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理科生,粗人一只。文力只有5.
正剧爱好者。
全职高手中毒中,最爱王杰希和韩文清。

原谅我一生不羁放纵爱冷逆。

动漫宅,偶像是几原邦彦和伊藤润二。
喜欢的唱见是钢兵和灯油。没有讨厌的唱见。

学过画画。正在苦恼如何在做手书MV的技能树上加点。

【全职高手/策轩】the tower of void 02

较短的过渡章

上一章的时候我忘了说一件事,那就是在原作里唐礼升的角色职业是守护天使,但因为这文的设定是把角色职业转成了人物职业,所以就改成牧师了。

因为一个男人的职业叫”守护天使“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

the tower of void 02

二.洗牌

    “……您是说……您不但要进训练室,还要使用它?”葛兆蓝挑了挑眉。

    他和李轩两人站在第二层被锁上的议会厅大门前。原本在吃过早饭后李轩准备进训练室的,结果正面撞上了红心A葛兆蓝,于是他们就到二层借一步说话了。和昨天李迅的反应一样,葛兆蓝并不赞同李轩进入训练室。

    “我相信您已经在昨天初步了解过鬼牌在虚空塔的工作是什么了,那您也应该明白,这里的人绝大多数都对鬼牌有畏惧,就算不做违反规定的事,也感觉好像有把刀悬在头顶上——要知道一般的花色牌没什么机会进入鬼牌的房间,他们不知道鬼牌不能擅自根据自己的规定外的意愿来进行处决。”葛兆蓝皱着眉说,“大家在训练室里心情都会比较放松,毕竟训练室里发生不了什么会招来鬼牌惩罚的事。当然您一心想去我也没法阻止,只是不建议这么做。”

    “原来他们不知道?那为什么不让他们知道,省得花色牌对鬼牌莫名的提心吊胆。”

    “多达几十个人的团体里肯定有相当数量的藐视权威的刺头儿,让他们知道只会促使他们对您和吴先生进行言语上甚至行动上的伤害,如果您打算告诉他们的话我第一个反对。”

    “但是没办法,我必须用一下训练室,听说那是个能模拟战斗的房间不是吗?我现在失去记忆,自然也就把战斗的方法忘了。”李轩作摊手状,“除了对违规的花色牌实施惩罚外,鬼牌不也是对抗雷犬时的战斗主力吗?如果不能很好地尽到鬼牌的本分那就太糟糕了。”

    葛兆蓝愣了一下——显然这种事他并没有想到过——接着半晌之后才点点头说:“那好吧……不过您得注意点儿,这已经是有点反常的举动了,可千万别让其他人发现您失忆了。”

    “我明白,李迅昨天也这么和我说来着。”李轩微笑了一下,然后转了话锋,“话说你们一直在强调花色牌大都很怕鬼牌,但你们四个A号牌以及盖才捷好像都不怎么怕我们啊。”

    “这个嘛,大概是因为每种花色的A号牌也是各组的第一主力吧。我们四个和你们两位鬼牌并肩战斗的机会比较多,每次关于如何布置虚空塔的战力才能更大程度上减少伤亡的讨论也是鬼牌和A号牌一起参与的,所以你们所承担的压力和责任我们也相对比较了解。既然每次战斗你们都在全力以赴地保护我们的话,那么遵守你们所恪守的规则也不算多么勉强自己的事,不是吗?”葛兆蓝笑着举起右拳轻敲了一下李轩的肩膀,“何况你们鬼牌也不是像看上去的那么不好相处,于是久而久之的就成为朋友了。至于小盖……他是新来的,对鬼牌严惩违规者这种事没有多深的感触,而且唐礼升说要带带他,所以经常一起行动,自然跟你们也混熟了。”

    “你说……盖才捷是新来的,这是什么意思?”李轩记得虚空塔是个没有门窗,甚至连“塔外”的概念都没有的地方。按理来说大家都出不去,同样地也没人进得来才对。

    听到这个问题,葛兆蓝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回忆:“我不知道李迅他们有没有跟您说过,对于虚空塔里的人而言,‘死亡’的意思就是因外因而失去意识,然后只要把‘死亡’的人放入第十一层的棺材内,一天后那个人就会‘复生’,也就是意识恢复。所以说原本虚空塔里的人数很有可能是永远不会改变的,至少花色牌是永远的五十二个。不过‘死’过一次的人战斗力会下降一定幅度,而据说完全丧失战斗力的人就会永远地失去意识,所以为了在雷犬战中保护自己不陷入恶性循环,大家还是想着尽量避免死亡。”

    “没听说过,不过现在我知道了。”又是个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正常的情况是什么的地方啊,李轩心里想道。

    “然而在小盖之前的那位黑桃2,明明战斗力犹存,意识却再也没能回来。”葛兆蓝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本来他死得就很蹊跷,和朋友在图书馆里说着话,然后就突然失去意识倒下了——之前的死亡事件不是雷犬造成的就是来自鬼牌的惩罚,这种情况前所未见。你们鬼牌尝试着将他安置到第十一层的棺材里,结果至今那个人都没有苏醒过来,而就在他躺入棺材的一天后,小盖出现在了第十一层,几乎没有任何关于自己的记忆,除了名字。”

    “就和昨天醒来之后的我差不多?”

    “没错,所以您可能有点察觉到了,对虚空塔内的各方面的描述,我们并不需要怎么斟酌词句,因为很多话之前就已经对小盖说过了。”葛兆蓝点点头,“毕竟虚空塔很久没有出过这种违背常理的事了,因而大家都私下在讨论说,是不是将要有什么惊人的大事发生,然后……您就在昨天的战斗中,也是突然失去意识地,倒下了。”

    “可和之前的黑桃2不同,我只是失忆了。”李轩将后背靠在议会厅大门上,“或许吴羽策知道些什么?总感觉他对我的态度挺奇怪的,有时候觉得我大概和他之前关系不错,但现在他又好像在我面前装作公事公办的样子……你怎么了,葛兆蓝?”

    李轩看着面露微妙神色的葛兆蓝疑惑地问道。葛兆蓝咳嗽了一下,似是一边在斟酌着词句一边慢慢地说:“李轩,其实……这事儿您当然忘了而且吴先生好像也没打算告诉您,但是我想……”

    “有话直说吧。”经历了昨天我觉得我什么神奇的事态都能淡定应对了,李轩心想。

    “您和吴先生是一对恋人,在您失忆之前几乎一直都是。”

    李轩在心里承认自己刚才的想法太自以为是了,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表情开始变得僵硬。

    “所以吴先生他大概是习惯了和您之间的这种表现得不热情也不会觉得失礼的心照不宣的关系吧。而我说‘几乎’是因为……”葛兆蓝看着李轩的脸色,一字一顿地说,“就在盖才捷来这里不久后,您对吴先生进行了一次处决——那时您用太刀四轮天舞将吴先生的胸膛穿透了,而这其中的原因你们两位一直都闭口不谈。不过后来吴先生从棺材里苏醒过来,一切仿佛照旧……接着就是您出事了。”

 

    虚空塔三层的训练室入口是扇巨大的木门,穿过大门后映入眼帘的是各向左右两边延伸开的四条长廊,而每条长廊的两侧均是一排房间。房间门上均有一盏小灯,发出红色的光代表有人正在使用,发出绿色的光则反之。当人选择了一个房间走进去后,训练系统便会自己启动全息影像以模拟和雷犬的战斗。人在训练中被雷犬攻击是不会有痛感的,但是所受的伤会被系统记录下来,当伤害被叠加至重伤时警报会响起,而伤害程度至濒死时训练便强制结束,训练者可用自身意志选择重新开始。

    李轩在训练室的全息影像里挥动着太刀四轮天舞和凶神恶煞的等身高雷犬战斗着。在他尝试战斗的过程中,属于他的战斗方法正一点一点地回归脑海,然而他却心里的喜悦感并没有停留多久,因为随着和雷犬的战斗逐渐变得顺利,李轩的心思也就逐渐被一些和眼前的模拟战没有太大关系的事情占据了——盖才捷的事,他自己的事,还有……吴羽策的事。

    “我处决了吴羽策一次吗……如果是正常的原因的话就算跟葛兆蓝他们说也无所谓吧,所以大概不是一般的原因。”李轩边想边低声喃喃,右手太刀一挥给自己吟唱了一个刀阵,“而且用穿透胸膛的方式来处决自己的恋人也不太正常啊……”

    虽然和同为男人的吴羽策曾是恋人让李轩感觉怪怪的,但仔细一想令人不会感觉奇怪的恋情是怎么样的呢?这个对于李轩来说也是和虚空塔里的很多事一样,没有任何概念。

    ……不过话说为什么你会那么自然地接受你和吴羽策是恋人这种事啊李轩。他突然在心里吐了个槽,同时对着冲上来的雷犬那电弧交织的颈部就是一记鬼斩。雷犬仰天哀嚎了一声之后,便在李轩眼前化作一片光芒散去了。

    李轩长舒了一口气后收起了太刀,转身朝左手边的一扇门走去——他所在的模拟战斗场景是一片荒漠,而在这片荒漠上突兀地竖着的一道木门则是李轩所在的这个训练隔间的入口。结果他打开门正准备离开训练室,却看见门外站着几个人,往左右两边看还能看到有人在向这里张望。看到他从门后走出来,门外的人都吓了一跳,有的还往后退了一步,满脸的欲言又止。

    “怎么,因为昨天的意外而担心我?如果真是这样那就谢谢你们的关心了。”李轩思索了一瞬后便公式化地扯开一脸笑容道,“虽然这里不会出什么事,但我想鬼牌也该偶尔来来这里才是,毕竟不好好修炼自己怎么做到更好地保护你们这群可能会闯祸的家伙呢,对吧?”

    听到他的话,站在门外的花色牌们都不由自主地点点头,随后在李轩佯装温暖而善意的眼光下逐渐离开去进行自己的训练。虽然有的还会回过头来张望一下,但对上李轩转过来的眼神时还是别开了。就这样,在李轩原本有十几人的视野里变得空无一人。

    鬼牌的威慑确实存在,李轩这样想着,不过他们脸上没露出什么奇怪的表情,看样子失忆前的我就是个这种性格的人啊。

 

    到了中午,李轩前往第一层的食堂以照墙上的字所说的监视花色牌的用餐情况,然后在那里看到了吴羽策——这个男人正双手抱胸地靠在墙边,眼睛不断扫视食堂里的人,直到看到升降梯前的李轩视线的移动才停下来。李轩向吴羽策挥了挥手同时向他那边走去。

    “这应该也是我要参与的工作吧。”李轩说着站到了吴羽策的旁边。

    “不,晚上用餐的时候才是。”吴羽策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你先回房间吃饭吧。”

    “这样啊……”李轩原本打算转身回去,却又中途停了下来,“对了吴羽策,你下午有空吗?我有话想和你说。”

    “下午我原本打算训练的,不过如果你有事找我的话我可以改变计划。”说完,吴羽策突然伸手扳住李轩的肩膀并且身体向这边倾了过来,在李轩的耳边放低声音说,“鬼牌所在的第十层是有专门的训练室的,只不过就我们两个人知道,其他人大多以为鬼牌不用训练,实际上只是没有他们那么需要而已。所以下一次就请别去第三层的训练室了——我以为李迅他们会阻止你的来着。”

    又是一次自然而对于李轩而言突如其来的举动。感觉到吴羽策的气息喷在自己耳边,又想起葛兆蓝的话,李轩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僵硬了,说话声音也不对了起来:“我知道了……那下午图书馆见吧,尽量在晚饭时间前来。”

    “好的。还有,你失忆前对我的称呼是‘阿策’,如果不打算让花色牌起疑心的话就按照以前的方式叫我吧。”吴羽策低声说着,笑了一下。

 

    李轩在房间的桌子上吃完凭空出现的饭菜后一脸古怪地看着那套碗碟又凭空消失,然后离开房间前往一层的图书馆。其实李轩之所以把地点定在图书馆,主要是因为他想从图书馆的书籍中找到什么深入了解这个世界的蛛丝马迹。自恢复记忆以来在虚空塔待了不过一天时间,他的脑海里全是对这个世界的疑问。实际上只要大方接受虚空塔内的种种设定就能安然地继续在塔里生活下去了,但李轩的直觉告诉他,不要那么轻易接受别人灌输的一切。

    虚空塔的图书馆里,书籍被分门别类地陈列在一排排架子上,每个架子旁都有供人坐着进行阅读的沙发。书籍内容主要是训练方针、战斗技巧和武器资料,根据每个人的武器及战斗方式的不同分册。李轩在一排排书架间走着,偶尔有好奇的视线望向他这边,他也只能选择不理会。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排书架后,他在标签为“鬼剑士”的书架前停下了。

    “李迅好像说过,我和阿策都是鬼剑士吧……”李轩抬起头扫视书架上的书籍,然后被一本书吸引住了视线——

    和其他的书不一样,这本书被放置在书架的最上方,在李轩的视野里只露出一个红色封皮的边角。然而李轩记得昨天李迅带他来图书馆外观望时说过,这里的书无论最后被放在图书馆的什么位置,只要把它拿下来的人离开图书馆,书就会自动回归原位。可是这本书却被摆在书架最上方,和下面一层层摆得整整齐齐地书籍形成鲜明的对比,而且这个书架上还有明显的空位,所以不可能是以为空间不够才放到那儿的。

    李轩向上伸出手却发现自己够不着,于是改用挂在腰间的太刀将那本露出一角的书一点一点地扫了下来同时用左手接住。李轩仔细观察手上拿着的东西,发现这其实不是一本书而是一个厚厚的记事本,而且奇怪的是,这个记事本很破旧且上面覆盖着一层灰,而在遭遇任何破坏都会自动恢复的虚空塔,几乎任何东西都是光洁如新的。

    看样子这本记事本不一般啊,翻开来看看吧,李轩这样想着。他坐到了书架旁的沙发上,打开记事本,用蓝色墨水笔写的一行行文字映入眼帘,那似乎是一个人写的日记……

    

评论(8)
热度(25)

© 圆形监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