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理科生,粗人一只。文力只有5.
正剧爱好者。
全职高手中毒中,最爱王杰希和韩文清。

原谅我一生不羁放纵爱冷逆。

动漫宅,偶像是几原邦彦和伊藤润二。
喜欢的唱见是钢兵和灯油。没有讨厌的唱见。

学过画画。正在苦恼如何在做手书MV的技能树上加点。

【全职高手/唐方】时之器 - 无锋篇(三)

                                              (三)

    赵禹哲蹲坐在大树的枝桠间,整个人隐藏在树叶中,只露出一只眼睛来观察外面的景象。

    距离那天铁骑军攻入百花谷已经过去了一周,而微草在百花谷四周布置的守卫却森严依旧,不只是向东的那个狭窄的入口,连山谷四周的群山脚下都被安排的巡逻兵——当然,在嘉世国境内的部分除外,不过即便如此,呼啸山庄依然不敢轻举妄动,毕竟就连各方面都落后多年的百花谷都知道在西山下建立些许防线,有意争取天下的微草又何尝不会明白?

    一开始赵禹哲也尝试着派出消息探子伪装成旅人去试探士兵们的口风,结果对方大多不予回答。然而根据他们的反应来看,这并不一定是因为警惕心理,也有可能是因为——他们对这次行动的内在原因也是一无所知。而武林内的消息网,似乎也对此呈着缄默的态度,虽说乱世中的江湖确实不如和平年代来得消息通达,但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加深了人们心头的疑云。

    看来并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啊,他这么想着。不过他目前所能做的就只有继续躲藏在树叶枝桠间偷窥外头正在百花谷入口巡逻的士兵们,来尝试着总结出他们的换班规律,然后等过半个时辰太阳下山后再写信到林敬言所在的那个山庄去。

    然而就在他打算动作幅度不大地换个姿势时,他看见小小的视野里徒然亮起一朵星。

    接着下一秒,一道刺目的光线迅疾地朝着他的方向射来,仿佛是要穿透他。

    赵禹哲吃了一惊,随即使用了瞬间移动。眨眼间,茂密的树叶里只余下些许的电光波动,而赵禹哲的人已经藏身在大树后一百米的一块巨石后,正因为突如其来的攻击而喘着一点气。

    但是那道光线却依然没有停止的迹象。赵禹哲稍稍探出头去寻找那个不知如何发现自己的藏身之地的人,不料却看见那道光在狠狠地射穿了树冠后竟向下偏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改变方向并朝着赵禹哲背后的巨石射了下来。赵禹哲眼看躲闪不及,便赶紧集中心神,在巨石后画了一条冰线,如果那个发动攻击的人打穿了岩石并走过来触碰冰线所形成的结界,则会被冻结,这样一来他便可以得到逃走的时机。

    光线重重地射在了巨石上,没有像赵禹哲预计的那样射穿,但在坚硬的岩石上留下了深深的裂痕。赵禹哲想着那个人会发动第二次攻击,于是转身以最快的速度奔跑,跑过一段路后凝神发起第二次瞬间移动。

    这一次是瞬移到了周边的森林地带,赵禹哲又向前跑了几步后停下来歇息,脑子里还回放着那道光线突然折射的画面。结果没等他喘几口气,便有一道身影以一个刁钻的角度从他身后快速飞出,然后挡在了他的面前。

    直觉告诉他这一战不可避免了,于是赵禹哲在那道身影出现的瞬间也将腰间的楠木杖抽出横在胸前,然而这次对方却没有后续的动作。赵禹哲定晴一看,在他眼前的是一个神色温和的少年,身上穿着轻甲和斗篷,兜帽戴在头上,正冲着他似笑非笑,好像在斟酌词句。

    而最令赵禹哲在意的,是少年身下坐着的东西——那看上去完全就是一把普通的扫帚,却载着这个少年浮在半空中。而且他非常肯定,这个少年就是坐着这把扫帚飞行,才如此顺利地追到使用了两次瞬间移动的他面前的。

    两个少年不说话地对视了一阵,最终还是那个坐扫帚的少年先从扫帚上跳下,然后平视着赵禹哲,打破了沉默:“你……身手不错呢。”

    “呵,身手不错就不会被你追上了。”赵禹哲冷笑了一下,握着楠木杖的手抓得更紧。

    “我是说真的。”少年将扫帚放下来抓在手中,“你为什么要躲在树上啊?”

    “和你无关,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赵禹哲下意识地说完这话就后悔了,他应该扯个谎的,玩捉迷藏睡觉吃五石散什么都行,都比现在的说辞好,但他没办法,只能在表达去意后等这个和自己一般大的少年让个路。

    然而少年却没有让路,反而有点犹豫但还是对他伸出手:“那你要不要参军呢?你这样的身手一定能被重用的。你是混江湖的人对吧,我们军队里也有以前混江湖的人,大家的待遇都不错。我父亲也带兵,他对部下很好的,考虑一下吧。”

    “我拒绝,所以你可以让我走了吗?”赵禹哲皱着眉说。他实在不明白这个看起来也是来自军队的少年为什么要尝试拉拢他这个之前躲在树上的可疑人物,何况之前的那道射线还差点把他打死。

    “这样啊……那、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躲在树上吧。”少年好像有点纠结,说话也磕绊起来,“我在他们眼前追着你跑到这里,回去总得有个交代吧,总不能说我把你杀掉了……那样的话他们可能会过来帮我处理尸体……”

    赵禹哲顺势扯起了他之前没能扯的谎:“我看着那棵树树冠那么大,想着在上面好睡觉,就睡着了。”

    “……你说谎,”少年摇摇头,“上上次我在外面执勤时就知道你在那儿待了几乎一天,隔了一次之后你又出现在那里并且待那么久,肯定不是因为睡觉。”

    赵禹哲感到自己的后背上有汗滴下来了。

    明明自己是否说谎对于少年对他的军友们的交代来说并不重要的。

    “好吧,其实之前百花谷里有个和我年纪差不多大的朋友……我们是在他和父母一起运百花谷的货物出来贸易的时候认识的,就在贸易街道上。”赵禹哲不得已地重新编一个谎话,一边想着关于百花谷的情报一边编,“后来我将近半年没有在贸易街道上看见他,走到百花谷这边时这儿已经被军队封锁了,我很担心他……”

    “我知道了,那就希望你朋友是失踪的那部分人中的一个吧。”少年伸出手拍了拍赵禹哲的肩膀。

    “失踪的那部分……是什么意思?”

    “其实……现在我们所找到的百花谷居民里,已经没有活人了。”少年有点抱歉地看着赵禹哲的脸色变,“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们调查了里面的每一间没有废弃的房子,并根据里面的生活用品数量大致估计了一下里面住了多少人——和我们发现的尸体数相比,百花谷里住的人好像要更多一些,所以我们觉得是有些人应该是失踪了,生死未卜……现在我们就是在百花谷里搜寻那些失踪的人……”

    “这是为什么?”不用演,赵禹哲的脸色就已经有点差了。他想到了人在呼啸山庄的唐昊,那才是他现在有点担心的,和他年纪差不多的朋友。

    “原因不明,好像是毒药导致的……”少年端详着赵禹哲的神情,有点试探性地低声说,“其实如果你真的太想你的朋友并且想亲自进去找他的话,或许我可以帮你……”

    “你能帮我进去?真的吗?!”赵禹哲有点吃惊,“可是你们军队不是应该死守着那里么?而且你也没这么大权力吧,我一个外人进去也太突兀……”

    “没关系,这支军队是我父亲麾下的,说是我父亲的安排就行,父亲那边由我来游说。”少年说着说着语气突然悲伤了起来,“其实我也有过一位很要好的朋友,他后来失去了踪迹,我却没有冒险去找他的觉悟——所以我想帮助你,真的。”

    赵禹哲看着他低垂的眼眉,点了点头说:“谢谢你,我一定会进去找我的朋友的……不过到时候可能不是我一个人。”

    “还有些同是武林中人的帮手吗?没问题。”少年又重新绽开了微笑,“到时候你就到入口那边找我吧,我这些天的执勤地点都在入口那儿。”

    “好的,那就谢谢了……啊对了,我叫赵禹哲,”他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对这个真诚的少年报上名字,“你呢?”

    “我叫高英杰,请多多指教。”

 

    其实赵禹哲对高英杰的好印象里始终还是有那么一小处阴影,那就是高英杰觉得他躲在树上的行为不正常时,在不知道对方是否能够躲闪过他的攻击的情况下,他的举措是用星星射线贯穿那个树冠而不是对着树冠里的人喊话……

    不过面对高英杰真诚的态度,赵禹哲很快就用信任将这小片阴影掩盖了。

 

    方锐收到赵禹哲飞鸽过来的信时,林敬言正在院子里和唐昊见招拆招。方锐之前的直觉没错,唐昊确实有习武的资质,他的身体素质很好,而且战斗意识充分。大概是受了在西山上的那一板砖的影响,在伤口恢复后被问到打算跟谁练武的时候,他坚定地选择了林敬言。

    不过他的战斗风格明显和林敬言不同,要勇猛得多,但是战术性略不足。

    “老林,唐昊,赵禹哲给我们带来了个有意思的消息。”方锐对着院子里的两人挥了挥手中的信纸。

    “好消息还是坏消息?”林敬言一招“拦山虎”挡住了唐昊的拳头,随后和唐昊同时收招转身,面对着方锐问道。

    “半个好消息吧。”方锐向着两人走去,“赵禹哲说他认识了军队里的一个执勤的小鬼,那小子以为赵禹哲是有好朋友在百花谷,就跟他说如果有需要的话可以放他进去找人——反正他们军队在百花谷里也是找人。”

    “他们也在找人?”唐昊皱起了眉头,“为什么?”

    “……因为百花谷里有人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失踪了。”方锐短暂地思忖过后这么说道,“那个叫高英杰的小鬼说那支军队是他爸的,所以他可以以他爸的名义带任何人进去,说是假如哪天准备好了就联系他。”

    “那小孩值得信任吗?”林敬言有点担心。

    “信不信任这机会我也不想放过。”在方锐回答前唐昊便率先表明了自己的看法,随后他转头看向身旁的林敬言,“如果你们觉得有所顾虑,那就让我一个人去吧。”

    “喂喂喂,你也别老想着当独狼,有的事多思考一点总是没错的。”方锐苦恼地挠挠头,“老林,你的意见呢?”

    “如果有愿意跟着你进去的人的话,就让他们跟着你去吧。”林敬言的回答是这样的,“不过在这之前我也有我在考虑的事……”

    “你在考虑的事是什么?”方锐问道。

    叹了口气后,林敬言双手抱胸,认真地说:“我想带着那块银色的令牌去中草堂,然后让那里的人带我去找袁柏清——我有一些事想问他。唐昊,我建议你也去。”

    “去找他可以啊,”唐昊没好气地说,“只不过我担心到时候我会忍不住朝他脸上砸拳头。”

    林敬言摇摇头说:“我倒是觉得,他应该也是像之前收钱办事的我们一样,依据背后的命令在行动的。假如他是真心想对百花谷不利,那么他大概就不会把那个银令牌交给你了,那可不是随便一个人都能使用的东西……所以我认为,他之所以把那么重要的令牌给第一次见面的你,应该是抱有一点私人的希望,希望如果百花谷的人里就算只有一个能逃过这次浩劫来到外面的世界,那么他也将会给那个人最大限度的庇护。”

    “你是说把易容后的你们带入百花谷这件事对于他而言,可能是违心的?”

    “没错,虽然他确实在这次事件中认真做了他被安排做的事。”林敬言抿了一下唇,“我想问他关于微草的事……当然不会问得太深入冒昧,但是我毕竟是呼啸山庄的首领,在微草国境内的呼啸山庄人员部署以及之后接委托的取舍,最好还是根据微草的形势变化作出相对应的改变。”

    “你说的话我都听不懂。”唐昊觉得自己的脑仁有点疼。

    “简而言之,就是我不想再因为一些原本能够拒绝的委托而给整个呼啸山庄带来可大可小的麻烦了。我们是不打算掺和进国家间的纷争,但这不代表我们要封锁来自官府内部的消息,一无所知并不是一种保护手段。”林敬言说着,拆下了双手上绑着的绷带后转身朝屋子里走去,“今天就到这里吧唐昊,我刚看见不少信鸽飞了回来,我得处理那些文书了。”

    他的影子在斜去的夕阳下被拉得越来越长。看着林敬言离开的背影,唐昊和方锐沉默了一阵后四目相对,神情各异。

 

    当天晚上有一批出去实行暗杀工作的杀手带着伤回到山里,其中几个甚至处于濒死状态,所幸的是阮永彬这时正在他的药师小筑里照看之前的病人。方锐赶忙带着几个手下一起将伤员抬到药师小筑里,然后顺便监管药童启用了据点里所有的炉子熬药直到凌晨,所有重伤人员的性命才已确定无碍。

    方锐躺在药房的长椅上小憩,脑子里却全是最近呼啸山庄接下的委托的事。这个月的两次任务,严格意义上均是在嘉世境内的指定暗杀,但实际上都是在其他地区通往嘉世都城的路上——一次是西域,一次是虚空,而且两次都让呼啸山庄的暗杀部队遭遇前所未有的溃败。

    据回来的人所说,暗杀目标实力不凡,却是江湖上从未听说过的人物,而且其中一位还有着他们见所未见的诡异武功,另一位出手倒是西域那边的作派,让人联想到蓝溪阁的阁主喻文州。

    “从未见过的隐藏高手朝着嘉世都城的方向而去,再加上最近几个月嘉世的禁卫军突然加固了都城的防线……肯定是有事发生了啊。”他这么想着,整个人从长椅上坐了起来,“算了,暂时不想这么多,回房间去睡吧,老阮应该人手足够的。”

 

    夜幕沉下来的山头看上去有点寂寥,没有星星,药师小筑的那一片灯火通明就显得分外有人气。夏日的夜里没有呼啸的冷风,只有沉沉的静谧感笼罩着地面上的人们,好似充斥着什么又好似一片空茫。

    回头张望了一下药师小筑的方锐正要踏上回房间的路,却诧异地发现此时这凌晨时分,藏书阁里竟然亮着灯。他转身走了过去透过窗户向内看去,竟是唐昊点了一盏灯,并从书架上抽了一本书,坐在椅子上读着。

    “做什么呢你在?”方锐直接推门走了进去,“现在都这么晚了。”

    唐昊看见方锐出现在藏书阁吃了一惊,手里的书差点掉到地上。他随即把视线移向一旁,并合上了手中的书本:“没、没什么,想看看这里有没有什么有用的书罢了。”

    “哦,是吗?”方锐走过去低头瞅了一下唐昊手里的书,“这是讲陷阱设置相关的书啊,你怎么会看这个?”

    唐昊似乎纠结了一下,但还是有点不情愿地直说了:“上次林敬言出任务了不在,我和你在北院里比试了一次,结果完全拿陷阱扣没办法,所以我想解决这一点。”

    “原来如此,”方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其实你想知道和陷阱有关的知识的话,可以直接来问我啊,犯不着看书那么麻烦。像我就可讨厌看书了,本事都是从实践中积累下来的。”

    “我看你们好像都很忙的样子。”

    “哦那倒是……话说你认得字吗?”方锐记得在情报中百花谷每月从贸易街道买回去的商品里不包括书籍。

    “认得一些,村子里的长老兴致来了会主动教。”唐昊注视着空气中的一个点,似乎沉浸在了回忆中,“虽然我也不喜欢读那些方块字,可是我还是尽量去学了——为了以后,如果有机会能离开百花谷的话,能好好感受外面的世界,去见更多的人,走更多的地方。”

    方锐盯着唐昊在灯光下的脸:“但是现在终于来到外面的世界的你,却不惜冒着生命的危险也要回百花谷。”

    “你不能理解吗?”唐昊转头和方锐四目相对。

    “当然能,虽然我没有亲人……别那么惊讶,我确实是被蓝溪阁的人养大的,和我有血缘关系的人我一个都没见过。不过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老林他们就是我的亲人。”方锐拍拍唐昊的肩膀,“像我这种从鬼门关下徘徊过一次又一次的人,最珍惜的就是我的这条命了,而你又那么年轻,我是真的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的。”

    “那我就算是让你失望了。”唐昊耸耸肩。

    “只要你没死我就还没到真正失望的时候,”方锐一屁股坐在了桌子上,“你不是要去百花谷吗?到时候我会跟着你混进去的。”

    “你不是个惜命的人吗?”唐昊挑起了眉。

    “别把我和你小子相提并论,我可是有足够的信心能从铁骑军的围攻下成功脱围的,就是麻烦了点。”方锐伸出手去狠狠地揉唐昊的头,直到看见少年脸色沉了下去才放开,“看老林的样子大概是不会和我们一起去了,不过那样也好,他作为首领还是少参与一些私事吧。”

    “其实我知道林敬言愿意收留我已经是代表他的善意了,但是有时候还是会觉得别扭,”唐昊用手抓了抓被方锐弄乱的发型,“他那个时候是不打算救我的吧,而且百花谷后来怎么样他其实也不是很想去管。”

    “老林他心地不坏的,这点我可以保证,只不过在你这样的普通人眼里,我们这些江湖人的价值观念会有点不一样,而且他又是呼啸山庄的首领,自然有他的立场。”方锐坐在桌子上翘起了二郎腿,“袁柏清的事也是,你接不接受也罢,至少得尝试理解。不过放心,假如他说出了什么气人的话,我会比你先揍他的。”

    “你也要去啊?我以为你作为二把手要在这里留守,帮林敬言搞定那些传书什么的。”

    “这种工作就算老林不在也不会是我负责的啦,难道你不希望我一起去吗?”

    唐昊坚决地摇了摇头。

    “那就行了,”方锐从桌子上跳下来,转身朝门外走去,“看书别看太晚了,还是保证一下睡眠吧。其实陷阱扣很好用的,如果你想学的话我可以亲自教你。”

    “不,我只是想知道要如何防备陷阱扣而已。这种伎俩太卑鄙了,无论是遇上还是使用都让我觉得很讨厌。”

    方锐迈出门外的步伐定住了。他带着和平日里相比有点微妙的笑容回过头,直视唐昊的双眼问:“那你讨厌我吗?”

    “绝对没有!!”唐昊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激动。他猛地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椅子和地面的摩擦在那个瞬间发出了巨大的声响,桌子也被他的动作撞了一下,上面的油灯灯焰轻轻摇晃,照得唐昊的影子也晃动着映在墙上。

    方锐像是被他的反应吓到了,睁大着眼睛注视了他一阵,随后恢复了平时的笑容,说:“好啦好啦,我知道的,早点去睡觉吧。”

    说完后他便离开了藏书阁。在走出几步路后他又回头望去,只见在油灯的灯光下,唐昊先是伫立了一阵,随后还是缓缓地坐下了。

    但方锐依旧忘不了唐昊刚才的神情,那样子看得他仿佛心脏被人攥了一下,不疼不痒,但说完全没有感觉,那就绝对是假的。

————————————————————————————

其实我觉得林敬言在肩负着重大责任的时候,应该是不会表现得特别老好人的,那大概会是个尽量老好人的状态,但是对很多事情都有自己的取舍。

不过唐昊的纠结也是很有道理的。

评论
热度(1)

© 圆形监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