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理科生,粗人一只。文力只有5.
正剧爱好者。
全职高手中毒中,最爱王杰希和韩文清。

原谅我一生不羁放纵爱冷逆。

动漫宅,偶像是几原邦彦和伊藤润二。
喜欢的唱见是钢兵和灯油。没有讨厌的唱见。

学过画画。正在苦恼如何在做手书MV的技能树上加点。

【全职高手/多CP】天亮了吗? 08

不擅长写打斗……原本可以很长的入侵部分一章就完了

等真相的读者抱歉啊,下一章才开始揭开

不会再有什么伏笔了,请相信我会把谜题的答案写得清楚一些的^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八章.死人归乡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缝隙洒入屋内,照到了床上侧躺着的男人的脸。李轩眯了眯眼睛,睁眼望向宿舍墙上挂着的时钟,发现比自己昨晚调的手机闹钟早了半个小时。不过他睡眠向来很浅,而且一旦醒来便难以在短时间内再次入睡,所以他选择了起床。

    李轩正打算以手支撑着床爬起来时,便听到了身后有人低哼了一声。他回过头,看见正用双臂环住自己赤裸的胸口的男人缓缓睁开了眼睛,同时头慢慢地向前垂下,呼吸喷在李轩的后颈上。李轩注视着他微微开阖的睫毛,轻声说:“抱歉,阿策,我醒早了,你把手臂放开继续睡吧。”

    以往这种情况下,吴羽策都会松开从背后环住李轩的手臂,翻个身继续睡,可这一次他非但没有这么做,反而还收紧了双臂,赤裸的胸膛贴上了李轩光滑的脊背。李轩疑惑地左右扭动了几下,问:“阿策你是怎么了?我不打算继续睡了,这样说不定会打扰到你。”

    吴羽策沉默了一阵,然后慢慢地松开了手臂。他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正坐在床上,弯腰从床头柜及地板上找自己的衣服的李轩,然后开口:“……你最近很累。”

    李轩的动作随着他的愣住而停滞了一下。他随即明白过来,笑着回头:“我这几天的确焦头烂额的,不过放心,我的精神很好,工作起来不会吃力。”他往下探头,终于找到了最后一条长裤,把所有衣物叠成一叠抱着,起身准备走向浴室,却感到有一只手搭在肩膀上。

    他回头,看见吴羽策复杂的眼神——他不知什么时候从床上爬了起来,连衣服都不披一件,就这样站在床边注视着他。李轩刚想开口询问,吴羽策便飞快地伸出另一只手扳住他的另一个肩膀并顺势用力,让李轩被迫和他面对面。然后下一个瞬间,李轩感到自己的嘴唇被柔软的东西堵住了,有条同样柔软的东西撬入了他的口腔。

    李轩手上抱着的衣服毫无悬念地重新掉到地板上。他还来不及动起自己的舌头,就感觉要窒息了,脸涨得通红。

    他记得吴羽策是不喜欢这样的,至少他不会在自己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还这么霸道。可这一次,吴羽策显得很反常,李轩感到吴羽策的手臂又开始紧紧地环着自己,仿佛要将这两具肉体融到一块去似的。他再也忍受不住,双手放在吴羽策肩膀上猛一用力,推开了把舌头伸进自己嘴里的男人,然后弯下腰开始喘气。

    “阿策……哈……你今天是……怎么了……?”李轩喘息着问。

    吴羽策紧紧地盯着他,眼神里的那点疯狂开始收敛。他眨了眨眼睛,视线逐渐降低:“你……工作加油,别太拼命了……”

    “这话应该我对你说吧,”李轩抬起手擦了擦嘴角,弯腰从地上重新抱起自己的衣服,理解地点点头,“你……一定是压力太大了,放松一下吧。今天就别工作了。”

    他准备转身离开,却又瞥到了吴羽策的眼神。平时的吴羽策,眼神是清冷而令人心静的,而今天略显反常的吴羽策,他的眼神里仿佛有黑色的漩涡,要将李轩狠狠地吸进去。李轩暗暗在心里作了决定后深吸一口气,慢慢向吴羽策走去直到靠得不能更近,然后头向前一探,吻住了吴羽策的嘴唇,就那么一瞬。

    面对着开始眨眼睛的恋人,他脸红了一下,扯出一个微笑来,随即转身就走。而在他身后,吴羽策一直盯着他的背影。

    这个背影,会被吴羽策永远印在心底,至死方休。

 

    傍晚时分,一辆银白色的车缓缓开入政府大楼外侧的铁闸门,门口的保安在看见开车的人探出头来后便给他们放了行。森严的警戒都被布置在了大楼本身,最外层的门反倒相对没那么受保护。

    银白的车没有像往常那样停在围墙内的停车场里,而是径直开向政府大楼的建筑入口。站在门口两侧的警卫见状,互相使了个眼色后走向前去,拦住了向自己驶近的轿车。其中一个警卫大声地说:“请将车停在停车区内再进入这里,并出示工作证。”另一个人的手探向腰间,握住了手枪枪柄,手指灵活地打开枪套,随时准备拔枪。

    这时候驾驶座旁的车门打开了,一个神情慵懒的男人走了下来,对他们摆摆手:“好久不见……啊呀,门口的警卫怎么又换了?”男人从车子里拿出他的工作证件,在两位警卫的眼前晃了晃:“我叫叶修,是国安局的情报官。抱歉啊,这次有急事,不由自主地就开过来了,连车都忘了停。”

    那个已经一只手握枪了的警卫皱了皱眉,开口说道:“车里还有人吧?都出来。”从他的角度看去,车里完全没开灯,副驾驶座上没人,而后排有人却看不清脸孔。

    叶修点头表示明白,转身对车里面说:“出来吧,赶快地。”语气里却不像认真的意思。

    只见车的左右两边同时有人开始了动作。后排右车门被人打开,有个男人往车外踏出一步,同时后排左车门的车窗摇下,一个男子的脸出现在降下的玻璃后……

    ——两人的露脸在两位警卫看来,都是一瞬间的事。因为在下一秒,他们还没反应过来时,踏出车门的人右手迅速且用力地一甩,刺目的银光在视野内一闪而过,就有一把锋利的匕首直接没入其中一人的胸口;同一时刻,摇开车窗的男子持枪的左手向外一伸,对着那个还没来得及把已经握在手中的枪拔出的警卫就是一发,正中腹部。

    鲜血,几乎在同一个瞬间从两名警卫身上飞出,惨叫被剧痛堵在喉咙里,发出口时已经化为呻吟。他们都忍不住跪倒在地上,倒映在眼里的最后的影像,是叶修和那个投掷匕首的高大男人快速地跑上前来,给了他们的脖颈每人一记手刃。

    

    “对那些阻碍我们的人,不要太手下留情。他们的确挺无辜,但记住,没有什么目的是不做残忍的取舍就能被达到的。”叶修抽着烟,看似不经意地说。

    一天前,叶修的公寓里,五个决定一同闯入那栋黑墙白窗的政府大楼的男人正在客厅里分配武器。由于王杰希的照片已经被放入电视台的紧急新闻中,他实在不宜出门,因此他就只得一直借住在叶修的公寓里,五人聚首的地点也不得不选在那儿。最后,张佳乐身上背了最多的弹药,而孙哲平也在大家的一致同意下把最锋利的军刀别在腰间。而另外三人也各自持有防身用的武器,其中要数张新杰的最为轻便,因为他还要额外背一个医药箱。在武器分配完后,他们开始做其他方面的准备和探讨。

    “这种事我当然清楚,我们不几乎都是浴着血过来的嘛。不过,想不到老叶你这个硬插进来的也会做出这么具有实质性的贡献啊。”张佳乐扶了一下耳机,并轻轻用手指敲着嘴边的小话筒说。

    “我也想不到你会忘记带无线电装备,张二佳。”叶修淡定地回应,“老韩没同意你调到军工基地去是他最大的失策。”

    张佳乐能回复的只有一个向上翻的白眼。

    孙哲平坐在沙发上没有说话,只是端详着手中的军刀,欣赏着刀面反射出来的光亮,同时认真感受着刀柄握在手中的触感。张新杰低头看着放在膝盖上的开启的医药箱,用心记忆里面每一种物品摆放的位置。王杰希坐在站着抽烟的叶修身旁,双目放空,不知在想些什么。

    “话说,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带着他去啊?”张佳乐皱着眉,手指指着王杰希,“路线什么的用通讯设备告诉我们就好了啊。如果不是他在的话,我们就可以用工作证混进去了,不至于过分动用武力。”

    听到这话,王杰希刚打算开口,却被叶修抢了先:“假如他不跟着我们,指不定在行动中途就被李轩派的人发现并干掉了。反正动用武力是迟早的事,消灭一种可能性不是更好?”

    “……王杰希,”张佳乐把怀疑的眼神落在王杰希身上,同时低声说,“如果你欺骗我们,就是把自己放入我的枪靶。”

    “我很清楚,”王杰希淡淡地说,“也很明白。”

    “好了,佳乐,现在对着自己人表达立场没什么好处。”孙哲平抬手拍拍张佳乐的肩膀,看向王杰希问道,“我们闯进政府大楼后大致上要怎么走,能先叙述一遍吗?”

    

    办公室墙上的投影所显示的,是李轩所召集的人手在首都内搜捕王杰希的地点范围,还有他们五颜六色的行动路线——由各队一一讲述,李轩操纵鼠标标记在图片上。他们看着这张大图,一点点分析王杰希的去向,严谨认真。那么多人挤在一间办公室里,几乎所有人都在注意投影上的东西,直到有个人无意中瞥了一眼李轩安装在另一面墙上的几十个监控画面。第一眼他还看着两个人有点面熟,然后就瞬间反应过来,差点当场跳起来。

    “张佳乐和孙哲平!”那个人指着监控画面中的一处脱口而出。面对暂停了会议齐刷刷将目光投向自己的人们,他冷静了一下,说:“我在监控上看到了他们持械和警卫搏斗。”他说完这话,大家才把视线转向他指着的监控画面。在镜头下,孙哲平向前挥出手中的军刀,弧度优美,伴随着张佳乐的枪声在前来阻止他们的警卫身上带出喷薄的血花。当年驰骋在战场上的搭档,如今不但默契依旧,杀伤力也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李轩愕然了,因为受到这么严重的袭击,居然都没有人联系他。

    好像是应了他的想法似的,办公室的电话骤然响起,那声音刺耳极了。李轩赶忙接起电话,里面传来一个男人虚弱的声音:“李轩……先生,有五个人……伤了警卫,闯进了大楼里……他们的攻击……很利落,主要集中在颈部或以上还有……通讯装置上,我……”

    男人的话没说完,就再也没有声音了。是因为通讯设备被破坏,还是因为他已经不能再开口说话了呢?没有人知道。

    五个人闯入……除了张佳乐和孙哲平外,还有三人。李轩重新看向那个监控画面,张佳乐和孙哲平的身后是开了门的电梯,而旁边电梯内的监控画面上却显示里面空无一人——这不可能,至少有个人在里面长按开门键才对。有人偷换了监控画面!

    张佳乐和孙哲平共同认识的人……能干扰电梯的安全系统运作的人……

    李轩深入想了一下,不禁攥紧了拳头。他抬起头望向房间里的人,说:“各位,告诉你们一个消息,被我们追捕了几天的王杰希,可能自己带着帮手闯进来了。”他注视着面前的人们的表情,手指指着那个监控画面:“现在他是在电梯里,不过等我们赶到,他恐怕已经破坏安全系统,跑到别的楼层去了。”

    他面色沉重起来,严肃认真地说:“我现在命令你们,分队守在各个楼层的电梯旁,根据停下的楼层来自主决定队伍的移动方向。为了你们行动方便,我会开放每一段楼梯,包括通往地下的。还有,别忘了带上无线通讯装置。”他停了停,补充道:“我不需要你们活捉他,尽力杀过去就是了。”

    “是!”整个房间里几乎所有男人们都齐声喊道,随后便快速地离开了房间,还不忘拿起他们的随身武器。于锋临走前重新瞥了眼监控画面,看了一眼那两个矫健的身影,然后带着复杂的眼神离开。他紧咬着牙关,握着军刀的手上青筋突起。

    李轩在所有人消失在视野中后转身走到投影了路线图的墙边,那里斜挂着一面国旗。他右手握住旗杆向左拧了拧,只听见“咿呀”的一声响,一道暗门在眼前打开了。李轩走了进去,看着操作台上满眼花花绿绿的按钮,点亮了写着“开放楼梯”的那个键,并把整整十五层的按钮都按了。在操作仪板上输完自己的密码后,李轩长舒了口气,从口袋中掏出手机,拨打了吴羽策的号码。

    “喂,阿策,”李轩开口问,“韩文清他们那些人是不是现在在你那里?”

    “是啊,我专门集中了他们这些人脉比较广的,正在部署位于首都以外的搜捕行动。”

    “暂时先别继续安排,王杰希可能带人闯到大楼里来了。”李轩低声说,“我已经派了我这边参与会议的所有人去堵截他们,你那边的人也过来帮忙吧。”

    “明白了。”吴羽策简洁地回答。

    搜捕王杰希,确实要全力以赴啊。李轩在挂断电话后这么想道。

 

    一天前,叶修的公寓里,王杰希从随身的背包内拿出一个素描本放到灯光下打开,映入他们眼帘的,是用铅笔和直尺仔细画出的平面图。王杰希用笔指了指平面图边沿处的一个白框,说:“政府大楼的电梯每层楼都有,但是楼梯,”他把笔移动到一个角落位置,“除了从一楼到二楼的那段以外,其他部分都在平时被封锁着。如果有任何人闯入,基本上都得走电梯,因为整栋楼的核心人员和重要资料不是在地下,就是在三楼或以上的地方。”

    “然后,一旦从监控录像中发现有可疑人进入电梯,相关人员就会马上封锁它,并切断电梯任何按钮所连接的电路,对吧?”得到点头肯定后,张新杰问道,“那么这种情况的发生会对政府的工作产生影响吗?”

    “不会的,个人办公室内都有电梯,全部通往其他办公室或资料室。”王杰希摇摇头。

    “那怎么办?”张佳乐问道,“不能走楼梯,走电梯又是危险的。”

    孙哲平突然想起了什么:“那个叫盖才捷的小鬼是不是说过,电梯的系统可以被入侵?”

    “但是为了战术的可变性,还是走楼梯好。”张新杰说。

    “让电梯和楼梯都开放怎么样?”叶修笑着说。他突然插进来的这一句让张佳乐和孙哲平都翻了白眼:他们的闯入肯定伴随着成为警卫抓捕的目标这一点,之后的行动可谓分秒必争,更何况这里拥有入侵系统这方面技术的人也就叶修和王杰希,而同时叶修还要出手保护王杰希……

    结果听到叶修这么说后王杰希笑了一下,说:“我正是这么打算的。”他拿起从刚才开始一直放在手边的手机。其他人发现,屏幕上显示通话功能是开着的,少年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你们最好选择解决电梯的系统,那个比较容易,有枪支的话把警卫控制在电梯门外还是可行的。你们进入时就用二楼的电梯上去。楼梯方面……知道入侵者控制了公共电梯的话,会有人选择开放楼梯的。”

    “这声音是……盖才捷?!”张佳乐顿时瞪大了眼睛,“你认识他?”

    王杰希的回应只是点点头,随后对电话另一端的盖才捷说:“你要小心,别被监控发现了。”

    “放心,我了解这幢建筑里的每一处监视死角。”盖才捷语气坚定,“这对我来说生死攸关,当然会尽量避免……抱歉,上头的人在叫我了,之后联系。”

    那一端的人挂断了电话。孙哲平和张佳乐神情古怪地看向王杰希,最后开口的是孙哲平:“你和盖才捷……是什么关系?”

    “盟友。”简洁的回答。

    “盖才捷说的‘生死攸关’,是说如果他的行为被发现,就会立刻‘被’心力衰竭致死吧?”张新杰注意着王杰希的表情,说出了他的猜测。

    “张医生您真厉害啊。”王杰希低头笑了一下,然后又把话题重心移到了入侵作战上,“我们解决门口的保安后爬楼梯上二楼,我来解决电梯的系统,监控录像小盖已经剪了个假的放上去。入侵系统后,点任何楼层都不需要密码。”

    “然后呢,我们要去哪?”叶修看着王杰希问。

    “按下第七层的键,去地下负七层。”

 

    “完成了。”王杰希按下了最后一个按键后把电梯紧急按钮旁的盖子合上。站在他身后的张新杰见状,立刻打开了身上的无线通讯装置,对着话筒说:“张佳乐,孙哲平,退回电梯里。”同时不停地探出头去朝门外的警卫放冷枪的叶修也将持枪的手垂下。

    张佳乐一边朝着冲过来的警卫开枪一边掩护着孙哲平后退,孙哲平则在一刀砍倒了一个人后持续向后退,几乎退至和张佳乐呈同一直线。结果就在这时,二楼通往三楼的楼梯中间的铁门开启,又是一批人涌了下来,为首的一个步枪枪口一抬,子弹划过风的声音很轻,刹那间不等张佳乐转火掩护便射入了开启着的电梯,子弹在飞射的过程中重重地擦过了孙哲平的右臂,鲜血直接就洒了下来。

    血红的液体溅上电梯的门框。孙哲平咬紧了牙关,从身上摸出个手雷,拉开保险栓便使劲用左手扔了出去。手雷砸到了从三楼下来的那群人跟前,炸开时一片火光带着硝烟和尘土绽放开来,滞住了他们的脚步,并阻碍了他们的视野。趁着这个机会,张佳乐和孙哲平退入了电梯内。当电梯门上被援兵的子弹击出一个个凹处时,电梯早已启动。

    在向下运行的电梯里,孙哲平坐在地毯上,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张新杰正蹲在他旁边,为他治疗伤口。张佳乐也有负伤但都不重,他一边给枪支换着弹匣一边看着正接受治疗的孙哲平。和王杰希一同站在一旁的叶修递了张纸巾给他,示意他给孙哲平擦擦额头上的汗。

    “最后从楼梯上冲下来的不是警卫。”孙哲平突然开口说,“他们着装不统一,武器配置也和警卫不同。”

    王杰希低头思考着:“既然全是从三楼冲下来而没人是从一楼上来的话,那就不是‘看守者’了……”

    “你说的‘看守者’是什么?”叶修转头问道。

    “是全副武装,专门看守关押在这里的罪犯的人,如果有人要闯入禁地的话,他们也会成批行动。”王杰希的眉头皱了起来,“我从这里逃亡时最艰难的就是摆脱‘看守者’的追杀,可现在出现的人明显不是……”

    他的话还没说完,电梯便“叮”地一声,提示他们第七层——实质上是第负七层——已经到了。叶修对所有人使了个眼色,他们便都站在了电梯内的两侧,而且是贴墙而立。他们屏息听着外面的声响,细碎的脚步声,轻微的金属摩擦的声音。随即而来的是一声枪响,子弹击碎宁静从他们面前擦过,打在了电梯面朝门的那面墙上。而在听见枪响的瞬间,张佳乐和叶修一前一后迅速蹲下,探出头去趁对方枪口无法反应抬手就是低空的好几枪。而且,是散弹枪。

    一时间,几个持械男人的脚踝附近被金属弹头直接命中,骨骼碎裂和血肉撕裂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张佳乐趁此机会再摸出了个手雷,咬开保险栓往前方就是一扔。火焰炸开,尘土飞扬。叶修先拽着王杰希跑出电梯,朝左边的走廊冲去,随后是张新杰跟在他们身后,最后是张佳乐和孙哲平。走廊很窄,而且弯弯曲曲的,苍白的灯光照在白墙上,有种阴森诡异的感觉。张佳乐在前进中还不时回头开几枪,视野里有人倒下了,但又有更多的人从楼梯上涌下来,跟刚才一样。

    “该死,这些人怎么和蚂蚁一样多。”张佳乐抱怨一句后继续和他们一起沿着走廊跑。他并不知道,他们决定实行闯入计划的这一天,刚好也是李轩将之前在整个首都搜捕王杰希的队伍全部召集到政府大楼里来的日子。

    他们跑过长长的、迂回的走廊,沿着略陡的楼梯往下,到达了一扇门前。王杰希从口袋中掏出一枚载玻片,放在了大门旁的方形装置上。只见一道绿光上下扫过载玻片上粘着的那个指甲大小的盖玻片,随后装置下端的绿灯亮起,巨大的门缓缓打开,在他们五人通往那扇门后又合上了,将追赶而来的人们关在门外。

    “那个是什么?”张新杰指着王杰希手里的载玻片。

    “指纹,可以当通行证用。”王杰希将载玻片重新放回口袋。

    通过了那扇大门,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三个入口,从这里开始,头顶上的灯光变得黯淡,脚下的阴影很深很深。王杰希示意他们走中间的入口,入口内是一段一眼看不见底的向下延伸的螺旋楼梯,窄窄的,一阶顶多只能肩并肩挤下两个人。

    “把握好平衡感,各位。”张新杰认真地说,“就算没有扶手,我们也不能慢悠悠地走下去。”

    “一个一个跑下去吧,尽量别并排。”叶修跑在第一位,边跑边问处于第二位的王杰希,“喂,王大眼,这么阴森的阶梯你当初是以什么心态跑完的?”

    “没有什么心态不心态的,”王杰希耸耸肩,“逃亡的人只会想着自己一定要活下去。”

    他们控制着平衡地向下跑着,跑了有一段路后孙哲平忽然大吼了一声“小心”。他们抬头,只见一枚手雷从上空飞过,即将落到他们中间,准确说,是王杰希的位置再靠前一点。结果王杰希向后退了一步同时首次拔出了他的手枪,在手雷即将落入高度不足叶修身高的地方时朝它射了一发,随即伸手拉过叶修两人一同趴下。手雷炸开,声音震得人鼓膜发痛,灰尘覆上每个人的脸。叶修觉得左手的肉好像被飞溅的火星烧糊了一块,一睁眼,看见王杰希咬着下唇,有血红的液体从他的额发下流出来。

    然而他们不能因此停下脚步,因为开始有子弹从上面的位置射向他们身旁的墙壁,裂纹肆意滋长搬蔓延。五人起来后便向下飞快地跑——他们能做的也只有跑,毕竟这是螺旋梯,不能回头用子弹回击敌人。每个人都开始喘气,身上各有负伤,但能起作用的只有腿脚。

    他们弯着腰,听着子弹从头顶擦过的声音,喘息低沉。当他们终于看见前方比头顶上的灯光要来得更亮的光芒时,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如同跑完了一个世纪。王杰希左手捂着头上的伤口跑到了最前面,抵达楼梯尽头的密码门,右手快速地输入了一长串数字。他回过头,看着另外四人跑到他身边,然后一起跑入洞开的大门。他们抚着胸口平复状态,身上流血的地方混着汗,带来些许痛感,但同时悬着的心开始逐渐放下,因为枪声和逼近的脚步声都被关在了厚重的门外,而在他们的入侵计划中,这里便是最后一站。

  “大眼……如果他们又闯进来怎么办?”叶修伸出右手,打算去擦王杰希额头上流下的混着血的汗。

  “不会的。”王杰希一偏头,避过了叶修的手。进入这个房间后,他的语气和眼神都突然变得有点冷冰冰的,让叶修顿时愣住了:“那些‘看守者’已经在外面和他们战成一团了。”

  国安局的情报官一时没反应过来,然后他听到了张佳乐颤抖的声音:“天啊……这是个什么……什么地方啊?!”

  叶修这才开始留意王杰希带他们来的这个地方,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表达能力一向优秀的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张佳乐和孙哲平都呆站着,面色苍白地注视着眼前的景象,而张新杰即使和他们同样震惊,也没忘了给在场站着的伤员伤口进行处理。只是他脸上的表情写满了“难以置信”,直到他从随身的医药箱里拿出医用酒精,他的神色才缓过来。

  这个让五人瞬间陷入不安的沉默的房间里有什么呢?

  整个房间内基调呈白色,令人想起医院那病态的苍白,冷色调的灯光映照在眼前,使房间里弥漫着一种诡谲的气氛。这个偌大的房间就像是一个网吧,上千台电脑在他们眼前整齐地排列着,亮着光的屏幕正对着他们。然而,那也不过是粗略的印象。绝对不可能会存在这样的网吧,每台电脑背后延伸出来一堆复杂的电线,而在电脑桌旁都有一根大约三米高的透明纤维管,里面盛着淡黄色的液体。那些从主机后延伸出来的电线从纤维管的顶端插入,全部接在那个“东西”身上。

  起先他们看到“它”时,还以为那是团小小的肉块,柔软的,有弹性的,好像还在蠕动。然后,电脑屏幕上好像显示了什么数据加载完成,程序启动,接着下一个瞬间,不可思议的一幕在他们眼前发生了——浸泡在淡黄色液体中的肉块形状开始不规则地变化,仿佛有什么东西将要破壳而出。同时,那块肉状物体逐渐发酵般长大,长成一定大小后,有的部分开始向内收缩,表面出现褶皱,甚至有的地方开始长出毛发……最后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个蜷缩在液体中的十七岁左右、浑身赤裸的少年。

  房间里的每一台电脑都在运作,不断地有全身上下接着密密麻麻电线的人在管子里成形。他们的性别、相貌还有年龄看上去都不一致。全都处于沉睡状态,如同沐浴在羊水中的婴儿。在场几乎所有人都面露惊色,唯有王杰希一人淡然自若。他慢慢地走上前,逐渐靠近那一排排电脑,把背影留给后面的四人。随后他又忽然停下了,转了个身,面朝他们说:“抱歉啊各位,心脏改造的事是骗人的,真正被政府隐瞒的科技是你们眼前看到的这个。”

  他拍拍自己的胸膛,脸上的笑容仅有那么浅浅的一抹:“张佳乐先生,你现在可以用枪打死我了。”

  张佳乐点点头,手却没有任何动作——他明显还没缓过来,表情有点僵硬。

  叶修看着眼前的王杰希,觉得自己是第一次如此真切地感受到无法看透一个人的滋味。他思考了许多,最后说出口的问题还是那个大家都想问的:“这儿是什么地方?”

  “你们不是看得一清二楚么?这儿是人造人的培育基地。”王杰希的笑容还在保持,但眼神里没什么笑意,“也就是我、于锋、邹远以及盖才捷出生的地方。”

  “准确地说,是‘新医学免疫人群’出生的地方。”一个声音从角落里传来。所有人往声音来源方向望去,只见房间的角落处连接着一段向上的楼梯,西装革履的青年一边松着领带一边慢慢地走了下来,面色冷静,眼神望不见底。

  “晚上好,各位。”吴羽策不带任何感情地微笑了一下,“感到荣幸吧,你们现在所看到的,是许多海外势力不惜发动战争也无法窥见一眼的东西,

  “即——‘新医学’的原理。”

评论(7)
热度(21)

© 圆形监狱 | Powered by LOFTER