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理科生,粗人一只。文力只有5.
正剧爱好者。
全职高手中毒中,最爱王杰希和韩文清。

原谅我一生不羁放纵爱冷逆。

动漫宅,偶像是几原邦彦和伊藤润二。
喜欢的唱见是钢兵和灯油。没有讨厌的唱见。

学过画画。正在苦恼如何在做手书MV的技能树上加点。

【全职高手/唐方】时之器 - 无锋篇(四)

本系列作的大标题“时之器”的定义,在这一章终于出现了~

本章为剧情上的过渡章,所以比较短

—————————————————————————————

    这是唐昊自来到呼啸山庄以来的第一次下山。他以为自己走出那片层峦叠嶂的景象后会看到人声鼎沸的热闹城镇,结果他所目睹的,却只有一间间冰冷而没有太多人气的屋子,街道上除了往来的跑商者外几乎就只有武装士兵,严格地把守着每一道关卡。

    “这里和微草的地盘毕竟没有什么地理上的阻隔,于是就成了绝大多数情况下双方交战的正面战场。”方锐对他如此解释道,“为了保险起见,嘉世的王已经要求普通居民全面撤出这片地域了。”

    他们在清晨以商人的身份带着从之前一位委托人的手上得来的通行证越过了国境,其中方锐和林敬言还用易容术改变了样貌。在穿过国境后,他们便骑马走过一道道关隘——当然唐昊不会骑马因而他只能坐在马拉着的货物车里——最终与长期留守在微草内的呼啸山庄成员林枫汇合。在林枫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离那儿最近的药铺中草堂,并对着那里的掌柜出示了袁柏清给予唐昊的银令牌。

    笑眯眯的掌柜看见那副令牌后笑容变得更深。他带领着林敬言、方锐以及唐昊三人来到中草堂的后院,然后坐上早已准备在那里的马车。三人坐在这辆装饰华而不奢的马车里,听见掌柜对着车夫吩咐了几句,接着马车便驶在路上了。

    “这是搞什么啊?”唐昊试着拉开车轿一侧的帘子,却发现那是被死死地缝在上面的。

    “为了不让我们知道他的住所所在吧,很正常。”林敬言微微地笑了,“就算是他打算庇护的人,他也得保持一定的防心啊。”

    “不过既然袁柏清安排的人手都是在中草堂的话,那么他十有八九是太医院的人。”方锐坐着伸了个懒腰,“隶属太医院的话他能给出那种级别的令牌就不奇怪了,微草对掌医药的机构向来很重视,医官的品秩比任何一个前朝的都要高。”

    “这么说来他的身份倒不是伪装的啊,他确实是大夫……”唐昊这么说着,转头望向被帘子遮蔽着的窗外。

 

    马车不知道行驶了多久才停下来。当三人走下马车的时候映入他们眼帘的,是与之前冷冷清清的蒙尘街道完全不同的雕栏画栋。他们跟随着一位小厮绕过种满药草的中庭,穿过横在水面上的廊桥,终是在后院的一间书阁里见到了他们这次出行要见的人。

    袁柏清的样子和上次唐昊在百花谷里见到的时候别无二致,依然是那副戴着冠穿着精致裾袍的公子模样。他原本正在书架前读着手中的一本藏书,在接到通报后转过身看见伫立着的三人时愣了一下,随后摆出了礼节式的笑容:“此处不方便谈话,我带你们到另一间屋里去吧。”

    袁柏清将三人带到了另一间屋子里坐下,并吩咐下人倒茶。袁柏清坐在一张案桌后,而唐昊和方锐坐在案桌前左侧的椅子上,林敬言则坐在右侧。在茶上来后,下人们便按照吩咐全部退出了这间屋子,并从外面关上了门。

    “好了现在没有外人,可以说正题了。”袁柏清笑着转头看向唐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叫唐昊吧?能幸运地逃离现在的百花谷的人。至于另外两位,如果我没有判断错,应该是用易容术伪装了容貌,对吗?”

    “完全正确,”林敬言低声笑了一下,同时和方锐一起双手开始拆下脸上的伪装,“我相信袁柏清先生应该还记得我们,只是不知道您是如何看穿的?”

    “当年出于好奇从我师傅那里学过,学成的结果不至于能瞒骗天下人,但是在判断力的增进上我是很有自信的。”袁柏清低头喝了一口茶,“不过是你们呼啸山庄的人一起来我倒是有点意外……关于那天晚上前前后后的一切,唐昊,你都清楚了吗?”

    “清楚了。”唐昊蹙着眉点头,“他们是被你指使去盗取百花谷西山上的宝藏的,同时还干掉了东面入口的守卫以便于你们的军队入侵百花谷。如果不是因为我追着他们跑到山上又中了箭,然后他们在逃跑时救起了我,我就没命了。”

    “原来是呼啸山庄的人出手相助,这也是件令人意外的事。”袁柏清转头看向林敬言,“如果唐昊这次前来可以说是为了向我讨说法,那么二位呢?你们易容前来又是为何,应该不只是因为担心唐昊不熟悉百花谷外的世事吧。”

    “我们也是前来向你讨说法的,袁柏清。”林敬言认真地说,“我希望你能把你所知道而且不需要因为立场原因而保密的事通通告诉我们,关于微草这个国家的现状,以及这次行动的理由——我不相信这是出于你的个人意愿。”

    “确实不是。”袁柏清低声苦笑了一下。他随即挺直了腰背,扫视了一下眼前的三人,清了清嗓子后说:“我还是重新自我介绍一下好了,鄙人袁柏清,是当今微草国太医院的太医院副使。袁家世代行医种药,本人亦受祖上影响,目前师从太医院使方士谦,主要工作为御药局及御香局的监管。”

    唐昊看上去略茫然,林敬言的眉头却皱了起来:“太医院副使的官级在微草大约是正四品吧,四品官为何会被委任联合江湖中人潜入一个隐蔽山谷这样的事?”

    “并不只有你一个人觉得这样不妥,朝中官员极力反对这事的大有人在,主要是大家都不希望陛下把精力和军力放在这种虚无缥缈的事上面了。”袁柏清叹了口气,“但是陛下这次很执拗,像是着了魔一般,所以我作为臣子只得按照命令去做。”

    背后的推手确实是微草的皇帝,方锐之前说过的“最麻烦的情况”发生了。

    “虚无缥缈……微草国的皇帝究竟是想要什么?”方锐问。

    袁柏清把两指在案桌上敲了敲,然后问出了一个听上去不相干的问题:“你们,听过‘时之器’的传说吗?”

    这下唐昊更加茫然了:“什么‘时之器’?那东西和我们百花谷有关系吗?”

    林敬言却好像想到了什么:“这个我依稀听说过,说是江湖上有一种叫‘时之器’的东西,能够任意变化大小及形态,看似是神器,实则为有生命的受诅咒之魔物。据说主动驱使它的人得付出生命的代价,但是被它认可的人则会被无限延长寿命,得到永生之福泽——我听到的版本就是这样,据说‘时之器’的传说有很多且各不相同,不知道袁柏清你听到的说法是不是这样的?”

    “差不多。”袁柏清点点头,继续说了下去,“‘时之器’的传说故事一开始来源于虚空,说是有人制作出一副未知金属做成的人体骨架,然后施之以法术令其长出血肉来,并对外声称此人的骨架是一种能让人长生不老的神器铸成的。后来该人造傀儡获得生命后真的存活了上千年,最后因为实在受不了长生的孤独而主动跳入熔炉里自尽了。

    “之后西域那边也出现了关于能操控时间的金属器具的传说:一个铁匠收到了一个不署名的包裹,里面是一堆他从未见过的金属块。他思前想后决定把这些金属块做成钉子,去修补当渔夫的儿子的那艘年久失修的船。结果身体一向硬朗的铁匠在接触那些金属块后身体就每况愈下,最终所有的钉子都已铸好,铁匠却因为身体衰竭死在工作室内。他的儿子用那些钉子修补了船,并开着船出海,打算将父亲的骨灰依照他的愿望洒在海里,结果一去不回。而之后的几百年,都有渔民依稀在海上见到一个渔夫站在船上向着海面撒骨灰,那骨灰仿佛永远撒不完一样。

    “而在我们国家——我是说,嘉世和微草一体的时候——也有些和‘时之器’相关的故事,这个就听得太多了,比如说有一个用未知金属铸成的棺材,往里面放尸体会有死人复生的效果,或是一个人手持江湖上闻所未闻的神兵利器,要通过不断杀人来缓解自己的衰老,结果有一次他遭到仇家们的联合追杀,一时间手刃敌人无数,不但人变得更加年轻,连武学也倒退回了那时候的修炼程度因而命丧黄泉。”

    “总而言之那不是什么好东西吧,至少这些故事都听得人心里瘆的慌。”方锐咬着牙吸了口冷气,唐昊总觉得他是故意做得那么夸张的,“你突然说那么多‘时之器’的事干嘛,难道你们微草国的皇帝是想要那东西才侵占百花谷的?”

    “就是这么一回事。”结果袁柏清做出了肯定的回答,“陛下早就派人寻找过很多地方,但是都一无所获,然后他听说了地理位置偏僻的百花谷里那座被称为守护神的西山……”

    唐昊扶住了额头:“于是他就认为西山上供着‘时之器’?不可能的,虽然那座山被保护得很好但是还是偶尔会有人出于好奇爬上去的——那上面什么都没有啊。”

    “哦,是这样的吗?”袁柏清第一次露出了疑惑的神情,但他随后就又收起了眼神里的茫然继续说,“之所以请江湖人士出动,还做出那样略周折的计划而不是直接让铁骑军进攻,一方面是因为我们对百花谷着实不了解,另一方面是因为陛下想隐秘行动,铁骑军出动的规模其实比一般的要少得多,毕竟那也是在你们呼啸山庄的行动失败之后的下策。”

    “为什么要隐秘行动?”林敬言问,“是因为厌烦了群臣对他追求永生的行为的进言劝谏吗?”

    “有这方面的原因,但更重要的是另一方面——百花谷的地理位置就夹在嘉世和微草之间,他不清楚嘉世有没有在关注百花谷这一块长期被遗忘的中立地带,所以他不想过早地打草惊蛇,让嘉世知道微草对百花谷做出的行为。要知道那些铁骑军,事先都是微服居住在百花谷附近等待行动的,丝毫没有声张。”

    方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他想得还挺周密啊,对于天子来说明抢就行的小事也想到了不要惊动敌人,是不想被嘉世抓住尾巴吧。”

    “不,”袁柏清的神情有点悲凉,“陛下和我还有高丞相等心腹谈过……他表现出来的意愿,只是不希望嘉世也跟他抢‘时之器’罢了。”

    “你们的皇帝也真是……想不到我们百花谷就是因为这种事……”唐昊咬着牙,手渐渐地握成了拳头,“居然这么费心想违背自然规律,他这么不靠谱是怎么当上皇帝的啊。”

    袁柏清慢慢地摇了摇头:“听父亲说陛下以前并不是这样的,这些年大概是受到了太多压力……或者还有太子殿下的影响……”

    “太子?”林敬言挑起了眉,“这事和太子又有什么关系?”

    “陛下惧怕着太子殿下,但战争无常,他只有这一个儿子存活下来了。而且先帝子嗣微薄,他也不能过继来哪个王的孩子。”袁柏清举起杯子喝了口茶,“陛下将自己的儿子视为灾祸,不想让他继承这个国家,便越发地想获得永生——我觉得这也是个重要的原因。”

    “一个一国之君,会惧怕自己的儿子?”方锐觉得这很费解。

    “太子殿下出生的时候原本正值一年内最炎热的夏日,结果那天却突然下起了鹅毛大雪,然后第二天又恢复了正常的天气,大家都说这是不祥之兆。同时太子殿下的母亲也难产而死,因而陛下便对太子殿下有所顾忌。”袁柏清的眼神注视着茶杯中自己的倒影,“太子从小就不喜欢将自己的兴趣单纯局限于诗词或武学上,他所向往的是更神秘而变换莫测的东西……于是在十二岁那年,太子殿下向陛下主动提出前往西域学习魔法的要求。”

    “西域的魔法吗……”方锐想起了蓝溪阁的阁主。

    “太子殿下由于从小被他的父亲冷落,所以一直由他的老师,即现在的高丞相将他养大。那时候高丞相带着他的儿子以及太子殿下去街上游玩,一位从西域跋涉而来的自称魔法师的旅人在路边为观众表演了神奇的术法,在旁边围观的太子殿下就是被那个给吸引住的。”袁柏清脸上又重新挂起了笑容,他眼神飘向远方,似乎沉浸在回忆中,“那个时候太子殿下的兄弟们还在世,所以在高丞相的据理力争之下,这个一国皇子远征西方求学的计划陛下最终是同意了。由几名侍从随行,太子殿下就这么去了西域学习魔法,直到十二年后他的兄弟们都在战乱中死去,他才被陛下召回。”

    这时唐昊插了句嘴:“我总觉得你说话的口气才像是太子的父亲。”

    “因为家父和高丞相以及陛下是故交,而在太子殿下去西域以前,我也相当于是和他一起长大的,很多事根据我的亲眼所见以及父亲的说辞就可以梳理出来。”袁柏清微微地笑了一下,随即收起了笑容,“在召回太子殿下之后,陛下也尝试过提拔他为官来考验他的从政能力,然而此时陛下已经年逾七十了,性子日益骄固,而同时太子殿下和他经常政见不一,这也让陛下对这唯一的儿子越来越不满,但同时他又惧怕这个儿子身上那从神秘的西方学得的未知的力量……”

    “所以他就想着撇下这个继承人,去寻求长生不老?”方锐无奈地叹了口气,“那你们的太子还真倒霉啊,他现在的处境应该很难过吧。”

    “太子殿下已经被陛下软禁在行宫内了,陛下还派人放出谣言说太子殿下生来就带不详之兆,又貌有异状,还拥有禁忌的西域力量,不当作祸国的妖物处置是看在父子之情上——这件事在群臣中引起轩然大波,但没人能劝动陛下。”袁柏清喝光了杯子里的茶,然后把杯子推到一旁,“其实所谓的‘貌有异状’,也就不过是左眼比起右眼稍大而已……高丞相那天跟我直说陛下已经疯魔了,大概也是没错的,这简直是不给自己退路走。”

    在他说完了这话后四人同时沉默了半晌,每个人都好像在低头思考着什么。

    最后打破沉默的是唐昊:“袁柏清,如果这次铁骑军没有在百花谷搜到‘时之器’的话,那百花谷里的人,会被怎么处置?”

    他问出这话时没发觉方锐神情微妙地瞥了他一眼。

    “不知道,看天命吧。”袁柏清双手放在案桌上慢慢交握,“无论如何,现在陛下的身体也不太好了,我和高丞相、方太医以及一些观念相对合得来的大臣必须在朝廷里尽量把陛下的执念造成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

    注意到对方的用词是“把负面影响降到最低”,林敬言突然有点不想相信自己的直觉了:“袁柏清,难道你们是打算……”

    “我不知道呼啸山庄的首领大人是怎么看的,不过一切的因果都事在人为,不是吗?”林敬言的话被袁柏清中途打断,“而且这次,那些对陛下没有抓住机会攻打嘉世而埋怨的大臣们大概也会站在我们这一边吧。”

    “有人建议抓住机会攻打嘉世?为什么?”方锐问道。

    袁柏清皱了皱眉:“你们不知道吗?嘉世的皇帝在不久前去世了,嘉世的二皇子仓促登基,并决定召回在外漂泊天涯的大皇子。朝中大臣是建议陛下在这个时候出击,让那个不到三十的年轻皇帝措手不及的。”

    方锐愣了一下,随即无奈地笑:“是吗,那个人要回来了啊,怪不得……”

    而坐在他身旁的唐昊低头无言,随即伸手去端起他的茶杯,却发现里面的茶已经凉了。

 

    当天中午,袁柏清招待他们三人在袁府用过膳之后便用同一辆马车将他们送了回去。在回到呼啸山庄后,方锐提出要睡午觉,于是他便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然而就在他走进房门的一瞬间,映入眼帘的是一柄穿透信纸插在书桌上的匕首。方锐走上前去拔出匕首并把信纸拿起来看,只见上面只写了一句“最近呼啸山庄的人尽量不要往百花谷那边跑”,并在信纸的右下角简单地画了一片叶子。

    方锐低声笑了笑,将信纸揉成团捏在手心里,然后用内力碾成粉末: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兄弟,然而这次我有个想陪伴的人,我是一定不会丢下他一个的。”

——————————————————————————————

袁柏清其实是个很有自信的人,相信呼啸山庄不会向嘉世出卖消息就是真的相信了,他还是挺了解江湖上不同阵营的人的作派的

评论

© 圆形监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