正我个人是不介意和这口棺材待在一块的,里面又不是什么恶心人的尸体。”

赵禹哲讶异地看着方锐:“你就打算老老实实坐着干等?”

“不然呢?”方锐歪着头耸耸肩,“我们可是唐昊带着来的,如果我们有所异动然后被发现的话可能唐昊的处境就会变得尴尬啊。”

“……我以前认识的方锐,就算有可能牵连到别人也会选择先让自己处于不那么被动的位置啊。”赵禹哲也面对着方锐席地而坐。

“万事讲究的是随机应变嘛,小赵你用不着那么死板……”

“不是我死板而是你不对劲,无论是刚才的那一枚手里剑还是你现在按兵不动的状态。”打断了对方的话后,赵禹哲直视方锐的眼睛认真地问,“方锐你就老实说吧,你是不是太在乎他了?”

噗嗤地笑了一声后,方锐连忙摆手道:“喂喂喂‘太在乎’是个什么形容啊,唐昊也是我们呼啸山庄的人耶,同伴之间哪有什么‘太在乎’的。”

“得了吧你对他的感情明显不是对同伴的。”赵禹哲拍了一下方锐摆动的手,“你和老林不是老教训我说我察言观色的能耐不够吗?就当你们教训的是好了,既然我都感觉到了那就肯定是你当局者迷没错。”

“我当局者迷,那你就旁观者清了?”方锐玩味地看着面前的赵禹哲,“那你说说看我对他的感情如果不是对同伴的那种那么还能是哪种?哦如果说是一个月前那次闯入百花谷的任务所导致的愧疚感的话,那我承认是有夹带着一些的。”

赵禹哲的神情纠结成了一团,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但是又不确定该不该说出口。

方锐看着他纠结的表情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啦管他呢,听我的,就在这里等着吧。”

 

“你为什么要那么做?”被邹远拉着左臂往隧道的另一头走去,唐昊看着发小有点陌生的背影忍不住开口问道,“如果真的是不想让他们知道什么事,那就叫他们在原地等着就好啊。方锐他们真的不是什么坏人,要知道如果没有他们出手相助我早就死了……”

“我知道,我还知道如果没有他们出手的话百花谷的处境大概不会是现在这样。”略微颤抖的声音打断了唐昊的话,邹远走着走着便放下唐昊的手臂,脚步也停了下来,“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找莫楚辰。”

唐昊这才发现他们已经走出了那条隧道,进入了另一个偌大的房间里。和外头那被石壁包围的场景不同,视野里的四周都砌着砖墙,地面也被打扫得干干净净,房间的中央摆着张大木桌以及好几把椅子。隧道出口正对着的方向处又有三条走廊直通向未知的区域里,而此时刚刚说完话的邹远便是顺着正中间的那条向内跑去。

注视着邹远暂时离去的背影,唐昊突然感觉自己右肩上的伤口愈发地疼了起来。他不由得拉开一把椅子后在桌旁坐下,缓了缓一阵子气之后左手慢慢地拈住插在肩上的手里剑,思考着要不要先咬咬牙将这枚暗器拔下来……

“先不要动它!”一道声音阻止了他的想法。唐昊扭头望去,发现莫楚辰正背着一箱子药向他小跑过来,而在他身后的不只是邹远,还有许久不见的张伟。和那晚之前相比,这些百花谷的伙伴们的面色都明显憔悴了一些,像是经过不少操劳。

唐昊慢慢松开了拈在手里剑上的手指,任由莫楚辰蹲下来为他看伤口。

“这上面应该是没有涂毒的,那就好办了。你忍着点,我马上帮你把它拔下来。”莫楚辰示意唐昊脱下上衣,然后稍稍在伤口附近按压了几下,并一手按着唐昊的肩膀一手正握住手里剑的柄,随后却抬起头对唐昊打了个有点迟来的招呼,“唐昊,你还活着真好,好久不见。”

唐昊愣了一下,刚想同样笑着回答一声好久不见,莫楚辰便趁着这种没有防备的时机右手用力拔出了插入唐昊肩膀的利刃。鲜血在一瞬间喷涌而出后又迅速地被莫楚辰用纱布按压并进行止血处理,唐昊想张嘴叫出声来却又在倒吸一口气后咬牙坚挺着,直到莫楚辰用绷带一圈圈地缠住了他的伤口并打了个结,他才松开牙关,低低地轻喘着气。

“还好,伤到的地方相对来说不是特别要紧,养好之后对肩膀活动不会带来任何影响。”莫楚辰把药和绷带都放回药箱后站起来,也找了一把椅子坐下,“你这是怎么搞的啊?还有,这一个月你都去哪儿了?我们找不着你,都以为你死了。”

“比起这些,我更想先问邹远和你是在什么情况下碰上的,唐昊。”木桌的对面,同样坐在了椅子上的张伟带着微笑注视着许久不见的同伴,“刚刚邹远是听见了机关发动的声音然后跑出去的,但是我记得那些机关里并没有手里剑。”

这时候靠着木桌站立的邹远淡淡地开了口:“那手里剑是他带来的同伴的东西,为了阻止他被机关捕获才狠下心伤的他……唐昊他那天晚上中了我们百花谷的毒箭,是那群想要硬闯西山的入侵者救了他,背着他翻过了西山去了外头。这次他回来也是和那群人中的两个一起回来的。”

“那些……入侵者?”莫楚辰看向唐昊的眼神瞬间变得很是复杂,“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还有,唐昊你又为什么要和他们一起回来……”

“而且你们如何找到通往这里的密道我大概心里有数,但你们是怎么再次进来的?”张伟若有所思地用手指敲着桌子,也说出了自己的疑问,“这个地下密道里能够看到外面情况的地方还是有不少的……而根据我们躲藏在这里暗中观察的情况来看,外面的军队依然守备森严,外人想要进来应该是不容易的,就算偷偷进来了要完全避人耳目地跑到村长家更是几乎不可能的事。”

听着他们的发问,唐昊低头沉默着。伤口在隐隐作痛,而闭上眼睛浮现的画面是方锐隔着铁笼站在他面前,对着他微笑。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讲……就按照顺序一点点说吧。”唐昊用左手挠了挠头,“不过我说完了就该你们了,这个密道是怎么回事,外面的那口棺材里面的男人是怎么回事,还有那天晚上后来发生了什么。”

“先等你说完吧。”邹远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评论
热度(2)

© 圆形监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