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理科生,粗人一只。文力只有5.
正剧爱好者。
全职高手中毒中,最爱王杰希和韩文清。

原谅我一生不羁放纵爱冷逆。

动漫宅,偶像是几原邦彦和伊藤润二。
喜欢的唱见是钢兵和灯油。没有讨厌的唱见。

学过画画。正在苦恼如何在做手书MV的技能树上加点。

【全职高手/唐方】时之器 - 无锋篇(五)

上一章是解释了标题里“时之器”的概念,这一章算是交代了“无锋”的概念吧……其实和原作里的概念也差得不是太远啦

因为我不是什么有创造力的人,所以文中的招式其实都是原作里出现过的技能,顶多在效果上根据剧情需要有所修改

开学了写文进度就变得超级慢呢……

————————————————————————————

时隔将近一个月,唐昊将要再次回到百花谷。然而现在正站在百花谷东面的入口处的他所感到的心情并不是激动而是复杂——因为看着眼前陌生的场景他才意识到,自己至今为止的人生基本上都是在百花谷内部渡过的,而这是他第一次从外部向内看着他的故乡。

“想什么呢?”方锐从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没什么。”唐昊摇了摇头,皱着眉头盯着前方正和百花谷入口处的守卫交谈着的高英杰的背影,“只是觉得这小子不简单啊,好像那些大叔们都挺听他的,可他看起来还没我大呢。”

“不只是看起来,他就是没你大。”赵禹哲在一旁双手抱胸说道,“虽然他一直坚持说自己不过是沾了有兵权的父亲的光,但其实他根本就不是什么二世祖,我跟他交手都不一定能打过的。”

“也许是因为你没遇见过拿扫帚当武器的人呢,”方锐好奇地注视着少年的背影,“刚刚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他是坐在扫帚上飞下来的吧,我以前可没见过这种移动方式。”

赵禹哲正打算说什么的时候,就见到高英杰和入口处守卫结束了谈话。手持扫帚的少年转身向他们走来,带着腼腆的微笑说:“我跟他们都说好了,带你们进去可以,但是你们要出来的话必须由我带着出来。不要擅自乱跑,否则里面的巡逻兵可能会当你们是溜进去的。”

“好的,谢谢你,高英杰。”赵禹哲对着少年点了点头,随后跟方锐和唐昊说,“我们走吧。”

唐昊和方锐对视一眼后,跟随着高英杰,在早晨的阳光下,踏入了百花谷的土地。

这次行动是唐昊的私事,所以除了方锐和赵禹哲外,呼啸山庄的其他人包括林敬言在内,都没有选择和他一同前来。清晨他们出发的时候方锐还和林敬言发生了意味不明的争吵,不过他们的言辞都一致否定了那其中和唐昊的关系,于是唐昊也没有特别在意。

毕竟他眼下所要去做的,是寻回自己的家人。

 

虽然早已做好心理准备,但是再次见到百花谷的景象的时候,唐昊的心头还是忍不住涌上了一些情绪。因为此时的百花谷和曾经的样子相比已经面目全非,不仅仅是多了四处巡逻的士兵而已——

大人们每天辛勤耕种的农田上布满了战马的铁蹄印,上面躺满了蔫蔫的乱草;以前村长每个月都会安排全村的人好好地清扫并修葺房屋的,而眼前的一排排屋子明显经历了打斗,木门被暴力地扯下来摔在地上,屋顶上插着冰冷的箭矢;地面上和墙上都有凝固的血迹,同时又不见任何一个熟悉的人影;百花谷南北两侧的森林被大面积地砍伐,已然全无生机,只剩下一个个巨大的冢,令人不安地存在于堆叠的枯叶间。

一场洗劫,令得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的百花谷,仿佛经历了人去楼空的漫长岁月。

唐昊走在乱草间的小路上张望着四周荒芜的景象,不由得攥紧了拳头,而身旁的方锐和赵禹哲也都面色凝重,三人一时间沉默不语。

“高英杰,我问你,”一开口,唐昊的声音低沉得可怕,“那两边的森林为什么要大片地砍掉,还有原本住在那里面的动物,都上哪儿去了?”

“咦,你好像挺了解的啊,为什么呢?”高英杰依旧笑得腼腆而礼貌,但他却仿佛是在刻意反问此时正脸色阴沉的唐昊一样。

眼见得唐昊的神情变得更加可怕,方锐只好在这个时候插了句嘴:“其实他以前被强盗打伤过躺在荒山野林里,是百花谷的人在每月外出贸易结束打算归家的时候顺便把他扛了回去的,因为百花谷的人救过他的命,所以他这一次才主动请缨过来找人……”

他说着说着声音便逐渐低了下去,因为他发现自己下意识编出来的理由和当初他们混入百花谷的理由是相当相似的。

“原来是这样啊。”高英杰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露出了有点抱歉的神情,“我是之后才被编到这边的队伍中来的,听说他们一开始进入百花谷的时候以为到了这么个偏僻地方就可以为所欲为,再加上森林里的动物会主动袭击人类,对我们的搜查工作有所阻碍,所以就砍了能让它们藏身的树,并把那些动物都烹煮了作军队的食粮……”

“这就是你们所谓有意争取天下的微草的军队教养吗?!”唐昊伸出手去想抓高英杰的衣襟,却中途被方锐攥住了手腕。

“对、对不起……”高英杰视线低垂,嘴唇微抿,似乎有点不敢直视唐昊的眼睛,“我也不知道会这样的,等我父亲派我来这边时我才得知这件事……那、那些肆意杀生为食的士兵我都严惩他们了,还叫他们给那些剩下的动物尸骨安坟冢,所以请不要生气了……”

唐昊看着高英杰低着头道歉的样子慢慢放下了抬起的手臂,稍稍稳定了情绪后说:“算了,毕竟这不是你亲自干的……不过我还想问一下,百花谷原本的居民呢?他们现在在哪儿?”

说完这句话他就感觉到不对劲了。在他话还没说完的时候身后的赵禹哲脸色就开始发白,面前的高英杰神色也略微僵硬,眼神不知道瞟向何处——但是这些都不是引起唐昊注意的,所谓的气氛凝重他也不会那么快察觉出来。

令唐昊产生疑心以及不详的预感的,是方锐。方锐那原本为了阻止他的冲动行径而攥在他手腕上的手没有在他放下手臂的时候马上松开,而在他问到百花谷的村民下落的时候,那只手缓缓地从他的右手腕处往下移,在他的手掌里轻轻捏了一下后才松开。

唐昊没有转头看身旁的方锐的表情,但方锐的行动给了他预感。

他是不敏感,但他在意方锐表现出的想法。

“原来你不知道啊……”高英杰很勉强地笑了一下,“那天我们的军队进入百花谷之后确实有见到百花谷的村民,不过均在卧房内呈沉睡状,而一去探鼻息便发现他们都已经死亡了……而且死状异常奇特,面部发紫且身躯僵硬不能扳动,随军大夫的判断是毒药所致,至于那是何种毒药、为何全村人都会中那种毒则无法查明……然后我们不打算再在死者身上追究什么来打扰他们的安息,就把他们都埋在森林里了……”

在他说话的过程中,唐昊没有像之前那样瞬间暴起。他只是身体稍微颤抖了一下,眉头蹙起来,抿着唇慢慢闭上了眼睛,让自己的视野沉入一片黑暗。

“让他先静一静吧,毕竟他还是对这片土地很有感情的。”在黑暗间他听见方锐语气郑重地对高英杰说,“我留下来陪他,你们先去找人如何?不要走太远就成。”

 

“虽然我是很想先长篇大论地安慰你,但是现在的情况已经不是我能和你随便聊天的时候了。”方锐将一只手攀在唐昊的肩膀上,在他耳边低声说,“撒出去的谎如同泼出去的水,无论你再怎么心痛你也不能让那个小鬼察觉你其实是那天晚上才离开的百花谷,而且是被我们带出去的,知道吗?高英杰毕竟是微草的人,在他面前露出马脚没有任何好处,而且就算那么多的人都死了,既然他们还在寻找就代表可能还有人活着——你好歹为他们想想!”

唐昊除了咬了一下下唇外依然没有动作。

方锐看着他的脸色叹了口气说:“光顾着悲伤的话什么都干不了,还不如光顾着恨呢……要不这样吧,毕竟百花谷变成这样我也有责任,你就恨我吧,恨我的话就好好活着,等离开这里之后我再任由你收拾……”

“我不会恨你的。”唐昊终于说话了,虽然是这么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句。

“你也应该恨我了,之前我是说了一笔勾销,但这次确实是我没事先把这里的情况告诉你。”方锐走到唐昊的跟前,双手放在唐昊的双肩上,然后抬起头来正视唐昊的双眼,“微草的皇帝也好时之器的传说也好那些不是太遥远就是太缥缈了,你要不就放下这些心思安心找剩下的人,要不就朝我发泄,怎样都行,算我求你了……”

“我说了不会!”唐昊终于还是吼了出来,他睁开眼睛怒视着方锐,“很多事我之前根本都不知道,毒药的事也好,百花谷的人大部分都已经不在了的事也好,还有这里遭受的一切——我看到之后听到之后已经觉得很难受了,我不想再让难受的事增加一件,所以你那种想法就打住不行吗!!”

他青筋暴起地吼出了最后一句话后喘了喘气,眼前是方锐愣神的样子。唐昊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拍开了方锐放在他肩膀上的手,然后越过方锐向不远处的赵禹哲和高英杰走去。

看着他的背影,方锐有点纠结地挠了挠头:

“他的意思是说,恨我也是会让他难受的事吧……不过那样也好,毕竟真成那样的话我也会很难过的啊……”

 

他们四人在已经显得有点荒凉的百花谷内搜寻着,几个小时间都维持着一种微妙的凝重感,而结果也是理所当然的一无所获。每一间屋子都是空的,而森林和山脚处也早已被微草的士兵们搜了个遍,增加了几个人也毫无显著作用,倒是巡逻兵们有的已经开始认得唐昊方锐和赵禹哲,还会顺便给他们带干粮和水。

“唐昊你有什么想说的就现在说吧。”站在一角屋檐下歇息的方锐两眼望向那边刚被一个士兵叫过去谈话的高英杰的背影。

被发现了啊……唐昊这么想着,随后低声跟方锐以及赵禹哲说:“我想去村长家看看。”

“哦,那位看上去最严厉的老先生啊。”方锐回想了一下那时在百花谷里见到的长辈,“去他家做什么?有什么重要东西的话大概早就被微草军找到了吧。”

唐昊摇摇头:“不,我在找人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了,小时候村长带我和邹远还有村子里的其他小孩去他家,给我们看了一个很隐蔽的藏在墙里的暗格,说是哪天如果百花谷出了什么大事就动一下他房间里的机关打开它,里面会有写着要怎么做的竹简……那时候大人们正因为向外发展贸易行当的事和长老们争吵得不可开交呢。”

“那现在的百花谷确实是出大事了啊。”赵禹哲喝了一口巡逻兵带来的水,“不过那个抽屉也有可能在铁骑军入侵的时候就被他们打开了啊。”

“确实有这个可能,不过我还是想去看看。”

“那必须得不让高英杰跟着啊……”方锐低头思忖了一下后问唐昊,“你们村长的房子是哪一个来着?”

唐昊越过方锐指了指他身后:“这儿开始往西边去,到三间屋子就是了。”

“明白,高英杰那边我去说。”方锐从坐着的木箱上跳下来,然后快步走到那边正和人交谈的高英杰那里。高英杰似乎在和那位士兵谈论着什么很重要的事,两人的神情都异常严肃,士兵的手里还拿着一张图卷,上面写的东西从方锐的角度根本看不到。

“小高啊,我们打算继续去找人了。”方锐从身后拍了拍高英杰的肩膀,“就在西侧那一块,反正那里的巡逻兵都已经认得我们,就不劳烦你跟着了——而且你看着也像是有什么事要忙的样子。”

高英杰想了想后点点头:“那好吧,不过你们出去时还得我带着,所以还是定下个碰面的地点吧,你们打算离开了就在那里等我。”

“那就谢了。”方锐咧开嘴笑了,左手指向脚下的道路延伸的一边——

“就约定在从唐昊他们休息的地方往那边走的第三间房子,如何?”

 

在唐昊的记忆里,村长的家是整个百花谷最大的房子,里面有着满架子的年代古久的藏书,抽屉里也有许多写着娟秀文字的竹简,仿佛在告诉他们曾经住在百花谷的人过着的不是和他们一样的人生。

而现在村长的家里早已人去楼空,到处是翻箱倒柜的痕迹,那一排排的书卷更是不见了踪影。

“可能是他们觉得对百花谷始终知道得太少,所以也想从那些文书中了解些什么吧。”赵禹哲慢慢把倒在地上的书架重新扶起来,“……话说你找到那个开关了没有?”

“等一下吧,不一定很快能碰到。”此时的唐昊正趴在地上,手轻轻地从左到右敲着大床一侧的那些细巧的雕花,“毕竟上一次见到这个开关还是因为在我小时候村长一时高兴,现在我就模糊记得是这个位置……啊,好像就是这儿!”

他这么说着敲动了一块桃花状的雕刻,然后下一个瞬间,那朵花开始缓缓往下沉,与此同时床所靠着的墙上的一大块青砖也开始向内凹陷,最终当这机关的运作终于停下时,呈现在三人眼前的是墙上的一个中空的暗格。除凹陷的那块外旁边还有一块墙砖的背后是中空的,似乎被用于放置什么物品。

唐昊将手伸进去摸了一下,随后将手抽出来说:“里面没有东西,大概那时候他们趁乱还是拿到了那束竹简吧。”

“这样啊……也好,至少证明那时候百花谷的人没有完全陷入慌乱。”方锐走上前去,也将手伸进暗格内摸索,“不过这机关还真是出乎意料啊,说不定真是当年剑帝所创立的百花谷一门所留下来的……咦?”

他在摸索的过程中突然发出了一声疑惑,然后对身后的唐昊和赵禹哲说:“这个原本应该放置竹简的空格里好像有个可以扳动的开关,在最顶上的地方。”

“用一下力能扳动吗?”赵禹哲问道。

“我试试看。”方锐稍稍用力,将那块石头绕着其中心拧转了一百八十度,“行,完全能扳动……”

他的话音未落,他们脚下的地板便轻微地震动了一下,引起了三人的警觉。接着是木板移动时发出的嘎吱作响的声音,他们沿着声音来源看去,便看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景象:那张放置在屋子角落里、多年来仿佛已经和墙壁以及地板融为一体的床铺正缓缓地从正中间裂开,两边的床板向内的一侧均慢慢向下沉,竟是一个未知的入口。从那个入口向下看去,一条石筑的台阶向下延伸,下方是一片幽深的黑暗。

“唐昊,”这一片惊诧的沉默是赵禹哲首先打破的,“虽然不知道你说的那个竹简里写的是什么,不过我觉得很有可能说的就是这个……”

“我也这么觉得,”方锐点点头后看向唐昊,“下去看看?”

“那当然。”唐昊毫不犹豫地说。

 

方锐点燃了从呼啸山庄带来的火折子,三人在火光下沿着石阶一路往下。他们一开始也思考过如何不让外面的微草军发现这个入口,结果就在他们刚向下走了几步后,那两片床板便缓缓地在他们身后合上了。他们在面面相觑之后也只得继续向着那未知的一片黑暗中走去。

而当他们终于走完那段台阶时映入他们眼帘的,是一番别有洞天的景象——

钟乳石在头顶上高高垂下,石壁上煤油灯那照明的火光摇曳着,连带着人影也在壁上摇摆。整个地下的空间偌大,一片开阔,四周岩堆成坡,半空之上吊桥为廊,道路呈放射状延伸向四方,有潺潺的水从高处沿石壁流下,在视野中心处形成一片湖泊。

湖泊的四周有石头堆起的小路由岸边往中心延伸,而就在那个正中有一个小洲,上面孤零零地摆放着一口大棺材,看上去令人不寒而栗。

“想不到百花谷的地下还有这种地方,”方锐用手摸了摸身旁的石壁,“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拓出来的呢?”

“那正中央的棺材……是什么情况?”赵禹哲稍稍抽了口冷气,“应该不会有人葬在这里吧?还是说,是被人供奉在这里的?”

“我们去看看。”唐昊和方锐对视了一眼后,转头就往那面湖泊走去。

结果走在最前方的唐昊刚踏上石子小路的那个瞬间,金属摩擦的铿锵声于头顶短暂地响起,方锐和赵禹哲警觉地抬头张望,却是看见一个巨大的铁笼从上面直直地坠落下来!

方锐也来不及提醒唐昊就立刻凝神进入了潜行状态,以大幅度增加的速度拽起唐昊的手臂往湖中心的方向掠去,同时一阵法术波动在空气中扩散开,赵禹哲使用了瞬间移动越过方锐向着前方腾挪了几大步。唐昊只觉得眼前的视野飞快地转向并往后退,等到自己终于看清眼前的景象时便是随着一声巨响,沉重的铁笼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他们的身后电光振动着,赵禹哲在瞬间移动与元素之力的作用下缓缓地从半空中落下,然而不等他的双脚落地,两边的湖泊水下便猛然窜出四条血蟒,露着毒牙吐着红信子朝着小路上的三人噬咬了过来。

这次唐昊有了心理准备,手佩利爪往前一招“双月牙”疾攻,两记月牙般的光芒直取向血蟒的喉舌,而这时方锐也放下了抓着唐昊手臂的手,背对唐昊在几段空跃后从腰间掏出匕首一记瞬身刺后紧接着转向瞬发了穿心刺直捣另一条血蟒的要害。鲜血随着野兽的嚎叫喷发而出,雨一般地下,将原本清澈平静的湖面染上了血腥气息。

“小赵,放火!”方锐从空中跳下的同时大吼了一声。只见在如雨的鲜血浸满湖泊的下一个瞬间,如雨的箭矢也从天上飞快地落下,抬头望去就是群密密麻麻的金属色泽的雨点。赵禹哲全神贯注后开始吟唱,随后虚空中燃起熊熊的火光,烈焰组成凤凰的形状顺着赵禹哲的楠木手杖所指朝着箭雨仰头冲了上去,一时间所有的箭都在火之鸟的吞噬下燃成灰烬。而赵禹哲在方锐的眼神示意下,慢慢后退,不久后手一挥解除了术法并和方锐以及唐昊一起往湖中心的小洲奔跑,这时虽然依旧有些许箭雨在他们身后从天而降,但威胁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大了。

“我、我就知道……”在湖中心的小洲上,方锐双手扶着膝盖喘着气,“这些陷阱的存在……就是为了不让外人接近这口棺材,也、也就是说,越靠近这儿就越不会被那些陷阱攻击到……”

“原来如此……”也在顺着气的唐昊有些担忧地看向几乎要瘫坐在地上的赵禹哲,“你……你没事吧?”

赵禹哲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刚才在瞬间移动后持续的火之鸟术法消耗了他很多力气,而且在跑到中心小洲来的路上他还为了保险起见吟唱了火墙和冰线,因而现在的他整个人都处于一种疲乏的状态当中,有种体力正在流失的倦累感。

“话说这口棺材里面装着的是什么啊?”唐昊皱着眉头看向这个位于小洲中心的奇异的放置物,“要不打开来看看?”

“喂喂喂你可得做好心理准备啊,”方锐在他身后提醒道,“如果里面装着尸体的话那卖相可是极其恐怖的。”

他的话还没说完,唐昊便低头一用力,打开了棺材的盖子。这一切轻松得出乎他的想象,在此之前他还提高了警觉看了看四周,提防有自己一打开盖子就会启动的陷阱机关——结果并没有。唐昊在一阵异样的安心下把盖子放到一边,仔细看向了棺材的内部……

“这是……谁啊?为什么会在这儿?”

听见唐昊疑惑的声音后方锐也走到他身旁去看,结果他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棺材里躺着的并不是什么毫无生气浑身冰冷甚至开始腐烂生蛆的尸体,而是一个面色如常、仿佛就是睡着了一般的成年男子。男子安静地正躺在棺材里,肩上围了件暗黑色的长披风,除此之外上身完全赤裸,露出壮硕的肌肉以及一些一般是习武之人才会有的旧伤疤。他双目紧闭并双手合十,胸前抱着一把连鞘巨剑,剑鞘是色泽偏暗的皮革制成的,上面的一小片金属上刻着几簇花朵。

“唐昊,”方锐转头问道,“你们百花谷里有这个人吗?”

“不,我从来没有见过他。”摇了摇头后,唐昊伸出手去,打算碰一碰棺材里的这个男人,“更不知道他是死了还是活着……”

他的话音未落,便有一支箭矢破空朝着他们直射而来。方锐听见破风的声音后便在扭头的同时一挥右手上的匕首,虽觉得虎口发麻也还是将那支箭硬生生挡了下来。

“什么情况?!”唐昊吃了一惊,右手不由得再往前伸去,眼看将要触碰到男人怀里的巨剑。

而这时候突然有一阵巨大的法术波动在整个地下空间中扩散开来,棺材里的那把巨剑骤然发出刺目的红光,随后是四射的电弧撕裂了他们的视野,还带着仿佛兵戈交接的金属在摩擦下嘶叫的声音。那口棺材仿佛成了个风眼,一阵狂风以其为中心向四周扩散,让所有人都睁不开眼睛。

待到这阵风终于停下的时候,棺材里的人依旧沉睡着,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而刚刚还站在棺材旁的唐昊这时却已然是坐在了地上,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的右手——那股波动所带来的一切异象,都似乎是要把他推离开来,尤其是自己触碰到那把巨剑的右手。虽然那完全没有给自己带来伤害,但那种力量的威慑却很是令人印象深刻。

“真想不到会有外人来到这里……不过唐昊你还活着,也算是件意外之喜了。”

唐昊整个人僵硬了一下,因为这个声音他简直不能更熟悉。

他们随着声音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背着弓箭的少年从高处的石崖上几个纵跃而下,然后慢慢地向他们走来,说:“原本我射出那一箭是出于戒备,但现在看来是不必的,毕竟你们已经被重剑‘无锋’拒绝了。”

“重剑‘无锋’……?”唐昊转头看向自己的发小,隐约觉得一个月的时间里眼前的少年已经变得有点陌生了,“邹远,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评论
热度(2)

© 圆形监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