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理科生,粗人一只。文力只有5.
正剧爱好者。
全职高手中毒中,最爱王杰希和韩文清。

原谅我一生不羁放纵爱冷逆。

动漫宅,偶像是几原邦彦和伊藤润二。
喜欢的唱见是钢兵和灯油。没有讨厌的唱见。

学过画画。正在苦恼如何在做手书MV的技能树上加点。

【全职高手/多CP】天亮了吗? 最终章

最终章.天亮了吗?

    叶修看着王杰希大小不一的眼睛,然后将视线又转回到那台装置上。他想起这十三年来自己拼命战斗的时光,喉咙里吞下自己的鲜血、为了心里的旧伤疤而不断让身上增添新伤疤的时光。自己就这样往前奔跑,不去发自真心地爱任何人,因为不希望将对方拉入这种执念的泥沼里。

    而这泥沼如今即将消失。导致十三年前的悲剧的“新医学”要覆灭了,自己也迎来了亲眼目睹当年的真相的机会,能再见死去的父母最后一面的机会……

    “盖才捷,”叶修看向站在身旁的人造人男孩,“恢复我的记忆吧。”

    听到他的回答,盖才捷挑了一下眉,随即转身走向装置中心的操作台:“好吧,这是你的选择,那么我就有义务执行它。王杰希,你也该去处理你的事了,叶修的记忆恢复需要一定的时间,我不建议你在这里等着。”

    “好吧,不过你只是第一次操作它,但愿能可靠点。”王杰希耸耸肩,向门口走去。

    “吴羽策专门训练过我用这个,不用担心。”

    叶修奇怪地扭过头:“你要去做什么,王大眼?”

    “处理公事,现在李轩和吴羽策都不在了,有的事——比如说我的全国通缉令该怎么办,还有关于回收全国各地的‘新医学’技术使用权的各种事宜——就要由我和吴羽策安排好的人出面了。这是来自吴羽策的最后的指令。”王杰希回头对着叶修露出了一个抱歉的微笑,“这事大概要处理一段时日,所以你在恢复记忆后就先回家好吗?十四天之后你再来找我。”

    “在那栋我以前住着的房子里?”叶修笑着问。

    “当然,你不是有钥匙嘛。”王杰希带着笑容,转身离开。然而,在经过房间大门的时候,在背对着叶修因而叶修看不到的情况下,他的笑容收敛了,收敛得很迅速。

    ——叶修后来回忆起王杰希的这个笑容,怎么想都是苍凉的,甚至有点悲凄,不过在当时难以觉察罢了。

    

    叶修躺上了操作台右侧的那张水晶棺一般的床,并将连接着床的前端的钢制头盔戴上,然后闭上了眼睛。他其实有点想看一下那个承载了自己的记忆的人造人,但是盖才捷说那个人造人早就为了用来恢复叶修的记忆而被操作台左侧那个钢铁的封印锁在了里面,脑神经连接良好,如果随便打开可能会造成机器的数据混乱,因而没有见到。他感到床的四周开始弥漫起一种非天然的气体,而自己则在这些气体的氤氲中沉沉入睡。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他醒来时,他才发现自己躺在李轩原本的办公室里的沙发上,而一看手表,已经是第二天的正午。他皱了皱眉,头痛欲裂,仿佛有什么东西入侵过脑海,而一个在他的记忆深处由模糊逐渐转向清晰的片段开始播放,色调阴暗,却瞬间侵占了他的整个思绪。

    起先是自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视线高度似乎比现在的自己要低一些。面前是难得回到家里来的父母,在一个青春期男孩的记忆中逐渐模糊的两张脸又因为这次归家而变得清晰起来,但这一次和往常不同,这对精英夫妇愁容满面,欲言又止,看得人莫名地烦躁。

    “怎么了?”叶修听见自己用比现在要清脆一些的声音问道,“你们那么严肃地叫我认真听好,结果自己又不讲话了,搞什么啊?”

    “……儿子,有的事爸爸妈妈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眼前的父亲放在膝盖上的双手颤抖了一下,那是叶修从没看到过的动摇表现,“因为这事很重要,又非常危险……”

    “我不怕。毕竟是你们觉得重要的事,不是吗?”十五岁的叶修打断了犹豫不决的父亲,“你们尽管说吧,我认真听着呢。”

    这时坐在沙发上的端庄女人突然地就哭了出来。在诧异的目光下,她站起来走向了自己,然后半蹲下来张开怀抱,紧紧地抱住了心爱的儿子,话语间带着哭腔:“修,你知道吗……”

    她一边流着泪,一边断断续续地说着,越过她的肩膀向后看去,表情凝重的父亲又点起了一根烟。那些在抽噎中变得嘶哑模糊的音节仿佛都碎成了碎片,呈漩涡状慢慢深入叶修的脑海里。被记忆赋予生命的生物、移植记忆的技术、从冷冻库内取出来的人体实验材料……十五岁的叶修对父母的立场并不是十分清楚,但他却本能地对母亲哭着告诉自己的事感到毛骨悚然。

    现在想来,当时父亲的沉默和母亲的哭泣所表达的,大概是一种对这个本该让世界为之惊叹的崛起大国的失望感与危机感。他们都是为国家机构工作的人,社会背后那扭曲的真相足以在瞬间毁灭他们多年来的信仰。

    听着母亲在耳边的啜泣,他在心里暗暗地想着,一定要耐心地倾听完她的诉说。然而,几个高大男人的不请自来让他这么渺小的想法都付诸东流。

    接下来发生的事让沉浸在回忆中的叶修双肩颤抖,就和十三年前一样。他看到大约七个武装士兵破门而入,跑到他们一家三口所在的客厅里,拿枪指着父母的太阳穴。母亲下意识地把自己护在身后,而父亲则是一脸惊恐地站起来。扭过头看向自叶修的母亲示意儿子回房间里去,却被闯入者中为首的那位要求将孩子一起带走。

    在叶修的视野内,父亲和母亲听到这个要求后都激烈地反对,父亲甚至把手伸入口袋里,抽出了他随身携带的瑞士军刀。结果那个双手抱臂的高大男人右手一挥,枪响,军刀掉落在地,先是一片刺目的血红,随后是一片死寂。喷涌而出的鲜血大片大片肆意地渲染在地上,泼洒在十五岁的叶修身上,差点令他睁不开眼睛。

    不过睁不开也无所谓,因为眼前发生的一切他根本不想看。血色的、倒下的两个背影仿佛在那个瞬间将他的呼吸和灵魂都抽走了,整个人几乎一动不动,只有肩膀在颤抖。

    “带回去,”他听见为首的男人对身后的人命令道,“上头的那两个人说就算是尸体在一天之内也可以把记忆导出来。至于这个男孩,就抓回去交给他们处理吧。”

    叶修回想到这里便主动让自己脑海里播放的记忆片段戛然而止了。隔了十三年的时光,他再度回忆起那改变了他的一生的夜晚,颤抖过,愤怒过,心悸过,然后就只剩下平静——那一切终究只是过去,如今罪魁祸首已经不在,即便有满腔的痛楚也无法向任何人讨还,倒不如把释然留给自己。

    他从沙发上坐起来,摸了摸口袋,发现家里钥匙和车钥匙都很幸运地没有因激烈的战斗而受损。面前的茶几上有一张盖才捷留给他的便条,他在看完后冷笑了一声,拿起压着便条的笔在纸上写了几句话,接着从沙发上站起来。然后,他转过头看了看李轩办公室里那标志性的一整墙的监控画面,轻轻地叹了口气。

    “人在拿得起的同时,还要放得下,李轩。”他低声喃喃,走出了这个房间。

 

    叶修在家里度过他剩余的夏休假期,同时等待着王杰希的消息。报纸上的新闻字里行间的语气显得有点无关痛痒,只有参与了事件经过的人才知道这其中包含着多大的动荡。叶修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看着那一个个黑色的方块字,得知了政府高层突然更新换代,盖才捷成为了新上任的发言人,而“新医学”却没有从社会上消失。直觉告诉叶修,盖才捷将那两个活了一百多年的科学家的事业继承了下来。

    “放心,我不会蹈他们的覆辙。”盖才捷成熟的语调在电话的另一端响起,“将人造人当作人体实验的材料也好,利用‘新医学’让自己长生不老也罢,都是不人道的事,我是不会去做的。人造人流入社会的数量也会经过更严格的限制,迟早有一天,心脏上的那个程序也会到有必要卸掉的时候……不过那时我大概已经不在了,所以只能期待一下。”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这么打算的?”叶修淡淡地问。

    “你想表达什么意思?”

    “没什么,只是你这么做有违吴羽策的意愿,”叶修耸耸肩,“所以我很好奇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打起自己的小算盘的。你不是对‘新医学’恨之入骨吗?”

    “一开始是的,我恨死‘新医学’,也恨死那两个人了。为了完成那个冒牌吴羽策的计划,我潜心学习‘新医学’的相关知识,深入了解了它,然后……我发现我开始想成为他们,融入他们的世界。

    “你大概觉得很讽刺吧,其实我也这么觉得,但是我控制不了自己去那么想。在那两个人强行破坏我的生活之前,我就是个想成为优秀的政治家,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国家崛起的人,而‘新医学’在道德底线以上的运用对社会进步的促进作用就这样吸引了我。我逐渐意识到,它能完成我一直想拯救的一些事,比如说……”盖才捷稍稍停顿了一下后继续说,“不是因为时代的不需要,而是因为继承人的缺失而导致的文化遗产的没落甚至于失传。为了在孙哲平退伍后部队内和张佳乐搭档的突击手位置不至于一直空缺,上头的人决定用‘新医学’制造出于锋来填补孙哲平的缺——我就是从这里得到灵感的。

    “如果将一种濒临失传的文化的最后传人的记忆移植到年轻的人造人体内,再创造出人造人来学习并传承文化的话,我们的民族就能好好地在时代浪潮下保护着自己的‘根’了。怎么样?你可能无法想象,这对于一个打算从事政治的人来说是多么诱人的蓝图……”

    “不,我理解。”叶修在电话的另一端摇摇头,“只不过……如果你在经历了那种事之后还能坦然地成为你所深恶痛绝的那种人的话,会让我挺佩服——但是你说话时的尾音在抖,盖才捷。”

    电话的那端沉默了,半晌过后是一声自嘲的轻笑:“邹远说的其实没错,我确实是在害怕什么……”

    “是害怕变成自己以前所不屑成为的那种人吧。”叶修一针见血,“记住了,你现在是盖才捷,不再是李轩也不再是吴羽策。既然这一切是你自己渴望的,那么就算再怎么困难,你也要有所觉悟。”

    “这样啊……”盖才捷轻轻呼出一口气,话锋一转,“叶修,十四天早过去了,你还在等吗?还有闲功夫和我聊国家大事与人生哲学。”

    这一次,沉默的是叶修。

 

    两个星期的时间飞速而逝,王杰希却不在说好再次见面的地方。

    叶修曾打过王杰希的手机,得到的是冷冰冰的欠费停机的消息;叶修也关注着电视报导,结果并没有看到王杰希的通缉令被撤下的声明;然后就在给盖才捷打这通电话的前一天,叶修翻出了王杰希给他的那幢白色洋房的钥匙,向那个自己曾经的家出发。

    当他站在洋房的雕花大门前时,时隔多年得以回到自己脑海内的记忆顿时汹涌而起,和眼前的景象几乎完美重叠——区别,只有被重新刷漆的外观而已。叶修推开不知为何没有上锁的大门,踏上短短的阶梯来到厚重的家门前,掏出了钥匙。在他把钥匙插入锁孔正准备扭动时,他忽然有一种直觉:觉得这幢房子不是在等待着他的归家,而是在等待着他回来打开什么禁锢。

    手腕扭动,顺势前推,厚重的防盗门在叶修的眼前慢慢洞开——

    房子的布置完全没变,连那些理应用不了十三年的东西都还保持着能使用的状态,可能是特意换过而且选了一摸一样的了,也可能是因为……多年来住在这房子里的人一直悉心保护着这个家的每一丝每一毫。如果光看原本属于这幢房子的东西的话,根本察觉不出任何有外人居住过的迹象。然而那是不可能的,因为门打开之后首先映入叶修眼帘的,正是王杰希留下的东西:

    那些是客厅墙上贴得整整齐齐的剪报,叶修走近后仔细地一张张阅读,惊讶地发现那些都是自己正式成为国安局的情报官后,任务成功的新闻。报导的字里行间都完全没有提到叶修的名字,只是写出了在国安局的工作下国家在对外方针上的变化以及一些国际上的动荡等等,但王杰希却很精准地把它们都剪下来了,并一张张地贴在墙上,报纸一角上注明的日期都被他用红笔划了起来。经历了好几年的时间,有的报纸已经发黄,看上去像枯败的树叶,但依旧被牢牢地与墙面贴紧,甚至还用上了钉子。

    叶修慢慢地浏览着那些剪报,神情严肃认真。随后他在沙发上坐下来,视线很自然地停留在了放在茶几上的一个纸箱子上。他身体前倾抱起那个纸箱,把它放在自己的膝盖上,然后开始把这个有点重的纸箱里的东西一个个翻出。

    依然是报纸,只不过这次是完整的。和颜色的明显差异能直观地表现岁月流逝的墙上剪报不同,纸箱里的报纸全都是泛黄的旧物,但纸张的变化掩盖不了那巨大的油墨字所表达的触目惊心的讯息:战争,伤亡,被烧毁的家园,被践踏的土地……叶修一份份地阅读,最后瞄到了纸张一角上标的日期。这些都是十年前的那场战争时期的报纸,满眼都是战况和讣告,而且每一张报纸的讣告下都被人用红笔画了个叉。叶修看着眼前的报纸,觉得有种窒息感在心头盘旋,他最后索性把报纸全部拿了出来放在沙发上,结果看到了被层层旧报纸压在箱底的一叠照片。

    从照片右下角的日期来看,它们的拍摄比那一叠叠旧报纸还要早。每一张照片的主角都是一个少年,有的是他得奖后被登到报纸上的样子,有的是他因成绩优秀照片被贴到学校宣传栏上的样子,还有的则是他的名字在成绩榜上的第一位闪闪发亮……可以看得出,拍照的人的镜头对准的都是报纸或宣传栏等地方,他可能从没接触过这个少年,但是他的镜头和视线一直向着这个少年的方向。

    这个少年就是叶修,而所有的照片都拍摄于他父母死后直到战争爆发的那几年间。

    “王大眼……你到底是谁,又到底在哪儿?”叶修不由得低声喃喃,眉间是一片沉重的暗色。

 

    “你打电话来我这儿,就是因为你认为我知道王杰希在哪儿,不是吗?”聆听着电话另一端的沉默,盖才捷又接着问了一句。

    “确实是这样。”叶修在叹了口气后终于开始说话,“而且看得出你也料到我会打给你,要不然你怎么会还用着你给张佳乐的名片上的电话。”

    “叶修,你先说你的判断吧,你觉得王杰希现在在哪儿?”

    “我想过了,他应该还在政府大楼里,因为他的通缉令还没有被撤回。”

    “答对了。”盖才捷的语气里有故作轻松地成分,“那么叶修,你希望我怎么做?”

    “带我去见他。”斩钉截铁,毫不犹豫,叶修的话如同抛出的命令。

    气氛瞬间好像僵住了一般,随后盖才捷才语带无奈地说:“好吧,明天你来政府大楼找我,时间和地点是……”

 

    ——上午十一点半和李轩原本的办公室。后来,叶修每次想起那天盖才捷安排的碰面时间和地点的时候,都不由自主地低笑一下。上午十一点半,是他当初第一次和王杰希正式见面时所约的时间,而就是在李轩原本的办公室里,他亲手接下王杰希的资料,认识了这位眼睛大小不一的青年。

    ——在那天之前,叶修都坚决不相信命运。

    

    黑墙白窗的政府大楼里,盖才捷正带领着叶修穿过长长的走廊向电梯方向走去。两人一路无话,直到进入电梯,盖才捷在门旁按下第十层的按钮后,叶修才开口:“这个‘第十层’其实通向哪里?”

    “地下负三层。”盖才捷冷静地回答,随后他的话锋一转,“叶修,我已经打通了关系,韩文清和张佳乐不会被当作反政府势力处理,他们会被记名为为保卫政府的安全而死的荣誉军人,就和于锋一样。如果你想扫墓的话,就去国家专门为荣誉军人开的墓园,作为前军人的张新杰和孙哲平也被葬在了那里,就埋在他们的爱人身旁。”

    “谢谢,辛苦了。”叶修整个人倚靠在墙上,微微点头。

    “张新杰好像有料到过自己回不去的情况,所以早就告知了家里人说如果哪天自己不在了,就把诊所交给一个朋友经营。那个朋友好像是个‘新医学’的免疫者,一直在诊所里工作,似乎很崇拜张新杰来着。啊对了,张新杰还买了一些保险,根据他的要求,那些钱在他死后都投给孤儿院那样的福利机构了。”盖才捷看着低头不语的叶修,继续说了下去,“还有,因为邹远不在了的缘故,他老家的那片贫民窟彻底成了无人之地,所以政府决定重新开发那个地方,希望能将那边的经济带动起来……”

    “盖才捷,”叶修突然出声打断了他,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电梯到了,走吧。”说完,他便越过盖才捷大步走出了电梯。盖才捷眼神复杂地看着他的背影,也跟着他穿过了电梯门。

    

    叶修走出电梯后所看到的,是一排排的高大柜子,陈列齐整,在冷色调的灯光下散发着略带寒意的金属气息。柜子上放置着相同大小的钢铁箱子,上面用白色颜料标着序号,箱盖上还有一盏小灯,有的亮红光有的亮绿光。穿着白色的全身制服的工作人员在柜子间沉默地走动着,宛若苍白的幽灵。整个房间如同一个大型图书馆,充斥着凝固的沉默,让人不由自主地放轻自己的声音。

    “麻烦一下,”盖才捷对着一位工作人员喊道,“帮我把第13号封禁棺拿下来,谢谢。”

    “封禁棺是什么?”注视着盖才捷的背影,叶修皱着眉头问,“这个地方和王杰希又有什么关系?”

    盖才捷转过身,神色有点肃穆地与眼前的男人四目相对:“叶修,封禁棺就是记忆反移植装置上的那个用来放置人造人的钢铁棺材。赋予人造人生命的记忆被反移植后,人造人因为还有一段让自身的记忆数据慢慢流失的过程,所以不会马上变回肉状的生物材料。于是我们就会将人造人连着容纳他们的封禁棺一起放置在这个被我们称为‘回收室’的地方,如果里面的人造人已经变回了生物材料的话,封禁棺上就会亮起绿色的灯。这里的工作人员就是做着搬运封禁棺的工作……”

    “盖才捷!”又一次打断了他的话,盖才捷看着眼前的男人,发现这个一向让人看不见底的情报官脸上罕见地出现了明显的动摇神情。叶修抿了一下嘴唇后开口,声音明显被刻意压低,听上去有种易碎的镇定:“我是来找王杰希的,不是来听你深入阐述你们的‘新医学’是如何后台运作的……”

    “你是聪明人,就不要再挣扎了,叶修。”盖才捷的表情逐渐蒙上了哀伤,他看向身旁刚被工作人员用手推车推来的亮着红灯的第13号封禁棺,说,“整理一下情绪,打开这个,见一下你的爱人吧。”

    叶修的肩膀自那天恢复记忆之后又一次开始颤抖,他慢慢地、脚步沉重地走向那口封禁棺,双手伸出握住冰冷的钢铁盖子,然后稍稍用力,就这样打开了它。下一个瞬间,他脸上的表情全部凝固了,眼神低垂,十指一松,金属棺盖重重地砸在了地上,响起的声音是这个图书馆般安静的房间里刹那间的嘈杂。

    王杰希就躺在那金属的棺材里,神情安详,双手交叉着放在胸前,仿佛只是睡着了一样。叶修伸出手,轻轻地抚过青年苍白的脸,没有呼吸,也没什么温度。他背对着身后暗自叹气的盖才捷,低声问:“他一直以来都知道吗?”

    “没错,从他苏醒的十三年前起就知道。”盖才捷点点头,“那个时候,冒牌的吴羽策就已经有了计划的雏形,他安排将你脑内的有关那天晚上的记忆取出,并由此赋予一个人造人生命,作为制造出的第一个棋子取名为王杰希。他将‘新医学’的一切都告诉了王杰希,然后暗中帮助他躲过被扔进焚化炉的命运,让他逃亡到政府大楼外的世界里。据我所知从那天起一直到战争爆发的三年间,王杰希一直住在吴羽策暗中安排给他的公寓里,一边学习一边等待计划的全面运行。”

    “……对于吴羽策的命令,他为什么不会反抗呢?”叶修盯着王杰希的脸,自言自语般地问道。

    “我想,是因为他一苏醒,脑海里的记忆便是杀戮场面吧。所以他对于人造人被别人的记忆垃圾赋予生命的命运感到痛恨或是不公,也就不会反对那个吴羽策的计划——”盖才捷停顿了一下,“我是这么猜的,毕竟我就是这样才甘当棋子的。”

    “王大眼说过的,他不是棋子,只是各取所需……”叶修的声音又低下去了一点,站在他身后的盖才捷看不见他的表情。

    “的确是各取所需,因为王杰希他有个希望那个冒牌吴羽策帮他完成的愿望,那就是给予你——他的记忆本源叶修——得知真相并恢复记忆的机会。”盖才捷苦笑了一下,“叶修你知道吗?王杰希自从得知自己脑内的记忆是来源于你之后就一直很在意你,在意你突然失去父母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你所就读的高中离他的藏身之处很远,但他还是坚持每个月坐车去那儿看宣传栏上的成绩榜并把你的部分拍下来,原本他很高兴,以为你重新振作了起来。但是后来他得知你那么用功是为了成为情报官寻找真相之后,又开始有点不安。

    “后来战争爆发,他买了很多报纸,就是为了确认讣告上有没有你的名字。知道他对你的想法的那个吴羽策也找人给他传递了一些有关你在军中的情报——王杰希在那个时候就知道你的性取向和你因为你父母的‘殉职’而拒绝和别人成为恋人的事了,也就是由于他明白了你依然放不下,所以他才请求那个吴羽策让你知道真相并恢复相关的记忆。

    “——明知道那样做的话,自己就不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真是笨蛋。”

    一阵沉默,叶修的双肩已经不再颤抖了,但他却陷入了沉默。盖才捷注视了他一会儿,最后轻声说道:“你会跟着来政府大楼是个意外,你会爱上他也是个意外,他并不希望那样不是因为讨厌你,只是怕你在恢复记忆之后看见再也醒不过来的他而难过……”

    “我明白……我早该明白的。”叶修微微点头,苦笑着。

    他想起王杰希拒绝牵起自己的手后跑入雨中的背影,想起他在自己的复式公寓顶层上把拳头挥向自己时那种“一拼到底,反正自己也没什么可失去了”的眼神,想起他叫自己不要相信他因为不值得……

    其实先爱上的明明是他吧,墙上的剪报、打了叉的讣告还有专门去拍的照片,都好像是来自那个青年的告白一样。

    都好像是那个他,在对着自己说,叶修,我爱你。

    叶修咬了一下下唇,眉头紧锁。他依旧盯着王杰希的脸开口,头也不回地问身后的盖才捷:“当人造人的记忆数据全部流失后,留下的生物材料会被你们用于又一次记忆移植吗?”

    盖才捷点点头:“会的,为了节省资源。”

    “我不会让你们这么做的。”叶修说着,伸出双手将躺在封禁棺里的王杰希用力抱了起来,左手揽着他的肩,右手则横在他的膝盖下方。王杰希身高不矮,但体重却比叶修的想像要来得轻。叶修就这样抱着陷入永远的沉睡的王杰希,慢慢地向电梯口走去。

    “等一下,叶修。”盖才捷对着叶修的背影喊道,“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再把你的那段记忆取出来一次,并把移植入的那个人造人设定成王杰希的脸……”

    “别再开玩笑了,盖才捷。”叶修扭过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还不明白我的态度吗?在看到那天我在你留的字条上写下的话以后。”

    叶修在李轩的办公室里醒来的那一天所看到的盖才捷留下的纸条上,写着这样的话:“叶修,我想过了,在今天之内如果将韩文清、张新杰、张佳乐和孙哲平的尸体里的记忆移植,并根据他们的脸来设定人造人的外形,说不定你的朋友们就能继续活下去了。我打算征求你的意见。”

    盖才捷低下头:“我还记得,你那时给我留言说,你的朋友们都对‘新医学’没有好感,而且他们是为了扳倒‘新医学’才战死的,所以用这种技术换来的生命宁可不要……但是叶修,没有了当初赋予他生命的那段记忆数据的话,王杰希体内的数据只会不断流失,随之外形也会改变,最后你所看到的就只是一块肉状的生物材料而已了啊。”

    “就算是这样也比让我重新去爱一个活着的王杰希要好!”叶修说话铿锵有力,“和我一起同生共死的王杰希、我所爱上的王杰希就只有一个,其他的无论再怎么像,都只不过是赝品。”

    没有亲眼看见我承认背叛的李轩,都是赝品——盖才捷想起了之前吴羽策吩咐韩文清不要杀掉李轩说的话,脸色苍白,随即而来的是一阵伤感。他目送着叶修怀抱着王杰希慢慢离开这个房间,突然想起要给他们输入电梯的密码,于是他追上去跑进了电梯,对站在电梯角落的叶修点头示意了一下后,转身按下了去往一层的电梯按钮并输入了一串数字。

    按下了最后一个数字后,盖才捷识趣地走出了电梯,站在电梯门前目送他们。而就在电梯门即将关闭的时候,他好像看见了一直沉默着的叶修开了口,说了一句话。

 

    “王杰希,对不起……”叶修一字一顿,仿佛每个字都有着千斤的份量。

    ——对不起,我的一场噩梦,造就了你的一生。

 

    当天,盖才捷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坐在沙发上松了口气。将真相告诉叶修后,他在吴羽策的计划中要做的事终于全部完成。回想起这个计划里的种种,盖才捷的思绪在心中纷扰,他作为一个最初的受害者,在故事的结尾得到了自己的梦想,但对于从前的自己——从前的李轩和吴羽策的愧疚却依旧是块卡在心里的顽石。他不知道自己变成这样算是成长还是成熟,只知道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有更长的路要走。

    而参与这件事的其他人,或是为了信念敢于与强权为敌,或是为了意志敢于斩断念想,或是为了心意敢于改变自己……他们都比自己要强得多了啊,盖才捷这么想道。

    他看着窗外的景色,想起了王杰希洒脱地对他笑着说不用在意,叶修不会颓废不前,失去他的叶修只会在心里装着对他的回忆,继续坚强努力地前行;想起了韩文清在持械去和李轩派来的士兵搏斗前对自己说,比起惨烈战死,扭曲意志才更会让张新杰难过……

    他最后想起了吴羽策曾经对他说的,不能公之于众的真相藏在心里的感觉和全部记忆被人工移植到了一个并不属于自己的躯壳里的感觉一样,都是“内”被“外”蒙蔽,就如同世界被黑夜一直蒙蔽,永远无法见到破晓时的阳光。

    “计划完成,真相揭露……现在对于你们来说,天应该亮了吧?”盖才捷低头喃喃自语,然后轻轻地展露微笑。

全文完

—————————————————————————————

后记

    打出“全文完”三个字的时候,我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作为一个写了好几年原创硬盘文的人,这是第一次写同人,也是第一次发布在公共平台上,大概这就是全职这部作品给我带来的勇气和毅力的作用吧。虽然是一个一章要写两个星期的手残,但还是一边吐槽着自己一边写下来了,真好。

    

    我在序章时便说过,《天亮了吗?》的灵感来源是一篇同名的科幻小说,而现在在这文完结的当下,我打算将这篇原型小说的内容大致说一下。因为如今的我已经找不到那小说的原文了,叙述全凭记忆,希望不会出太多错:

    故事以一个孤儿院内生活着的小女孩为第一人称。有一天一个成熟的女人来到孤儿院并扬言要收养她,最后还为此开枪射杀了院长,并带着小女孩逃走。小女孩觉得女人的面容像极了她记忆里的妈妈,但女人却坚决否认自己是她生母。

    她被女人带到了一个临时的破旧住所内,还被问了许多问题。令她惊讶的是,女人好像对她的童年记忆很感兴趣,尤其是自己每年的生日是怎么过的,听到开心的回忆会情不自禁地露出笑容。但有的时候女人又会骤然变得有点歇斯底里,拼命地摇着她问她妈妈去哪儿了。小女孩说,妈妈被人带走了,然后哭了起来。

    紧接着,室内灯光全灭,她们遭到了袭击。女人拿起枪,将小女孩护在身后……

    随后镜头一转,两名看着摄像画面的男人正在谈天。其中一名男人抱怨说,他们精心培养的一名女杀手叛逃了。因为当年他们秘密抓捕她的双亲时被她所目击,于是相关的科研人员便将她从前的记忆一并移去,然后植入一个机器人的脑芯片里。机器人被伪装成普通女孩养在属于组织秘密机构的孤儿院里,而她则作为没有从前记忆的人被培养成杀手。

    但不知是什么原因,这件事竟然在多年后被她发现,于是她闯入孤儿院,劫持了脑芯片里装着自己的记忆的女孩后逃亡。

    说到这里,外面传来了消息,说那个女杀手已被击毙。两个男人看见荧屏上显示破屋内无生命反应迹象,松了口气。

    但就在这时,荧屏上又突然有生命反应的光点在破屋内亮起。两个男人大惊,急忙放大了荧屏的视图,却发现重新亮起的光的轮廓似乎不属于女人,而是像个小女孩。那个小女孩嘴里还发出微弱的声音,手在推着地上的什么东西。

    他们又将收音装置的功率调大,终于听清了这突然出现的生命在说什么——

    她说:“天好黑,妈妈我害怕。”重复着,一遍又一遍。

 

    ——以上便是本文的灵感来源故事,也叫《天亮了吗?》。这时我人生中看的第一篇科幻小说,到现在大概也有十年了。还记得第一次阅读后我没看懂,第二次看明白了,然后躺在床上哭。

    一开始想着写全职同人的时候,我想的是写一个反乌托邦小说,不是《大逃杀》那种反乌托邦,而是《psycho-pass》的那种,然后我就开始设定世界观还有(一如既往站的冷逆)CP了。因为是第一次写同人,在人物关系的设定上我不知道要怎么全面重设,所以和原作一样,韩文清和张新杰、张佳乐和孙哲平、吴羽策和李轩分别是三对搭档,轩哥依旧会自我怀疑,锋哥依旧是个有理想和抱负的青年,老叶依旧有死于吸烟过度的征兆……(。

    不过写出来后全文的基调……怎么说呢,我推荐一首歌叫《HEAVENS DIVIDE(天堂破碎)》,歌词和意境都蛮配的。

    先是想好了所有的真相,然后再想他们如何去揭露,结果为了不OOC以及现实性更强,我推翻了不少最初想好的情节。原本我想让老韩和张副先去政府大楼探秘被抓,轩哥因为可惜他们的能力就抹消他们的记忆导致他们退出这个计划,然后继续过他们的夫夫生活……可是我后来又给自己敲响了警钟:以老韩的性格应该不会那么快并那么明目张胆地背叛政府,所以我改掉了张韩部分的情节,结果又导致他们一起被葬在墓园里。

    原本我也想过让叶修听说自己父母的死亡真相后就释然,放弃恢复记忆,然后和王杰希回到那幢洋房后在王杰希留下的那堆“无声的告白”环绕下对自己的爱人说出那句我爱你……但老叶真的会释然到放弃在记忆里见自己父母最后一面的机会吗?取消通缉令就能让王大眼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吗?所以我又推翻了我的原有情节。

    比起大悲剧,让写文的人自己都觉得OOC得难以接受要可怕多了,我认为。

    到了最后还是要感谢能坚持看完全文的读者,能忍受手残的发文效率,文笔的不成熟,还有作者为了跑剧情而导致的感情描写不足。因为我是第一次公开发布文章,所以希望大家有什么意见就向我提出来。谢谢大家~

评论(11)
热度(36)

© 圆形监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